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技界建言政府促进研究与创新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8-12-24

呼吁政府重视研 究和创新,使其在经济发展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2015 年 2 月 , 英国皇家学会、国家科学院、皇家工程院以及医学科学院联合发布题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研究、创新与增长》的报告,呼吁政府重视研 究和创新,使其在经济发展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该报告建议在研究者、创新者 和政策制定者之间建立牢固的桥梁以确保专家的建议处于政策制定的核心;并通过公 众参与以确保研究和创新所带来的获益得以充分实现。  

《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研究、创新与增长》报告分别从战略、 投资、人才和决策咨询四个方面提出了具有操作性的建议。

一、 战略建议: 将研究和创新置于经济增长长期计划的核心地位 

首先,是建设一个长期而灵活的框架以支持跨政府、工业和慈善机构间的研究活动。该报告认为英国的发展离不开研究和创新。2014 年科学与创新战略强调了研发性资金投入的重要性,但同时也需要补充更多的资金。 上述四家机构呼吁下届政府与研究界合作,以该战略为出发点制定灵活可 行的计划。

其次,是应创造条件来吸引政府投资之外的更多的产业投资和慈善捐 助。商业研发占到英国研究和开发(R & D)的三分之二,但是以国际标 准来看,英国的商业投入仍相对较低,研究也仅集中在少数领域。因此, 刺激商业发展的战略迫在眉睫,政府需要在采购、监管、税收、移民、数 据访问和财务等方面积极配合。事实上,一个健康的投资环境,也将激励 跨国公司在此建立和发展它们的研究基地。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保证慈善机 构资金来源及医学发展的研究来说至关重要。英国每年的医疗慈善投资为130 亿英镑,占所有公共资助医学研究投入的三分之一。 

二、 投资建议:通过加强在研究和创新方面的公共投资来促进繁荣 

首先,是加大对最新研究和创新的支持。上述机构督促政府要充分认识到研发和创新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且投资政策应当摆脱政治压力, 资源应在绩效的基础上进行分配。虽然近期政府对于创新的支持力度令人 鼓舞,但这还远远不够,远低于其他国家规模。政府必须继续支持渠道建设, 并通过这些渠道让知识和技能投资能创造价值,但创新投资不应以牺牲研 究基地其他部分建设的投入为代价。若将创新和研究置于彼此竞争的定位, 会对整个系统带来损害。

其次,是承诺投资水平与其他领先的知识经济体一致。英国在研究和创新方面的公共投资水平需要进一步提高,以缩小与其他国际竞争者和合作者之间的差距,例如,经济规模仅为英国十分之一的芬兰,在 2013 年 TEKES(芬兰创新机构)就投入 5.423 亿欧元(而英国创新机构的投入仅 为 4.409 亿英镑)。这样做有助于英国的研究基地吸引国内外人才和投资,从而能够积极参与到国际研究合作中。

虽然最近研发投资受到欢迎,研究团体也已通过设备共享、合作研究 等方式提高了效率,极大节省了成本,但这个状况肯定不能、也不应该继 续维持下去。在 20 世纪 80 年代,研究和创新方面资金投入的削减曾导致 国内许多顶尖的科学家流失到美国。如今,各国政府都在研究方面慷慨投 资,而英国本土却政策紧缩,这可能会造成类似的科学家出走现象。

再次,是创造长期稳定的投资环境,保证围绕科学活动的专款预算。 “科学专款”在财政动荡时是稳定性和确定性的保障。在保持专款的同时,卫生部门和国际发展部门应在战略研究方面实施公共政策,并通过仪器、 监测、标准和规范的修订来为研究和创新系统提供坚实的基础。而当前各 部门整体研发支出持续的长期下降这一状况令人担忧,因为在保证研究品 质的前提下,商业、创新和技能部门内部的科学投入预算不能取代政府部 门内部的研究或与学术研究团体合作开展的研究预算。上述机构希望政府 保护各部门的研发投入,使其免受短期压力侵蚀,而与此相应的措施也应 尽快落实。

三、 人才建议:通过培养多元化的人才来满足对研究技能的需求 

首先,是为各个学龄段提供具备专业学科知识的教师。需要采取积极

的行动来扩大教师队伍以满足对科研技术人员的需求,否则英国的研究基 地发展甚至经济发展都将受到削弱。到 2020 年,科学工程和技术领域将有128 万个岗位缺口,但目前的教育系统无法培育出足够的学生来承担这 些角色。未来人才大军的教育需要以经验丰富的教师队伍为基础,而目前 在教育的各个阶段都缺乏具备专业学科知识的教师,这在科学、技术、工 程、数学(STEM)以及语言学中问题尤为突出。特别是在高等教育方面, 与科研成果相比,教学的意义往往被低估了。

其次,是促进研究人才向更加多元化发展,为所有人才提供平等的机会。机会平等是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任何人都不应被不公正地剥夺从事科研、教育、培训或就职的权利。然而,只保证渠道是不够的, 结构性障碍(如短期合同)、缺乏灵活的工作安排和研究文化,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政府应该在协调行动中发挥关键作用,对影响进行衡量, 并改善数据的收集,以便诉诸将来的政策。

再次,是为人才流动扫除不必要的障碍。研究人员本身会寻求最佳的 工作条件。虽然英国是国际研究和教育的重要枢纽,但是在日益网络化的 世界中,关注的重点已经从抑制“人才外流”转向最大程度地利用“人才 环流”。同时,英国需要合理的政策来鼓励移民,并最大限度地为研发型 人才的流动减少障碍。政府要认识到,移民政策的变化不会影响商业发展。 此外,建议采集顶尖科学家及其家人的移民数据,以便与顶尖科学家保持 联系。

最后,是鼓励和促进各行业和相应学科之间的互通。英国需要多层次 的教育和多样化的职业路径,在行业和学科之间实现无缝衔接。同时,跨 学科工作也有益处,学术界和工业界之间的对话更有利于个人掌握其行业 中所需要的研究技能。

四、 决策咨询建议:通过在政府决策过程中纳入专家意见来促进政策制订

推行英国、欧洲和国际政策中纳入独立专家意见的原则和实践。当前,政策的制定越来越依赖于复杂的依据,这方面需要专家的参与,以协助决 策者应对难以预料的挑战。当今世界,许多风险还来源于全球政治、经济 动荡,而基于研究的依据可以有助于提供长期的解决方案。专家提供的建 议应基于现有依据整体强度的评估。在任何情况下,政府对政策制定的依 据都应该是透明的。世界一流的研究和创新方法与成果应体现在世界一流 的政策制定上。首席科学顾问(CSA)列席大多数政府部门政策制定过程 的制度是英国专家建议体系的基石,这可以确保首席科学顾问们在他们的 部门中有足够的地位,并对大臣有足够的建议权。对权利下放的呼声意 味着专家意见应该更好地嵌合到当地或区域的决策中去。同样,随着 政府面对越来越多棘手的问题,决策者在制定政策时也越来越多地汲取外部建议,英国国家科学院及其国际网络与其他组织一道都应发挥必要的作用。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