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十一)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24

眼前是一座孤峰,它也是岛上唯一的山体。山脚下,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处,闪烁着最后一点荧光。

        文接《云端(十)》

  今夜无月,繁星满天,密林深处传来沉重地脚步声。

  听到响动,埃托奥抢先向林边摸去。刚出营地,一股狂风猛然扑来,夹杂着无数断木碎石,象一阵密集的子弹,噼噼啪啪射向四面八方,他猝不及防,不得不伏在地上躲避,一头数米高的怪物从身边飞奔而过,直冲营地奔去。总算埃托奥经验丰富,不等怪物站稳脚跟对准要害举枪就射——

  怪物身体颤了一下,咆哮起来,它转回头,蛤蟆一样丑陋的外表,鳄鱼般粗壮的下颚,加之插在头顶上大旗般的弧形龙角,霸王龙!?埃托奥忍不住大喊,慌忙躲在岩石后再也不敢出声。霸王龙的后背鲜血淋漓,纵然鳞甲坚硬如铁,终究挡不住现代利器的攻击。

  霸王龙左顾右盼,喷着呼哧呼哧的粗气四处寻找。忽然,一处低矮的帐篷瑟瑟抖起来,霸王龙低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像小山从天上落下一般,径直砸向那顶帐篷。帐篷彻底崩坍,无数碎布木屑飞散开来,瞬间化为一丛废墟。与此同时,库雷克的哀嚎声撕破夜空——

  霸王龙叼着鲜血淋漓的库雷克,摇摆着尾巴心满意足地返回密林。

  安妮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是不祥之物,每次不详的预感总能变成现实。”

  迪欧胆战心惊,声音颤抖地问埃托奥,“那究竟是什么?它从你眼前经过的。”

  埃托奥半晌无言,看着仍旧冒烟的枪口沉声说道,“可能,我搞错了,曼迪岛不是曾经那座小岛。”

  海上枭雄都如此狼狈,迪欧更害怕了,“老大,我以为你不会害怕的。”

  埃托奥愤怒地瞪他一眼,没有说话。

  高仞举着强光手电,顺着怪物逃走的方向看去,藤蔓都被压到一边,参天的棕榈树也被撞得七扭八歪。“那是什么?”髙仞喊了一声。

  埃托奥迈着沉重的步伐,赶到强光指示的地方。地上两处发着荧荧的白光,埃托奥用手指沾了一点,拿过手电仔细观察,发光的竟是鲜血。他抢过手电,凝神向森林深处看去,每隔不远,都有荧光在闪烁。

  埃托奥擦擦脸上汗水,从背包里又掏出两把枪,分给髙仞和迪欧,“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迪欧下意识退了两步,回头看到地上那摊血迹,才咬咬牙,接过手枪。

  髙仞接枪在手,迷茫地看着这件从未摸过的武器。埃托奥拿过手枪,教他如何向弹匣里装子弹,如何将弹匣装入弹匣仓,如何拉套筒,如何瞄准扣扳机。半小时后,髙仞终于可以熟练地射击了。

  埃托奥带人沿着霸王龙逃走的方向一路找去。

  眼前是一座孤峰,它也是岛上唯一的山体。山脚下,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处,闪烁着最后一点荧光。埃托奥探头向里看了看,示意用枪对准洞口,他捡起一块石头向洞里扔去,随着一阵哗啦啦地石块滚动声,洞内再次陷入沉寂。

  埃托奥冲迪欧和髙仞一招手,食指弯曲,做了个鱼钩的手势,迪欧会意,小心翼翼向洞中挪动。髙仞的心被拎起来,卡在喉咙处咚咚跳个不停,换做平时,他死也不敢入洞的,此刻身临绝境,不进洞估计立时会被身后的手枪击中。他咬咬牙,尾随在迪欧身后,慢慢摸入深洞。

  洞里伸手不见五指,髙仞贴着墙壁向里挪动,洞壁湿漉漉的,想必长满了青苔。走不多远,转过直角弯,一股热气袭来。髙仞心头一凛,天然洞穴不可能有标准的直角弯,从山洞高大深邃的规模来看,没有数年光景绝对不可能建成。

  黑暗中迪欧压低的声音传来,“中国人,我们只是诱饵,要随时准备退出去。”

