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蝌蚪五线谱! 中文 / English
北京市科协主办
何以避暑?不如读书
特斯拉:熊孩子的欢乐童年(下)

特斯拉:熊孩子的欢乐童年(下)

成年后的特斯拉是位派头十足的绅士。但童年时代,他确实个不折不扣的让家长头痛的“熊孩子”一枚。

2015-06-01 特斯拉

一生相伴:苏步青与日本妻子的爱情故事

一生相伴:苏步青与日本妻子的爱情故事

在最先取得中国国籍并居留中国的外国人士中,有一位名叫松本米子的日本女士。年轻时,她随丈夫来到中国,相濡以沫60载,他们的爱情故事让人至今唏嘘不已。她就是大数学家苏步青的夫人,中文名字...

2015-05-20 苏步青 七夕

西南联大的爱情往事:周培源王蒂澂篇

西南联大的爱情往事:周培源王蒂澂篇

每年春天,他们都要结伴出门踏青,他一路搀着她的手,生怕她磕着碰着。他对她好到连女儿们也“嫉妒”了,每次一起郊游,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女儿总在后面无奈地喊:“对不起!麻烦你们两位分开一...

2015-05-20 周培源 七夕

钱伟长的爱情:无神论者的天堂祈愿

钱伟长的爱情:无神论者的天堂祈愿

孔祥瑛在九十多岁的时候患病住进上海一家医院。从此,每天下午三点半,就成了钱伟长去医院探望妻子的专用时间。两只枯萎的老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浪漫。

2015-05-20 钱伟长 七夕

美得像偶像剧: 钱学森与蒋英的爱情故事

美得像偶像剧: 钱学森与蒋英的爱情故事

钱学森是中国航天科技事业的先驱和杰出代表,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同时,他与夫人蒋英的故事也成为一段才子配佳人的佳话。

2015-05-20 钱学森 七夕

特斯拉:交直流电之争——史上最拉轰的攻防战(下)

特斯拉:交直流电之争——史上最拉轰的攻防战(下...

就像任何误会和错解都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清晰,任何事物,只要是对的,坚持下去就会看到曙光。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随随便便的奇迹,只有兢兢业业的努力。

2015-05-18 特斯拉 爱迪生

牛顿系列之六:胡牛之争

牛顿系列之六:胡牛之争

公元1672年夏天,牛顿忍受不了英国科学家罗伯特•胡克对自己论文中关于光微粒说和颜色理论的批评,决定在皇家学会当众做光学试验,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2015-05-17 牛顿 物理 胡克

预测地震的“草根达人”

预测地震的“草根达人”

这些预测地震“草根达人”的存在多多少少褪去了地震预测在公众心中的神秘外衣,也为人们面对“地震”这一近年来频频爆发的天灾多了一份理智和从容。

2015-05-15 地震 预测 李四光 草根

牛顿系列之八:入主皇家造币局

牛顿系列之八:入主皇家造币局

“牛顿先生,请您就国家最近股价走势作个分析吧。”一天上午,一位来自伦敦的银行家在牛顿的办公室里提出这样的问题。

2015-05-13 牛顿 英国皇家学会

特斯拉:大人物的小毛病

特斯拉:大人物的小毛病

“对我来说,坐下来打牌是最大的乐事。”一般人不会以为这句话是出自著名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之口。

2015-05-13 特斯拉

心理学家系列:麦独孤治愈“弹症病”

心理学家系列:麦独孤治愈“弹症病”

麦独孤的本能说在 20 世纪 30 年代以前曾风行一时,后来受到许多学者批评,虽然就人类行为而言,本能学说现今已不为人们所接受,但是麦独孤的主张却在不同程度上重新引起人们对本能的兴趣。

2015-05-13 麦独孤 心理学 弹症病

朱清时:在南科大的最后一课

朱清时:在南科大的最后一课

9月24日的深圳,气温仍超过30摄氏度。对于68岁的朱清时院士来说,这是他在深圳居住的最后几天—9月28日,朱清时将离开深圳,回到合肥与家人团聚。

2015-05-13 朱清时 南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