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十二)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1

心怀必死的惊惧,身陷刀割般的气流,江川一行终于登上小艾格尔北壁,他们忍不住心有余悸地回望,所有人都忘却了欢呼。
 
  这个声音和姚婷很像,髙仞立刻听出声音的主人,“惠子?你在哪里?”髙仞的肌肉因紧绷而再次颤抖,他将身体贴近冰冷的洞壁,摸索着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挪去。
  啪的一声,一点火光闪出,髙仞骤然感觉夺目的光线袭来,除了大块的光斑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了,耳边只听到迪欧急促地喊了声“熄火!”。
  那点火光并没有熄灭。几秒钟后,髙仞才逐渐恢复了视觉,这是一个开阔的空间,洞壁棱角分明,显然是人工洞穴。迪欧已经不见,回头看,才发现他掩身在洞内的拐弯处,占据了洞内最有利的地形。髙仞苦笑,如果有变故,迪欧早就脱身而去,自己才是那个真正的诱饵。
  “髙仞君,我在这里。”惠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顺着声音,髙仞抬头一看,山洞顶上,吊着一个金属笼子,笼子里,惠子正拿着一只火机向他摇手。
  “惠子,你还活着?”髙仞冲到铁笼下,微弱的火光下,惠子的脸却苍白无比。
  迪欧没有向前,警觉地四处看了一下,见没有动静,才上前解开绳索,帮髙仞放下笼子。惠子踉踉跄跄从笼子里爬出来,“赶紧逃,恐龙马上就来。”说完话,她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
  一声低沉的吼声从山洞深处传来,迪欧举起枪,“别管她啦,赶紧逃,这里我们无法施展。”
  髙仞拿过火机,看着惠子娇小的身材犹豫不已。
  迪欧啐了一口,竟不再理他,独自向洞外跑去。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髙仞将惠子扛到肩头,找准方向,一路狂奔向洞外跑去。
  轰隆声夹带着一爿令人作呕的腥气从黑暗深处涌来,耳畔罡风呼啸,髙仞脑海里大片空白,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仿佛只剩一具空壳,机械地向着光明之处狂奔,只有奔跑才能保全性命。眼前强光闪动,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但双腿已经失去控制,脱缰野马般继续向前。洞口!就在前方。
  砰地一声,髙仞被狠狠砸倒在地,头与地面剧烈的碰撞,让大脑变成一窝炸开的马蜂,四处蜇咬嗡嗡作响。
  对面的强光不是洞口,而是埃托奥举着的强光手电。埃托奥拽起髙仞,一脚踢开倒在地上的惠子,“命都快没了,怎么还去救她?马上撤出去。”
  髙仞心头一热,定是埃托奥见迪欧独自跑出,知道髙仞危在旦夕,所以才冒险救他;可是,同样是生命,大难不死的惠子就眼睁睁地被巨兽吞噬吗?
