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成就光环下科学教育的隐忧——《公众和科学家对待科学与社会的态度》报告主要观点摘录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8-12-24

大多数公众认为社会从政府对科学和工程研究的投入中获得了收益。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公众和科学家对待科学与社会的态度》报告,该报告除了报告国内媒体广泛关注的公众与科学家在转基因等议题方面的巨大态度鸿沟之外,还广泛探讨了公众和科学家在美国的科学成就、STEM 教育、科学对政策法规的影响、科学与社会的关系、科研经费以及科学共识等话题方面的不同看法和态度。

一、 积极看待美国的科学成就

数据:

· 54% 的公众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在世界上处于领先(15%)或 者与其他工业国家相比高于平均水平(39%)。

· 92% 的科学家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是全球领先的(45%)或者 高于全球平均水平(47%)。

总体上来说,54% 的公众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处于全球领先(15%) 或者高于其他工业国家的平均水平(39%)。在对美国社会的七个方面进 行评价方面,只有一个方面得到了较高的评价,那就是军队。和 2009 年 相比,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处于全球领先或者高于平均水平的公众比例从 65% 下降到了 54%。更多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处于全球的“平均 水平”(从 2009 年的 26% 上升到 34%)或者“低于平均水平”(比 2009 年的 5% 有所上升,达到 9%)。和公众相比,科学家对美国的科学成就所 持的看法更积极一些。92% 的科学家认为美国的科学成就全球领先(45%) 或者高于平均水平(47%)。

党派团体对美国的科学成就也倾向于持类似的看法,自 2009 年以来 对美国科学成就评级的下降也出现在政治派别中。

科学家还对美国的医疗(64% 的科学家认为其处于全球领先或者高 于平均水平)以及科技的其他方面在全球所处的地位持较为积极的看法, 其中包括博士生培养(87%),尖端基础研究(87%),以及产业研发创 新(81%)。

二、 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即 STEM)的质量表示不满 

数据:

· 只有 16% 的科学家和 29% 的公众认为美国基础教育的 STEM 教育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或者位于全球领先水平。足足有 46% 的科学家和 29% 的公众认为美国基础教育的 STEM 教育“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 75% 的科学家认为公众在科学方面知识匮乏的主要原因在于基 础教育中 STEM 教育太少。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公众缺乏科学知识是科学面 临的一个问题。

在科学家看来,公众所拥有的科学知识—或者所欠缺的科学知识—是 该领域的一个主要问题(84%)。

当问到公众缺乏必要科学知识的四个可能原因时,本次调查中四分之 三的科学家都认为基础教育中 STEM 教育太少是主要因素。

尽管双方在一系列生物医学和自然科学议题方面存在着不同看法,并 且双方对美国的科学成就都打了很高的分数,但是在基础教育的 STEM 教 育方面打了很低的分数。只有 16% 的科学家和 29% 的公众认为美国基础 教育中的 STEM 教育是最好的或者高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平均水平。相反, 双方都对美国的科学成就和医疗持积极的看法。

公众对基础教育中的 STEM 教育持消极的看法:29% 的公众认为 STEM 教育是最好的或者高于平均水平,但是 39% 的公众认为只是位于平 均水平,还有 29% 的公众认为其低于平均水平。只有 16% 的科学家对基 础教育中的 STEM 教育持积极看法。

三、 对从业的看法以及科学对相关政策法规的影响 

数据:

· 52% 的科学家认为当前是科学的好时期,和 2009 年的 76% 相 比下降了 24 个百分点。类似的是,认为当前对其从事的科学专业来说是 好时期的科学家比例从 2009 年的 73% 下降到了 62%。同时科学家们认为, 当前是他们开始科学职业生涯好时期的比例也从 2009 年的 67% 下降到了59%。

·     只有 15% 的科学家认为有关土地使用的政策选择在大多数时 候或者通常是由最好的科学指导的;27% 的科学家认为最好的科学通常指 导着清洁空气和水资源的法规;46% 的科学家认为在食品安全法规方面通 常会采用最好的科学予以指导,同样在谈到新药物和医学实验方面,持这 一看法的科学家比例为 58%。

如今,大约一半(52%)的科学家认为现在是科学的好时期,和 2009 年的 76% 相比,这一比例下降了 24 个百分点。

当谈到其从事的科学专业的现状时,科学家们较为积极。但是和五年 前相比,这一比例也有所下降:62% 的科学家认为现在是他们所在领域的好时期,这一比例比 2009 年下降了 11 个百分点。 

这一下滑的趋势出现在了所有领域的科学家中,既包括基础研究领域,也包括应用研究领域,同时也遍布各个行业。

大约 59% 的科学家认为现在是开始其职业生涯的好时期,2009 年的 数据为 67%。在应用研究领域,认为目前是新人进入该领域好时期的比例 与 2009 年几乎一样(2009 年为 71%,现在是 69%),但是在基础研究领域, 这一比例从 2009 年的 63% 下降到了 48%,降幅达到 15 个百分点。

导致科学家们对这一时期持不太乐观看法的原因可能包括:不同的经 济、政治情境,科学家们对科研经费环境的高度关切,可能还有科学家们 认为他们的工作对政策法规的影响有限。

