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已衰落,但在中国还能繁荣

作者:武杰来源:法治周末发布时间:2016-11-23

雨果奖有着科幻界的诺贝尔奖之称,中国作家连续两年得奖,2015年中国作家刘慈欣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2016年中国科幻女作家郝景芳得最佳中短篇小说奖。

刘慈欣和他的雨果奖获奖作品《三体》

刘慈欣和他的雨果奖获奖作品《三体》(资料图) 

    8月,中国科幻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雨果奖有着科幻界的诺贝尔奖之称,中国作家连续两年(2015年中国作家刘慈欣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得奖,引发了科幻文学在中国的热潮。
  9月8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办的“2016中国科幻季”在北京拉开帷幕。科幻季内容包括2016中国科幻大会、第二十七届“银河奖”颁奖典礼、中国科幻史展、科幻嘉年华、科幻片展映、“科幻·中国与世界”国际科幻高峰论坛、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盛典等系列活动。
  这是我国首个“中国科幻季”,从中,或可窥见科幻在中国前所未有的繁荣。
  如今,科幻文学从边缘到中心,这次是否能迎来新的历史发展机遇?法治周末记者就此采访了科幻作家、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主任吴岩教授。吴岩是中国科幻界的领军人物之一,他不仅是科幻作家,也是国内不多见的科幻研究者。他于2003年开设科幻文学研究方向,是国内唯一的科幻文学硕士研究方向专业课教授。2015年,该研究方向首次招收博士生。
  当科幻遭遇1984以及玄幻、魔幻
  法治周末:这些年来,科幻文学在中国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
  吴岩:1991年,我们学校开设了科幻文学本科课程。那时候科幻文学处于特别低潮期。因为从1984年批判科幻以后(在19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中,科幻因“宣扬伪科学”等罪名被定性为“精神污染源”之一,遭到严厉批判),把原来万人空巷看科幻的情况破坏了。
  在1984年以前,有许多科幻畅销书,也出现过大众读科幻的热潮。比如郑文光的小说《从地球到火星》发表以后,北京市曾出现一股“火星热”,老百姓(603883,股吧)晚上到天文馆排着队用望远镜看火星。
  1970年代末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1978年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销量达到300万册,可以说是洛阳纸贵。现在即使刘慈欣的书,销量都没有追上这个数,当时的确是科幻文学的一个高潮。
  法治周末:1984年科幻衰落之后,又如何恢复起来的?
  吴岩:1990年代,科幻文学又开始逐渐恢复。我当时担任《科幻世界》杂志的副主编,到1990年代末的时候,《科幻世界》的销量达到了40万册,这已经是非常高的数量了。
  但是随着新世纪《哈利波特》等这类奇幻类型文学的繁荣以及之后的玄幻、魔幻等类别出现,科幻又进入一个低潮期。然后一直到2010年,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逐渐有了反响,科幻再次兴起。
  科幻在中国就是这样一个不断低落又兴起的过程。
  资本介入,科幻文学上升速度会非常快
  法治周末:在互联网、资本、IP概念盛行的当下,科幻文学近几年的兴起,是否会开启一个不一样的新阶段?
  吴岩:是,这次跟以前是非常不一样的。科幻最初在中国出现是因为精英推动,主要是梁启超、鲁迅这些人的推动(晚清的科学小说主题上多表现为呼吁科学救国、批判封建迷信、唤醒民族意识等)。
  新中国建立以后,则基本上是由政府推动的,经历了1950年代、1970年代两段繁荣时期,这都是依靠政府推动。
  但在1990年代,科幻的兴起实际上是《科幻世界》杂志的作用,此时已经开发过渡到媒体推动了。而现在则是资本进来,是非常不一样,但是也能感觉到,现在在资本推动下,科幻文学的上升速度是非常快的,当然估计将来衰落得也会非常快,而且可能会是非常大的震荡。
  法治周末:资本进入,看来并不是非常乐观的情况,那么会对科幻文学造成哪些影响呢?
  吴岩:一些投资人曾表示,现在的市场其实还没有热起来,他们现在还没有真正地推高科幻市场,所以可以想象等资本真正进入,科幻会热到什么程度。
  现在有一个弊端,就是大家都没有在认真写作。作者们都在急着写剧本,电视剧的、电影的,实际上把真正的、扎扎实实的创意全部扔掉了。从长远看,这是一种破坏,除非有人能不受大环境的影响,继续沉淀下去做科幻。但现在稍微弄点什么,就有人给你钱,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坚持住的人太少了。
  想要进入这个行业,还是有门槛的
  法治周末:科幻研究工作者宇镭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科幻资源商业化其实是把过去二三十年间所积累的精华在两三年的时间里卖掉。也就是说,当下的科幻圈或高水平的作品资源可能无法维持目前的热度?
  吴岩:那个肯定是不行的,因为现在科幻作家还没有那个产量。比如说有一千个人来投资,每个人每年想做一个项目,科幻作家肯定是生产不出来的,因为这个领域里现在没那么多的人和作品。把过去一百年里面好的作品都拿出来卖,卖完呢?不可能在一年的时间里生产出过去一百年的东西。