  他弯下腰,拖起惠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惠子拽出山洞。身后,响起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枪声。埃托奥,谢谢你。
  洞内传来一声长啸,大地颤动起来,山顶的石块泥土随即扑簌簌地滚落,砰地一声,埃托奥从洞里被甩出来。他站起身,身体摇晃了几下,一瘸一拐地翻到岩石后面。
  一个硕大的头颅从洞里探出来,埃托奥大喝一声,命令伏在山洞顶端的迪欧和髙仞立刻射击。
  几道火线在山洞口瞬间编织成立体的火力网,随着一声嘶啸,那条恐龙从洞中闯出,立时陷在火力网中。
  恐龙周身虽然长满坚硬的鳞甲,毕竟挡不住近距离枪弹的攻击,此刻,它中弹无数,可它仿佛是不死之躯,行动没有一丝迟缓,仍然向着火力点不断地冲击。
  髙仞完全被震慑住,他伏在地上,甚至忘记了继续开枪。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侧面撞向腰间,将他撞飞出去,髙仞挣扎着爬起来,看到恐龙已经冲到自己刚才所处的位置,正咆哮着用前爪将那里的岩石击个粉碎。
  被轰飞的泥土和石块四处激荡,他的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血还是汗。他感到阵阵眩晕,仿佛被厚厚的膜包裹着,声音和光线被隔膜折射得四分五裂,一切都虚幻起来,像发生在另外的世界。
  “髙仞君,快跑。”惠子伏在恐龙不远处,大声叫喊着。想起来了,原来是惠子,刚才只有她距离最近,是她将自己推出来的,难以想象,危急时刻,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爆发如此惊人的力量。
  恐龙红色的眼瞳中凶光闪烁,撇下伏在地上的惠子,转过头来直奔迪欧而去。刚才发生的一切迪欧尽数看在眼中,眼见自己成为它的猎食目标,他吓得大叫,扔下手枪向山上跑去。
  埃托奥精心织构的火力网至此被完全摧毁。霸王龙后肢用力一蹬,重逾数吨的庞大身躯高高跃起,重重地踩落到埃托奥面前。埃托奥站起身,凝重地把枪口对准恐龙眼睛--
  恐龙似乎愣了一下,转身再度扑向髙仞。埃托奥在身后大喊,“射它的眼睛。”
  髙仞这才发现枪早已不在手中,定是被撞飞的刹那手枪也被抛了出去,他慌忙四下摸索。巨兽迈着大步,眼现凶光,径直扑过来。
  抢响了,连续不断地响了数声。巨龙骤然停步,歪头看着惠子,它的头上汩汩冒出了泛着荧光的鲜血,然后庞大的身躯慢慢倾斜,轰然倒在地上。
  惠子的手中举着一把枪,再也坚持不住,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埃托奥看了看惠子高举冒着青烟的手枪,懊恼地将抢摔在地上,“呸。”他沮丧地踢了恐龙几脚,“它不是我打死的,髙仞救的那个亚洲女,是我们的新首领。”
  迪欧探头缩脑地从山上溜下来,看到倒在地上的恐龙,吓得连忙跪在埃托奥面前,“老大,我临阵逃脱,诚心接受惩罚。”
  埃托奥摆摆手,“我从来没把希望寄托在你和亚洲男身上,实际上,你们的表现,已经很出色了。”
  看到埃托奥没有怪罪惩罚的意思,迪欧的心放下来,他走到恐龙身边,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几下,“这东西,不是早就灭绝了吗?”
  髙仞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如同套索紧紧勒在脖子上,让他难于呼吸。“我们不是考古学家,也许它并不是恐龙,只是长得像罢了。”他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边说边走到惠子近前,呼唤了几声,惠子仍然二目紧闭。
  埃托奥做了一副简易担架,和髙仞两人抬起惠子,沿着来时方向,返回营地。走出很远的时候,迪欧的声音传来,“老大,好消息,恐龙肉可以吃。”
  身体虚弱的惠子挣扎着站起身,向髙仞深深鞠了一躬,“髙仞君,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髙仞赶忙扶她坐下休息,“天助不如自助,我们都是落难之人,互相帮忙本来就是应该的。”
  惠子黯然神伤,喃喃地回忆道,“那次爆炸,我被震昏了,醒后不知身在何处,只剩孤零零的自己,我只好一路乱走,结果碰到一个怪人,他看到我,不由分说,就把我塞到笼子里,挂到山洞中。我真后悔,早知道这样,用飞机去日本接我我都不来,呜呜--”
  髙仞心头一动,感觉她的话有些异样,但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他不敢多想,用手轻轻碰碰她的肩膀,“中国有句古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能够在这样级别的爆炸中幸存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了,我们,应该高兴才对。还有,既然你说岛上有其他人,那么他们一定知道出岛的办法。我们获救有望啦。”
  惠子神色紧张起来,“别把希望寄托到那人身上,他不是人。”提到那个人时,她的身体不住颤抖。
  髙仞理解她的惶恐,岔开话题说道,“还记得吗?恐龙是你射杀的,你很勇敢。”
  “什么勇敢?我拿枪乱射的。”惠子连忙摆手。
  埃托奥挑帘进来,伸手对髙仞说,“拿来?”
