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科学传播现状调研报告——日本科普图书编撰形式初探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8-12-24

日本科普图书出版历史悠久,品种繁多,形式多样。

一、 日本科普图书概况

日本科普图书出版历史悠久,品种繁多,形式多样。重视质量,一丝不苟,并强调科学性。近二三十年来,由于彩色印刷的普及,使得科普出版物愈加丰富多彩。除一般图书外还有各种类型的科普文库·丛书、译丛、图说、图鉴、百科、大系、少儿读物、声像出版物等。日本讲谈社有一句豪言壮语,“让每个人的口袋里有一本科普书”。

日本优秀的科普作家、翻译家和画家频出,如当代著名日本科普作家木村繁、天文科普作家山本一清、天文科普译作家小尾信弥、天文科普作家和天体摄影家藤井旭、科普美术家岩崎贺都彰等。日本出版的科普书,门类全,品种多,数量大,对重要的书不断重版。

日本还培养了一批高产优质,颇有水平,文章又很能感染人的科普作家,例如专写物理题材的都筑卓司,他的著作有《趣味物理学》、《四维世界》、《麦克斯韦之妖精》、《测不准原理》、《时间机器》、《空间真是弯曲的吗》、《场是什么》、《从大爆炸到银河铁道》、《十岁孩子的相对论》等,文字优雅,情节动人,能吸引各个阶层的读者,在某些地方超过了阿西莫夫的同类作品。汤川秀树和朝永振一郎均为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声大,威望高,但都非常喜欢写科普书。例如汤川的《看不见的物质》、《物理讲义》、《最近的物质观》,朝永的《镜中物理学》、《物理是什么》,前后重印了13次,后者曾被评为岩波书店1979年最畅销图书。

数字出版市场是近几年日本出版业的热点领域,增长速度较快,数字出版中,手机无线出版所占的比例较大,远远超过以个人电脑为用户终端的有线互联网出版。2008年,日本手机出版规模达402亿日元(约26.8亿元人民币),占日本当年数字出版市场的86%。而有线互联网出版则呈现出下降趋势。

从出版领域角度看,日本数字出版主要集中在漫画、小说、写真集和时尚杂志这四个领域,其中,漫画出版成为了数字出版市场的主导性分支产业,超过80%的数字出版物内容都是漫画,科学漫画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分支。

二、 日本科普图书形式特征分析

图书的形式特征可以从多种角度去描述,如图书是否原创、图书的体例、图书的文字风格、图书的装帧形式等。本次调查主要收集图书的编著状态、是否是丛书、是文学形式还是非文学形式,以及是否为彩印等方面的信息。选取的200种样书来源为对日本书店和图书馆的抽样调查及日本亚马逊网站销售的科普读物,日语称之为“科学本”。样书主要为近两年出版的科普图书出版物,内容涉及天文、地理、数学、生物等学科门类。由于本次调查的科普出版物形式为科普图书,期刊杂志不在此次调查范围之内。

1. 科普图书的编著状态

图书的编著状态主要有原创、翻译、编译、汇编等。本次调查的200种日本科普图书中,原创科普图书占71%,位居第一;其次是汇编的科普图书,占21%;通过翻译或者版权引进的国外科普图书占8%。

2. 科普图书的丛书形式

科普图书在出版形式上运用丛书形式较为普遍。200种科普图书中有54%以丛书的形式出现,有46%以非丛书的形式出现。

3. 科普图书的文体形式

科普图书的文体形式是分析科普图书特征的重要视角。文体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概念,本次调查仅从文学表达形式和非文学表达形式两方面对科普图书做出区分。

来自200种科普图书的信息表明,非文学表达形式是科普图书的主要文体,文学文体和非文学文体的比率分别为72%和28%,科普图书的非文学表达形式几近文学表达形式的3倍。

4. 科普图书的印制形式

图书印制形式也可以从多个角度去观察。本次调查主要是关注科普图书的色彩,分为“黑白”、“套色”、“有彩页”和“全彩”四种情况。

来自200种科普图书的信息表明,全彩印制的科普图书最多,占总数的58%。黑白印制占22%,套色印制占17%,含彩页印制占总数的3%。青少年科普读物绝大部分为全彩精装铜版印制,笔者还看到专门为方便图书馆收藏的硬壳书皮版本,封底印有“图书馆收藏专用”的字样。

