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图2_副本

用一生去追寻科学精神

回首中国科技事业,短短数十年由弱渐强,离不开一大批爱国报国、追求真理、严格自律的科学家,他们代表的是一种时代精神。

钱学森:我的一腔热血只图报国!

     钱学森的身上有这些光芒璀璨的标签:“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火箭之王”……有人

说他一个人抵得上五个海军陆战师。

    他曾说:“我是大唐的后代,我的一腔热血只图报国。我的根在中国。”

    或许,我们无法选择像他们一样,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记住他们的名字,告诉我们的孩子与身边的人。

    钱学森是“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早年留学美国,师从美国

空气动力学家,美国喷气式飞机之父西奥多·冯·卡门,曾经担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及加州理工学院教授。


      阅读全文戳《追忆钱学森:有种大师风范叫毫不留情》

黄大年:国家的事,哪里有闲事

   “我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

      他是我国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让我国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实现

了从无到有,让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与国际的差距至少缩短了20年,理论算法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回国十几年,他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带领团队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为

我国“巡天探地潜海”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使中国真正进入“深地时代”

     

      阅读全文戳《黄大年之问》

 

南仁东:行胜于言,一眼万年

      曾任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负责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科学技术工作,他和团队让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看得最远的国家。

      没有南仁东,很难想象“天眼”会伫立于世。二十多年来,从FAST的选址、立项、可行性研究,到指导各项关键技术的研究以及模型试验,南仁东似乎为这只“天眼”着了魔,把余生精力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它。

      如今,世界上单口径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已向苍穹睁开“天眼”,而为它把青丝熬成白发的那个人,却永远闭上了双眼。也许,他只是太累了。也许,他只想化作星辰,与“天眼”长伴!


      阅读全文戳《“天眼之父”南仁东》

 

郭永怀:永怀初心,永怀赤心,永怀恒心

      郭永怀长期从事航空工程研究,发现了上临界马赫数,发展了奇异摄动理论中的变形坐标法,即国际上公认的PLK方法,倡导了中国的高超声速流、电磁流体力学、爆炸力学的研究,培养了优秀力学人才。担负了国防科学研究的业务领导工作,为发展导弹、核弹与卫星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99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是该群体中唯一一位获得"烈士"称号的科学家。

      2018年7月,国际小行星中心已正式向国际社会发布公告,编号为212796号的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郭永怀星"。

      阅读全文戳《郭永怀:永怀初心,永怀赤心,永怀恒心》

吴光辉:让梦想一飞冲天

     吴光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曾任603所副所长,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998型号总设计师,ARJ21型号总设计师,大型运输机研制现场总指挥。

  曾荣获国防科技成果一等奖,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一等功,国防科工委个人一等功,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科技成果一等奖,全军科技成果一等奖,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航空报国杰出贡献奖”,“国防科技工业系统劳动模范”称号,“国防科技工业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2011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阅读全文戳《吴光辉院士:追梦三十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