  髙仞茫然问道,“你想要什么?”
  “枪,我借给你的枪。那东西不能随处乱放,要统一管理。”黑人拍了拍腰间的三把枪,显然还差最后一把。髙仞顺从地抽出枪,埃托奥一把抢过来,插到腰间。
  见埃托奥心情不错,髙仞顺着海盗心意说道,“首领,您出门总带四把枪吗?鼓鼓囊囊的,多累啊。”
  果然,埃托奥来了兴致,“当然需要四把。通常,两把枪足够用,可遇到特殊情况时,常用的两把枪会被收走,这时,暗中的两把能救你的性命。为了混进曼迪岛,我必须轻装简行,原本只想带两把--不对啊,我上飞机时的确带了两把枪,现在怎么变成四把?”他本想炫耀一下,没想到记忆出现差错,“不对,我再想想。”
  匆匆的脚步声传过来,迪欧掀开帐帘,大声喊道,“老大,来了一个陌生人,他要见所有人。”
  埃托奥正用力拍着自己黑黝黝的头颅,陷入苦苦的思索中,一听报告,不由得冲冲大怒,“谁敢这样说话!我去看看。”
  惠子听后吓的小脸煞白,“一定是他,他来了。”
  埃托奥冷笑一声,“就是把你装在笼子里的人吗?好的,我们一起去见他。”
  “我不敢。”她的眼泪在眶中打转,双手死死抓住床沿。
  “不用怕,走,你必须去看,看我怎么收拾他。”埃托奥一把拎起惠子,几个人风风火火来到营地外。
  一个身材瘦长的人悠闲地站在空地上,他的脸上皱纹堆垒,像颗风干的核桃,一双狭长的眼睛略略上扬,充满邪恶和力量。看到埃托奥拎着惠子走出来,他满意地点点头,“埃托奥,算你识相。”
  埃托奥一愣,“我们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伸出干枯的右手,“把女人给我!”
  埃托奥从腰间抽出一把枪,“我数到三,你马上转身离开这里,否则,它和你对话。”说罢用枪口对着那人的眉心,
  那人双手摊开,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埃托奥,你想再死一次吗?”
  埃托奥嘿嘿冷笑,“我出生入死几十次,可没有一次是被吓死的。一,二--”他拉长声音数道。
  那人轻轻叹道,“世界已然颠覆,你却执迷不悟。好吧,你们帮我杀死恐龙,也算一份人情,抢走惠子的事情我可以不再追究,现在只要把她还给我,我威鲁特以人格保证你们衣食无忧。”
  “哈哈,原来你叫威鲁特!”埃托奥用拿枪的手将惠子的脸扳回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惠子挣扎几下,发现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控制,索性紧闭双眼,任由摆布了。
  “这样说,你也怕那头恐龙?哈哈,可是我们不怕。”埃托奥用手抚摸着惠子细嫩的脸庞。“的确是不错。按理说,把她给你也没有什么--”埃托奥把脸贴上去陶醉似地嗅了几下,“只是,我很好奇,如果不给你,你会把我们怎样呢?”