  髙仞这才明白埃托奥手势的含义,他贴住墙壁,再也不敢向前走了。迪欧早就停下脚步,似乎在盘算下一步的行动。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黑暗中响起,“髙仞君,救我。”

六、 史前巨兽

  下山的路途中,姚婷清脆悦耳的声音第一次被淹没在漫天风雪里,江川心乱如麻,满眼都是父亲的身影。如果死后有灵,老人家一定睁着慈爱的眼睛,正依依不舍地凝望雪山。

  霍尔登站在山脚,攒眉等候探险队回营。经过十几天的磨合,他已了解铁腕对中国探险队来说不起作用,联系他们的是友情,而不是纪律。他不屑于这种模式,也瞧不起亚洲队员;他的部下,哪怕前方有刀山火海,他们也照样勇往直前。可眼前局势紧迫,大主教又下达死令要他务必找到雪山石,据可靠消息说,组织遇到了强大未知力量的挑战,稍有不慎,多年心血将前功尽弃。霍尔登叹口气,识时务者为俊杰,把铁腕暂时放到一边,试试感情这根胡萝卜吧——

  天明,詹如松将所有队员召集到一起,他双眼通红,显然一夜未眠。听他宣布探险队下一个任务是攀登道拉吉里峰南壁的时候,人群骚动起来。

  一个登山队员站起身,“詹队,您的话就是命令,本来不容置疑,可是,这个命令和登山原则相违,没有哪一座山峰值得我们失去自己的小指尖!”

  詹如松点头称是。

  “您不可能对道拉吉里峰陌生啊?”

  詹队长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拉吉里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海拔8172米,东距珠穆朗玛峰约300公里,为世界第七高峰。因山势险恶,气候多变,使人望而生畏,有‘魔鬼峰’之称。1960年5月13日,艾舍林率领瑞士远征队登上峰顶,是世界十大高峰中最后被登上的一座。该峰南面峭壁宛如金字塔,金字塔前方是一个延伸的假峰,被称为‘小艾格尔北壁’,攀登者称之为不可攀登的路线,雪崩、雷电是此山的特点——”

  “既然熟悉,为什么还要大家白白送死!”队员实在忍不住,不顾礼仪,大声责问自己的队长。

  “之所以同意登山,有几个原因,请大家等我把话说完。”詹队长提高嗓音,临时会场安静下来。

  “第一,登山风险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大。以前之所以危险,主要原因是把登山看做挑战自然、挑战极限的活动,登山者尽量减少装备,无形中增大了风险。我们此次登山的目的是搜寻,没有挑战的意思,安全绝对第一。霍尔登先生将用直升机调来世界上最先进的登山装备,有的装备甚至是美国军用绝密级的。

  “第二,登山条件是史上最好的,我查过资料,接下来的几天,魔鬼峰天气条件非常好。我们不必登上山顶,到达假峰处就算完成任务。

  “第三,霍尔登和我们一道登山,他下定决心,就算我们不去,他一个人也要去,可见他的决心。如果我们真的弃之不顾,反倒有违科考的原则了。”

  拉姆压低声音对身边的队员说,“昨天夜里,我看见霍尔登走进詹队营房,谈了很久。哎,一片叶子跟毛毛虫交朋友,整棵树都要遭殃了。”

  詹如松霍的站起身,“拉姆,请你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拉姆也站起来,矮壮的身体挺直如松,“昨天夜里,我看见霍尔登走进了你的营房。”

  会场骚动起来。

  队长点点头,爽快地承认此事,“拉姆说的没错,我和霍尔登的确谈了很久,但讨论的问题只是登山,绝对没有幕后交易,这一点大家尽管放心。思前想后,我认为登山比较符合科考队的利益。”

  拉姆嘿嘿冷笑,“霍尔登的科考活动相当怪异,他不计成本,不惜生命,竟然只为寻找某种东西,他就是一个疯子。请问队长,一个学术疯子值得我们去卖命吗?”