总体来看,日本经济实力较强,公民的科学素质较高,已经具备了学习型国家的氛围。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科普图书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图鉴类科普图书丰富庞大。日语“鑑”字的含义为“模范、榜样、借鉴”,“図鑑”即以图例来进行说明示范,这种编撰方式直观形象,生动有趣。日本作为漫画王国的优势自不待言,除此,摄影业的发达也是图鉴类图书发达的成因。日本有各种摄影组织2000多个,包括全国专业摄影组织和业余摄影组织,其中,自然科学写真协会计有会员400名,这为图鉴类图书的图片资源提供了丰富而专业的素材库。

第二,科普图书中的原创比例较高。在日本,作者个体并非科普图书创作群体的主流,相反,在日本有很多编辑公司(Editing Company),这些规模或大或小的公司网罗了经验丰富的科学编辑、设计者,成为科普图书创作的主要力量。科研人员、医生、记者、教师、甚至家庭主妇等个体创作者,可以将自己的研究成果或创见授权编辑公司进行编撰加工。此外,各科学组织机构以及媒体也是创作科普图书的力量,其中包括官方及民间各研究所、协会组织、报纸杂志编辑部等,例如宇宙科学研究倶乐部、读卖新闻科学部、科学馆等均是科普作者队伍中的一员。

第三,选题广泛,趋于精细化。日本科普图书选题极为丰富,可谓无所不涉,天文、地理、物理、化学、生物、医学,再到实用技术等领域,在注重广泛的同时,日本科普图书选题还向纵深化、精细化的方向发展。一个母题可以延伸出N个子选题,并从不同的维度对同一个母题展开延续性书写,如此辐射型选题的结果是使对母题的科普论说全面、明晰而透彻。笔者曾在筑波大学书店注意到以“野鸟”为母题的相关科普图书,计有近20余种,分别从名称、图说、观察、摄影等角度来展开各自的“科普”书写,其精细化可见一斑。不过,因其选题之深广,也出现了选题雷同、内容重复的现象。

第四,编写规范严谨,讲究科学性。日本科普读物的目录分类专业、系统、精细。例如秋本俊二撰写的科普读物《不可忽视的航空旅行知识》,采用问答编撰方式,可以看到诸如“为什么客机的窗户那么小”、“为什么机长与副驾驶员的套餐不一样”之类精细的问题。在讲述客机卫生间的运作原理时,作者以“飞机上的排泄物会不会散落在空中”这一问题引发叙述,令人读来觉得有趣且生活味十足。此外,日本科普图书撰写严谨,很多都附有参考文献,但中国的科普图书却未发现此项。

第五,印制精美,全彩图书比例较高。翻阅日本科普图书,常有阅读时尚精美杂志的愉悦感。泛着光泽的铜版纸材,细腻精微的摄影插图,使人在享受视觉的饕餮盛宴中兼获科学知识。日本相关学者指出日本科普图书为何制作精美时指出,日本的科普作者(writer)和设计者(designer)协同参与进了创作过程,紧致的配合使得产品不断被优化,精品频出。

三、 启示及建议

日本作为中国的近邦,在科普创作出版领域有丰富的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从中国近几年的图书出版销售情况来看,科普读物市场整体趋冷。根据核心数据库数据统计,2013年全国共出版科普读物 1812个品种,包括少儿科普图书,占全年新书全品种的不足1%,整体比重较小。

科普图书在形式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例如选题雷同、同质化现象凸显;内容过于晦涩不够普及性;内容表达过于程式化;编排形式过于死板;引进版比重过高。

从中国科普创作队伍来看,也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许多搞科研的一线工作者不愿意动笔写科普,诚然,这与科研成果评定机制也有关系,因为科普作品并不计入科研成果;另有创作窘态是想写但文笔表达又跟不上,致使科研领域较新的成果并不能有效地转化为科普作品而面向大众。

如何改善科研与科普创作“两张皮”的困境?日本科普创作的机制为我们提供了某种借鉴,即由科研学者出点子,再授权编辑公司(Editing Company),再由专门的科学编辑来组织撰写,形成专业化的编写运作。不过,日本科普编辑行业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产业链,中国目前缺乏这样专业化运作的编辑公司。产业欲向专业化发展,必然要求人员的高度专业化。例如英国早有专门鉴定统览图书色彩的编辑,而负责色彩审订的编辑甚至是编辑中收入最高的。近年来,中国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不断调整,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科普图书编撰市场期待新的建制,其间契机或许值得我们关注。

日本数字出版市场也走在中国之前,其整体发展趋于理性平缓,标准化、规范化也不断加强,多元化、国际化发展趋势明显。科普出版纸媒如何与数字化发展的趋势相融合,也需要借鉴日本的出版经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