  威鲁特不再说话,阔步直向埃托奥走来。埃托奥哪敢怠慢,顺手把惠子推在一边,幸亏髙仞一把扶住,她才没有跌在地上。就在眨眼的功夫,只听埃托奥哎呦一声倒在地上,他的身体蜷成一团,显然遭到了重击。威鲁特并没有停步,转身一把揪住迪欧,迪欧裆部立时挨了一记沉重的撞击,他跪在地上,黄豆大的汗珠滚流而下,这一膝盖确实够他受的。威鲁特动作奇快,髙仞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两名魁梧的男人就倒在地上。他下意识地挡在惠子身前,示意她赶紧逃命。
  惠子刚想逃开,威鲁特鬼魅一样已到身边。髙仞这才发现,威鲁特动作之迅速只能用妖异来形容,他的行动不带丝毫风声,能够空间跳跃一样在几个人之间辗转腾挪,普通人根本没有反抗能力。惠子刚要喊叫,威鲁特一把捏住她的小嘴,喊声变成了呜呜之音。
  威鲁特得意万分,却发现一管乌黑的枪口直抵惠子的太阳穴,持枪者正是高仞,那把枪是埃托奥刚刚掉落的。高仞故作阴冷地冷笑一声,“再向前一步,我让你什么也拿不到!”
  威鲁特一愣,果真没敢上前,他脸上的皱纹跳动几下,“高仞,这件事情本来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可以给你一次生的机会。”
  高仞摇头,“晚了!”他把枪狠狠摁在惠子的太阳穴上,惠子痛得眼泪横流,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再不走我就蹦了她!”
  他感觉体内似乎有只野兽在蠢蠢欲动,眼睛里竟然闪出凶光。
  威鲁特向后退了几步,见高仞表情狰狞,赶忙举起双手,“好。我走!”
  威鲁特恶狠狠瞪了高仞一眼,扭身向后走去。
  高仞看着他走远,才长长吐出一口气,“真没想到,一个年近六十的人,竟然身怀绝技。”他慢慢拿开对着惠子太阳穴的手枪--
  就在拿开手枪的瞬间,高仞猛然感觉身后一道人影袭来,他猝不及防,被那道身影拦腰抱住,两个人扭作一团,在满是砾石的空地上翻滚起来。此刻,埃托奥,迪欧从地上爬起,看着从天而降的威鲁特,无比震惊之外,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两个人对视一眼,上前加入战团,不多时,三个人就牢牢地将威鲁特压在身下。
  迪欧回身捡起一块大石头,恶狠狠地向威鲁特头上砸去。
  威鲁特哈哈大笑,消失在空气中,眼睁睁的,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目瞪口呆。埃托奥反应最快,他从腰间抽出另一把枪,把枪口对准惠子,还没等他扣动扳机,威鲁特突然贴身出现在他面前,埃托奥的胳膊一沉,手臂无力地垂下来。
  趁众人慌乱的瞬间,威鲁特一个箭步冲到惠子身边,“我说过,你逃不出我手掌的。”他拎起惠子,就要离开。
  不知何时,一团黑雾从林边升腾而起。“黑雾,那就是黑雾。”拉斯姆森大声嚷道。
 
七、又见读心术
  魔鬼峰南壁的雪崩是绵延不绝的,山体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摇动,巨兽般想要摆脱掉胆大妄为敢于爬上身体上的蚁虫。此刻,十几只这样的蚁虫正在拼命攀爬,巨兽已然醒来,时速达二百公里的狂风从天而降,吹得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众人轻舟般浮游在狂涛巨浪之中,起伏不定。
  为确保每个人的安全,江川和姚婷被分开编组,在老登山队员的帮助下蹒跚前行。江川的双脚早已麻木,只能机械地向前迈腿,老实说,霍尔登为登山队员配备的专业登山服帮了大忙,这款登山服设计之精巧,思虑之缜密,就连詹如松,都连说佩服。登山服不仅有内部供暖设备,关节部位还有很多微型的动力装置,能够根据人运动的幅度自动助力前行,这种登山服是美国用于火星登陆服的精简版,如果不是它,江川早就被冻僵了。每件登山服的内胆上,还有一条鲜艳的红色条幅,据说关键时刻可以用它来救命.江川心中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用到这条救命符。他天性粗狂,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敬畏,今天第一次用生命直面大自然,他才惭愧曾经的无知,姚婷是对的,无知者无畏啊。他感觉面目狰狞的命运之神正瞪大了眼睛,在天空某处愤怒地瞪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小艾格尔北壁的另一个危险源是雷电,这里雷电频繁而且怪异,四周经常会毫无征兆地响起炸雷,冰镐和冰爪滋滋作响,就算身在登山服内,也经常会感到头发被某种力量吸引得竖起来。从鞋袜到手套,从积雪到冰镐,从山谷到天空,到处都能感觉到电流的爬行。战战兢兢地迎着闪电交织的天幕,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为了防止全军覆没,整个队伍拉得很长,就算这样,还是有一组登山队员不幸被雷电击中,仰倒在深不可测的万年积雪中。江川经过遗体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他们眼睛睁得大大的,愣愣看着浩瀚的苍穹,或者,他们死前的刹那,已经亲眼看到了不可能存在的神迹,若不然,他们眼神中,怎么会只有困惑没有恐惧呢?
