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科学媒介中心综述

来源:科普所发布时间:2019-02-15

科学与媒体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科学传播研究和实践的核心议题之一。

科学与媒体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科学传播研究和实践的核心议题之一。科学家批判科学新闻记者不实的科学报道,过分关注于结果,而对科研过程和具体细节“刻意地”遗漏,而记者们则抱怨科学家们不愿意接受采访,不了解科学新闻的运作过程,等等。这样的结果就是公众无法获得科学的信息。1985 年皇家学会的《公众理解科学》报告就对“科学家对媒体不信任、缺乏理解,并且经常不情愿也没有能力与记者进行恰当的交流”进行了论述。1999 年,英国上议院科学技术特别委员会开展了科学在社会中的角色调查,并于2000 年发布了《科学与社会》报告,提出了改变科学家与媒体关系的两种途径。

为了改变科学家和媒体之间紧张的关系,从而促进科学与社会的良性互动,英国科学媒介中心于2002 年成立。

自从2002 年英国科学媒介中心成立以来,很多国家也纷纷模仿英国的模式成立各自的科学媒介中心,比如澳大利亚科学媒介中心(2005 年)、新西兰科学媒介中心(2008 年)以及加拿大科学媒介中心(2008 年)、日本科学媒介中心(2011 年)、美国科学媒介中心、丹麦科学媒介中心等,同时还有一些国家正在筹建科学媒介中心,包括德国、法国以及非洲和拉美的一些国家等。当然这些国家的科学媒介中心基本上沿用了英国科学媒介中心的架构和模式,同时也都赞同英国科学媒介中心提出的规章。同时各科学媒介中心还建立了自己的专家库,这些专家都是各研究领域的佼佼者,并且愿意在科学传播中发挥自己的作用,而媒体一方则通过注册的形式加入本国的科学媒介中心,进而从科学媒介中心获得相关的科学报道信息,参加科学媒介中心的相关活动。科学媒介中心还通过自己的途径向媒体推荐科学家,增加科学家的可见性。

上述科学媒介中心的性质都是独立的,非营利性的以及无党派的(比如美国的媒介中心把自己定位于SMCs are independent, nonprofit and nonpartisan organizations,而新西兰的科学媒介中心也明确The SMC will not lobby on behalf of the government or the RS&T sector),这样确保了它们在开展科学传播过程中的中立性和公正性,还科学以本来面目。

基于各自的国情和科学传播现状,现存的科学媒介中心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以英国科学媒介中心为首的传统型,包括澳大利亚科学媒介中心和新西兰科学媒介中心;由于历史原因,这三个国家的科学媒介中心基本上把工作重点放在科学家一方,通过建立专家库,为媒体发放相关的新闻报道线索和材料,协助科学家增加在新闻媒体中的曝光度等。第二,以丹麦科学媒介中心为代表的活动型;丹麦科学媒介中心主要是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立起来的,因而它主要通过开展科学家与媒体互动的各种活动来促进科学媒介中心的发展,同时也承接了政府在科学传播方面的一些职能。第三,以日本科学媒介中心为代表的培训型;日本科学媒介中心依托大学而建立起来,同时日本科学新闻记者的相关组织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因而通过针对媒体记者的培训大幅度地提高了新闻记者的科学素养和媒介素养,进而实现了科学家与媒体记者的和谐互动。

作为非营利组织,科学媒介中心的经费来源主要包括个人及团体的捐赠,包括基金会和慈善组织,研究理事会,企业和科学传播组织及相关的学术团体,当然政府的经费也是其经费来源的一部分。为了确保科学媒介中心的独立性,它们规定各方的捐赠金额不能超过该科学媒介中心年度运行总费用的5%。

作为非营利组织的科学媒介中心,弥补了政府等官方机构以及市场上商业企业在科学传播中的不足之处,同时也为科学家和媒体搭建了桥梁,成为联系科学家和媒体的纽带,从而确保科学传播有序且可持续地发展。由于科学媒介中心的良好运作模式及其在争议性议题的科学传播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科学媒介中心已经成为了科学新闻实践和科学传播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国际上一些重要的媒体,包括《自然》、《哥伦比亚新闻评论》以及BBC 等,都对科学媒介中心的相关模式进行过报道。

当然,科学传播同行对科学媒介中心也并非全盘接受,在肯定科学媒介中心的重要贡献的同时,也有学者对科学媒介中心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和批评,比如圣路易斯指责科学媒介中心“推行‘搅拌新闻学’(churnalism)文化”(意指“扭曲的讯息”),增加了新闻记者的惰性,他们直接从科学媒介中心提供的材料中粘贴出科学新闻报道,而不是去深入挖掘科学新闻信息,最终损害了科学新闻报道的质量以及信息的完整性;科学媒介中心越来越像一个新闻机构等。2013 年第八届世界科学新闻记者大会期间,也有学者在相关的分论坛上就科学媒介中心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讨论。

鉴于各国科学媒介中心的运作现状及其在改善科学和社会关系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我们觉得有必要对科学媒介中心进行深入的跟踪研究,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国科普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之外,目前关注本领域的研究人员寥寥无几。同时吸收各国的宝贵经验和做法,积极建立中国科学媒介中心。

首先,建立中国科学传播专家库。由各相关学会推荐该领域的优秀专家,在突发事件和应急科普中及时正确地发出科学共同体的声音。

其次,加强科学家开展科学传播的培训。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科学家开展科学传播活动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一些科学家对于如何开展科学传播还不甚了解,因而有必要加强科学传播的相关培训,从而提供其科学传播技能。

再次,成立中国科学媒介中心。通过与相关部委、中国科学院、中国社科院、国家自然基金委等部门合作,搭建中国科学媒介中心平台,形成全社会的科学传播大格局。

第四,积极探讨科学新闻记者的培养和培训。弥合科学家和科学新闻记者的代沟,提升科学新闻记者的新闻素养和科学素养,使其了解科学研究的整个过程,从而更好地进行科学新闻的报道。

第五,对各国的科学媒介中心进行跟踪研究。探索其工作模式,进行效果分析,国际比较等,从而全面了解各国科学媒介中心状况,为我国开展科学传播提供一定的借鉴和指导。

作者:王大鹏 钟 琦 赵立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