  我认为应该广招各种各样的人进入这个圈子写科幻,这才是真正的繁荣,现在只有少数的人,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当然也有一些想要进入这个圈子的作家在尝试,但是目前来看,特别成功的还不是很多。
  这个圈子相对保守,另外它与科技有关,想要进入这个行业,还是有门槛的,不仅要有文学的积淀,还需要有科学知识的积累,也要有很强大的想象力。
  法治周末:那目前已经形成的科幻作家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吴岩:其实目前科幻作家圈还是欣欣向荣的,“80后”甚至“90后”的作家们成长得很快,一些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是他们相比我们这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阅历还是不够的。
  科幻也是文学,文学性的表达毕竟还是需要一些阅历的。年轻的作家很敏锐,科技的创意也很好,但是涉及到写人物、写故事的时候就会有落差,这需要一些时间的积累。
  现在很多科幻作家不知道科技前沿在哪儿
  法治周末:在今年的“中国科幻季”上,刘慈欣提出“科幻生于科学,可能最终也会死于科学”。你是否认为,在科技大爆炸的当下,科幻作家的想象力可能会因为跟不上科学发展的步伐,而影响科幻文学的发展?
  吴岩:刘慈欣说的关键问题在于,很多科幻作家不知道科技前沿在哪儿。你到实验室去看看,去科学院听听,会发现实际的科技发展比科幻作家写的要前沿的多,但是科幻作家所接受的教育根本接触不到这些前沿技术,尤其是在科技变化如此迅猛的今天。
  很多科技人员提到,现在的科幻小说我们都不想看了。为什么?因为跟他们正在研究或使用的实际科技技术是差不多的,没有超前性。现在已经有一些组织,比如果壳网的未来事务管理局,他们做了一些工作,组织一些作者尤其是新作者,与科学家进行交流,开设前沿学者的科学讲座,让他们看看真正的科技是怎么回事。
  法治周末:从中国作家连续两年获得雨果奖来看,能够说明中国科幻作品已经达到国际水平了吗?
  吴岩:中国的作家能够获奖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但是这其中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要说清楚。
  第一,这个雨果奖是美国的奖,近些年一些少数民族族裔开始进入到美国的科幻写作圈,而且获得了很大发展,不仅有华裔,还有越南裔、菲律宾裔、非洲的作家等,所以说这是大变革中的一个方向,能够得奖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
  第二个原因是,这些年我们读者确实是读了很多科幻作品,中国作家也写得很多。过去我们只知道雨果奖、星云奖,但是这几年我们把国外差不多70%至80%的优秀作品都引进过来,我们内地已经通过阅读看到了他们前沿的东西,并且加速提高了自身的水平。
  第三点就是,其实整个科幻文学在世界范围内是衰落的,它的受众越来越少,写作的人越来越少,精英进入这个领域的也越来越少,这也是一个问题。
  科幻圈的知名作家多数生活在中小城市
  法治周末:那么,据你的观察,国外的科幻文学目前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吴岩:目前国外的科幻文学已经衰落了。在1980年代,我们去参加世界科幻大会,都是规模非常大的,人数众多。但是现在参加的人已经变少了,他们自己也会说,我们是小众的。
  对此,我认为,主要原因首先是产业转型,读物逐渐在往影视方面转变。另外,科幻这种形式诞生于19世纪,繁荣于20世纪,当时科幻文学特别符合科技和未来之间的关系。但是到了21世纪,这种形式已经不合适了,今天的状况是科技已经早于人的感受发展起来,人是在一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卷入其中。
  这是另一种重要的状态,这种状态需要新的文学形式。这种文学形式到底是哪一种,现在大家还在观察。
  法治周末:中国的科幻文学是否同样也面临着衰落的问题?
  吴岩:但是在中国,还是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因为目前中国的科幻与世界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尤其是在中国各个地方也存在着差距。在大城市很多人接触的是国外先进的科技内容、科幻作品,但还是有很多的受众并不了解科幻文学。
  我有这样一个经验,有一次我到成都去讲课,在城市里面的学生,可能有20%知道我提到的作品、讲的一些内容,但是在一个小时车程之外的县城,甚至没有学生知道什么是科幻,更没有看过什么科幻作品。
  因此作家韩松有一个观点,中国的科幻还能再繁荣三五十年。
  其实通过观察就会发现,现在科幻圈的几大天王、知名作家,多数是生活在中小城市,因为他们的受众大部分都在那里。
  法治周末:那么科幻文学能够带给阅读者的是什么?科幻文学在当代社会的意义是什么?
  吴岩:科幻文学有4个重要的职能。第一个职能是,它能够表现当下的科技现实,因为别的文学是不表达的或者很少表达这些内容的,他们会去写永恒的爱情、社会现实问题,但是其实科技现实对人的影响可能要比这些更大。
  第二个就是它批判科技所造成的种种问题,对科技的变化,社会的影响有很多批判性。
  第三个是它能谋划未来,我们未来到底怎么走。关于未来的路,科幻有很多很多的设想。
  第四个是科幻文学能够抚慰人生。现在科技变化太快,人们会有无所适从的焦虑,科幻文学能够抚慰人生,让人从紧张的生存竞争之中抽出身来,能够到幻想世界里边去放松自己,缓解压力。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