解读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二) ——美国STEM教育战略规划中的合作机制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8-12-24

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为联邦14个CoSTEM成员单位联合开展STEM教育制定了投入与协作组合方案。

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为联邦14个CoSTEM成员单位联合开展STEM教育制定了投入与协作组合方案,具有三个主要运行特点:开放式的参与架构、基于预算控制的项目管理、基于机构使命的目标分层。

一、 规划运作的组织结构

STEM教育战略规划的长期目标定位为三个方面:1)在STEM领域为美国培养高素质和多元化人才,补充CoSTEM成员单位的人才需求,在STEM相关产业创新中保持领先;为美国学生创造优良的基础教育、专上教育和非正规教育条件;为美国STEM教育项目提供实证基础和合作范式,在优先投入领域收获最大收益和影响。

为实现以上目标,美国各政府部门及相关利益机构必须通力合作,就规划中的五大优先投入领域和两大战略协作路径达成一致。为了更好协调各部门的资产、知识和技术资源,将研究和教育项目的发展重心转移到五大优先领域,提高STEM教育项目的执行效率,美国STEM教育战略规划以CoSTEM作为总协调部门,负责统筹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教育部(ED)、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SI)等14家成员单位的STEM教育经费预算和投入、项目合作与评估、专业知识和技术交流及共享等各项任务。

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向总统提供国内外科技决策咨询,也是与私有部门沟通、合作及修订国家科技政策的公私伙伴关系窗口。国家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NSTC)负责制定和协调美国研发机构间的科技政策,主席由总统担任,成员包括副总统、OSTP主任、内阁部长、政府科技机构首脑等。NSTC下设的CoSTEM包括14家成员机构:总统行政办公室在CoSTEM派驻代表,代表分别来自科技政策办公室、国内政策委员会(DPC)和预算管理办公室(OMB);史密森学会(SI)是STEM教育委员会成员中唯一的非政府机构,它是STEM非正规教育的重要合作与联络机构;其他12家联邦政府部门包括国家科学基金会、教育部、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国防部(DOD)、内政部(DOI)、农业部(USDA)、交通部(DOT)、能源部(DOE)、商业部(DOC)、国土安全部(DHS)、环境保护部(EPA)、太空总署(NASA)。

STEM教育委员会成立了STEM投资快速反应委员会(FI-STEM),成员包括12个政府部门代表。FI-STEM于2011年提交了STEM教育联合投资报告,详细回顾了历年来STEM教育开展情况,这份报告同时也作为五年规划的重要参考依据;另外成立了STEM教育协作特别小组(FC-STEM),成员包括12个政府部门及史密森学会,负责起草此次五年规划。

从美国STEM教育的资金投入规模来看,从2009年开始,联邦政府每年对STEM教育的投入在30亿美元左右,约为2015年美国教育部弹性预算(690亿美元)的4%,是一个“小项目”。

表1  近五年美联邦政府STEM教育投入

解读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二) ——美国STEM教育战略规划中的合作机制

然而,从美国STEM教育规划的布局体系、参与部门、优先领域、覆盖人群和战略雄心来看,涉及联邦政府部门、地方政府部门、学校和科研机构、博物馆和科学中心、专业学会和慈善组织、基金会和私有产业等社会力量;涉及基础教育、专上教育、职业和继续教育、非正规教育等教育系统;涉及青少年、教师、本科生、研究生、STEM领域传统上未受重视人群和女性群体等广大人群;涉及STEM教育拓展和机构使命相关领域人才发展两种项目类型;涉及学习水平、教学水平、青少年和公众参与、专上学位教育、教育研究和发展、机构能力、STEM就业等七重战略目标,因此这又是一个重组教育网络、调整教育重心、变革教育与产业和创新之关系的重大项目。

二、 CoSTEM成员单位的运行特点

根据五年战略规划,STEM教育合作战略是一个基于经验、数据和研究积累,持续自我调整和优化的动态系统,在三个方面呈现出鲜明特色:开放式的参与架构、基于预算控制的项目管理、基于机构使命的目标分层。

(一)开放式的参与架构

五年战略规划创建了一个开放式参与架构,用于吸收广大社会机构和私有部门投入力量,在规划顶层开放了非政府机构和私有部门的联系窗口,令社会共建和公私合作不只限于具体项目合作,并且直接参与顶层设计和决策,从而实现联邦政府、地方政府、社会机构和私有部门的战略目标整合,调动各利益相关者投入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国家投资的杠杆作用。