  “值得。他找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卖命。”队长犹豫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昨天他说了很多,为表示诚意,还将此物作用做了介绍。起初我并不相信,后来他用手中器材演示了一遍,才让我心服口服。抱歉的是,我已答应他,需要暂时保守秘密,因此大家还需忍耐几天。我可以用名誉起誓,它对人类是有利的,关乎到每个人的未来,如果我们真的找到它,也许,人类能获得传说一样的未来。”

  詹如松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说出的话,像支票一样可以兑现。众人听他这样说,再也不敢质疑,会场上山风凛冽,众人默然无语。

  “当然,此行凶险,我没有权利单独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这样,大家考虑一下,我们举手表决。”

  “不必了,队长,我们相信你。”康健第一个举起手。

  “我不想为了私人利益而去牺牲生命。”拉姆不冷不热地表示反对。

  表决结果,十一比十一,一票弃权,探险队仍无法做出最后决定。姚婷轻声说道,“还有一个随队者,他和我们同甘共苦,也应该有表决权力吧?”

  大家这才想起,江川今天一反常态,老老实实呆在帐篷中。詹如松点点头,“姚婷说的对,把他找来。”

  江川眼睛也布满血丝。姚婷不解地问,“后悔了吗?后悔还来得及。你投反对票我们就可以回家了。知道吗?你在决定所有人的未来。”

  听姚婷介绍了事情经过后,江川提起精神问她,“你的选择是什么?”

  “和你无关,为防止你盲目跟随,我先不告诉你。”姚婷顽皮地眨眨眼睛,“你是不是想跟我走?”

  江川惭愧地一笑,“这次你错了,我有自己的选择。”

  姚婷上下打量他几眼,语气中颇有失望,“真不赖,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江川环视全场,“我选择,登山,死也要死到山顶上。”

  拉姆的脸变得惨白,“你没资格上山,却让我们去送死。我佛慈悲,姚婷啊,你把自己害死啦。”

  姚婷撇撇嘴,“我怎么害死自己啦,选择弃权是有理由的,本来嘛,两边说的都有道理。”

  “我怎么会没有资格?”江川的眉毛都快站起来了,“队长,我要求登山。”

  詹如松一摆手,“虽然我同意探险队登山,但良心也时时受着谴责。和探险队无关的人员,最好回避,谁的命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珍惜它吧。”说完后转身离去。

  江川看着他的背影,心头一热,追了上去,“你不用受良心谴责,我登山可以证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詹如松苍凉的背影一顿,他转回身,“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霍尔登找的那个东西的确很重要,我父亲江哲因它失去生命。”

  “江哲?你的父亲是江哲?”詹如松惊讶万分,江哲的名字在登山界是响当当的,许多登山队都配备着他开发的便携式生命探测仪。

  江川眼圈红涩,“就是他老人家。”

  “你父亲是好人,我们曾有一面之识。这个世界,哎,天有不测风云啊。”詹如松感慨道。

  “什么不测风云,他死于谋杀。”江川悲愤地说道。

  詹如松惊讶万分,“不可能,他平易近人,怎么会结下这样的仇恨呢?”

  “开始,我也不信,可越来越多的事实,都在证实这个猜测。”

  “我明白了,你冒死来莫斯坦,就是为寻找证据?抱歉,我对你有过成见,原以为你是花花公子,登山只为了讨好姚婷。”詹如松一拱手,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江川的脸有些发烧,他原本就是冲姚婷而来的,阴差阳错,让他摇身变成了忠义之人,“姚婷是我的朋友。我正想自己攀登魔鬼峰的时候,她提到你们也要来尼泊尔,所以我才来搭便车了。”

  “原来如此。那么,魔鬼峰到底有什么,让你不惜性命呢?”

  “不知道。不过我父亲出事儿前一反常态,不仅研究魔鬼峰,还要组织人登山。从他留下的资料来看,魔鬼峰上的确有蹊跷。”

  詹如松明白了,“霍尔登也发疯似地登道峰,难道他们找的是同一种东西?”

  江川点点头,“所以霍尔登没骗你,山顶上绝对有让我父亲愿意拿命交换的东西。”

  “江哲博士悲天悯人,他想要的东西绝对是有益的,霍尔登说的话,似乎也暗合这个结论,抱歉,暂时我不能说出来。好,不为霍尔登,就算为江哲,拼了命我也要去看看了。”

  “所以,我更要拼命,你必须带我去。”江川斩钉截铁地说。

云端(十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