在其研究工作对 4 个领域的政府法规所产生的影响方面,科学家的看 法不同。大多数科学家(58%)认为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最好的科学信 息指导着政府有关新药和医疗的法规,而 41% 的科学家认为这些信息只是 偶尔甚至是从来没有指导过政府法规。有关科学信息对食品安全法规的影 响方面,科学家们的看法就更加不同,46% 的科学家认为最好的科学信息 总是或者在大多数情况下指导着政府法规,而更多的科学家(52%)这种 情况只是偶尔为之或者从来没有出现过。当谈到最好的科学信息指导清洁 空气和水资源或者土地使用的法规时,科学家们在很大程度上显得更悲观 一些:分别有 72% 和 84% 的科学家认为这种情况只是偶尔出现或者从来 没有出现过。

科学家们有关研究对政府每个领域规章的影响所持的看法似乎同他 们对总体科学环境现状的看法存在着关联。比如,那些认为科学发现对土 地使用规章影响更频繁的科学家似乎也对如今的科学现状持较为乐观的看 法; 62% 的科学家认为目前总体上是科学的一个好时期。相比之下,那些 认为最好的科学只是偶尔或者从来没有指导过土地使用规章的科学家们对 当前科学的看法也相对较为消极。认为当前是科学的好时期与艰难时期的 科学家比例均为 50%。在本调查所涉及的四种法规中都出现了上述模式。 那些认为最好的科学对法规的影响较为频繁的科学家们也更倾向于认为目 前是科学的好时期,反之亦然。

四、 科学对社会的影响

数据:

· 79%的公众认为科学使得大多数人的生活变得更容易,大多数公众认为科学对于医疗保健、食品和环境的质量的影响是积极正面的。

总体上来看,美国公众倾向于积极地看待科学对社会的影响。79%的公众认为科学使得大多数人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了,而只有15%的公众认为相反。不过,和2009年相比,这两种看法之间的差异不太乐观,2009年的比例分别为83%和10%。

类似的是,大多数公众认为科学对于美国卫生保健、食品和环境质量的影响总体上是积极的,2009年的结果也是如此。认为科学对上述各领域的影响是负面的公众比例有所上升。比如,79%的公众认为科学对于卫生保健的质量具有积极影响,而这一比例在2009年为85%,而对此持消极看法的比例也从2009年的10%上升到18%。

说到食品,62%的公众认为科学的作用总体上是积极的,而34%的公众认为科学对于食品的质量具有负面影响。和2009年相比,这两种观点之间的差异不太乐观,2009年这两组数据分别为66%和24%。

类似的是,更多的公众认为科学对于当今环境质量的积极作用(62%)要超过其消极作用(31%)。但是,与2009年相比,这两组数据之间的平衡发生了一些偏移,2009年的数据分别为66%与23%。

这种微小的变化也随着时间的变化出现在了共和党人(包括倾向于共和党的无党派人士)和民主党人中(包括倾向于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然而,共和党人在科学对医疗保健和食品的影响方面的态度变化要大于民主党人。

在看待科学对环境质量的影响方面,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态度变迁比例差不多一样;在涉及科学对环境的总体影响方面,党派关系并没有显著差异。66%的共和党人和倾向于共和党的无党派人士认为科学对美国环境质量的影响总体上是积极的,民主党人和倾向于民主党人的无党派人士也大体持类似的看法,其比重达到了61%。(有关不同政治团体对待科技议题的态度的详细报告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五、 对待科研经费的态度

数据:

· 大约70%的公众认为政府在工程和技术(72%)以及基础研究领域(71%)的投入从长远来看通常是可以获得回报的。大约61%的公众认为政府的投入对于科学的进步是必要的,而34%的公众认为私人投资对于科学的进步已经足够。

大多数公众认为社会从政府对科学和工程研究的投入中获得了收益。大约70%的公众认为政府在工程和技术(72%)以及基础研究(71%)中的投入从长远来看是能够获得收益的,而认为这一做法得不偿失的比例分别为22%和24%。对每个领域政府投入的价值的看法与2009年相比维持不变,而对此持消极看法的比例有所上升,其中认为在工程和技术研究中的投入得不偿失的比例上升5个百分点,对基础科学研究持消极看法的比例上升6个百分点。

与对私人投入所发挥作用的看法相比,对政府的投入表现出了坚定的支持(2009年和2014年分别为60%和61%),但是认为私人投入就已经足够确保科学进步的比例有所上升(从2009年的29%上升到目前的34%)。这几年来出现这种适度差异的原因在于:和五年前相比,私人投入发表了更多的意见。

83%的科学家说如今获得联邦研究经费要比五年前困难得多。认为获取产业基金和私人基金会的资助的难度要比五年前大很多的科学家比例均为45%。另外,当被问到下列七个潜在的问题中哪个是“影响高质量研究开展的严重问题”时,88%的科学家认为缺乏基础研究经费是一个严峻的问题,这一问题远远超过其他六个方面。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另外一份报告发现,相较于共和党人来说,民主党人更愿意将总统和国会下一年“对科学研究的支持”置于优先地位。与年长的公众相比,年轻人也更倾向于认为支持科学研究应该是总统和国会的当务之急。

六、 对科学共识的看法

在三个热门科学话题上,即大爆炸理论,气候变化和进化,公众对其已经取得的科学共识的程度通常具有不同的看法。

当被问到科学家是否普遍相信宇宙起源于大爆炸,42%的公众回答“是的”,而一半以上(52%)的公众认为科学家们在这个议题上也存在着分歧。

当问到气候变化和进化论的时候,大多数公众认为科学家基本上达成了共识,即因为人类活动地球变得越来越热(52%),或者人类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进化而来的(66%),虽然仍有少数公众认为科学家们在这两个议题上存在着争议。至于科学共同体在气候变化和进化论上的立场位于何处的看法似乎与个体对这些议题的看法有关。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