STEM教育规划在CoSTEM委员会中加入了史密森学会,将一大批科学博物馆和科学中心等非正规教育力量纳入了STEM教育体系。通过总统科技政策办公室,CoSTEM还可以与广大私有部门在决策过程及教育和培训项目中进行合作。例如,奥巴马2009年发起“教育驱动创新运动”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将激励私有部门参与作为STEM教育重点战略之一。在2011年《国情咨文》中,奥巴马宣布要在2021以前年培养出10万名STEM专业教师。为了响应此号召,由纽约卡内基公司牵头,由高校、研究机构、博物馆和知名企业等150多个社会机构联合发起了名为“100Kin10”的跨领域合作运动,做出了100多项量化承诺。截至本战略规划出台,100Kin10联盟已经从各种渠道筹集到5 000多万美元用于支持STEM教育。

(二)基于预算控制的项目管理

五年战略规划的核心目标是致力于从预算控制出发,对STEM教育项目进行宏观管理和效率优化。规划中制定了五大优先投入领域:改进STEM教学、持续增加STEM领域的青少年和公众参与度、增强本科生在STEM领域的经验、更好服务于过去在STEM领域未受重视的群体、制定研究生教育规划以培养未来的STEM人力资源。其中,“改进STEM教学”主要由教育部牵头进行,“增强本科生在STEM领域的经验”主要由国家科学基金会牵头进行,“持续增加STEM领域的青少年和公众参与度”主要由史密森学会牵头进行。

根据报告中列出的2011年预算执行情况,全年STEM教育投入共28.91亿美元,其中各参与机构经费配比情况如表2所示。

表2  2011年联邦政府部门STEM教育经费占比

解读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二) ——美国STEM教育战略规划中的合作机制 

根据报告统计分析,联邦政府部门投入19.03亿美元用于STEM教育拓展,占总投入的三分之二;投入9.88亿美元用于专业领域人才发展,占总投入的三分之一。大多数机构如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将大部分经费用于专业领域人才发展,而占总投入60%的教育部和国家自然基金会的投入则主要用于STEM教育拓展。在STEM教育拓展的投入中,11亿美元用于基础教育,约占教育拓展投入的60%。在各教育项目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投入用于专上学位教育,12.65亿投入用于提升教师STEM教学水平。

根据报告中列出的2014年预算申请情况,全年STEM教育投入共30.69亿美元,其中各参与机构经费配比情况如表3所示。

表3  2014年联邦政府部门STEM教育经费占比

解读美国STEM教育五年战略规划(二) ——美国STEM教育战略规划中的合作机制   

与2011年的经费执行情况相比,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经费有所增加,新增了对史密森学会的经费支持。与2012年相比,运行项目从226项缩减为110项,其中78个项目被删减,38个项目被合并至其他项目中。

(三)基于机构使命的目标分层

STEM教育委员会成员单位肩负着不同使命,不同机构开展的STEM教育项目有两种类型:STEM教育拓展和与机构使命相关的人才培养。设立了七种目标:学习、职前&在职教学、参与、STEM专上学位教育、STEM教育研究和项目开发、STEM就业、机构能力。各联邦政府机构基于自身的使命,侧重于不同的项目类型和目标。例如,教育部仅投入STEM教育拓展项目,目标集中于教学、教育研发和增强机构能力;国家科学基金会仅投入教育拓展项目,目标集中于专上学位教育、教育研发和学习;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主要聚焦人才培养项目,目标集中于职业学习和专上学位教育;国防部项目不多,但教育拓展和人才培养兼顾,目标集中于参与和专上学位教育;等等。整体来看,专上学位教育是大多数机构的重点投入目标,围绕专上学位教育共计投入约10.7亿美元,占STEM总体投入的三分之一强。

这样的目标分层有两方面的积极意义:一是运作目标与政府部门自身使命相一致,从而与其知识和技术资源以及专业能力相一致;二是在战略协作中,通过这样的目标分层体系,STEM教育委员会可以对不同的项目进行分类,以便于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方案研究、效率评估和证据积累,有利于优化投资组合方案,实现项目重心转移、合并和精简,为协作机制优化提供清晰的系统框架。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