  心怀必死的惊惧,身陷刀割般的气流,江川一行终于登上小艾格尔北壁,他们忍不住心有余悸地回望,所有人都忘却了欢呼,甚至他们已混淆生死的界限,敬畏的眼神中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我真的还活着吗?
  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詹如松最先从惊悸中恢复过来,他大声吼道,“我们成功了。”
  霍尔登打开面罩,“先生们,此刻,你们谁还会恨我入骨呢?”
  的确,再没有人恨他,没有他的压榨,谁又相信自己能够登上梦寐以求的雪山之巅?科考队举行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庆祝仪式。雷电虽然已被踩在脚下,可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几道不速之客呢?
  像美丽的肥皂泡一样,霍尔登的兴奋稍纵即逝。短时间休息后,他命令每一个队员都要持着探测器,马上为他寻找那种物质。探险队不再抗争,自动分做几组,向不同方向散漫开来。
  霍尔登看着四下蔓延的搜索队伍,冰封似的手套里,早已冷汗涔涔。漫长的等待后,仍没有一根探测器报警闪烁。实在忍不住,他奔向距离最近的江川和姚婷,两个人体力不支,只能慢吞吞地在雪地上挪动。
  眼见希望再次落空,霍尔登看着白雪覆盖的峰顶,发疯般咆哮了几声。他在江川手里夺过探测仪,从登山服里掏出一个小盒,打开盒盖,探测仪马上闪烁出夺目的光芒,显然盒子有屏蔽信号的功能。他从盒子里拿出两只晶莹剔透的石球,将球抛到几米开外,探测仪依然闪烁,慢慢后退几步,探测器的光芒弱了几分,距离石球十米远后,探测仪才彻底失去了光芒。可以证明,探测仪功能正常,那么山顶仍没有这种物质。霍尔登懊恼地收起探测仪--
  一个身影突然迅捷无比地向石球奔去,霍尔登连吼几声,那人充耳不闻,等他来到石球处的时候,石球已经被姚婷拿在手中。
  姚婷手里拿着石球,越看越眼熟,“这是皮埃尔的健身球!怎么会在你手中。你要找的就是这种健身球吗?”
  霍尔登抢步过来,要强行去夺。江川向他扑过去,两个人同时倒在雪堆里。
  姚婷作势欲扔,“你别过来抢,再走一步我就把它们扔到山谷。”
  霍尔登站起身,真的没敢过来,他阴森森地威胁道,“姚婷小姐,马上将它还给我,我既往不咎;否则,你会后悔生到这个世界。”
  “皮埃尔在哪里?”姚婷没理睬他,继续追问。
  “此事与你无关,虽然你们相识,但不提问能保证你的生命。”霍尔登拉起面罩,干涩的声音透过衣服自带的扬声器传出来。
  姚婷气鼓鼓地说,“你一定是不说啦。”她慢慢将健身球分作两手,先轻轻地碰了几下--霍尔登的眼睛死死盯着健身球--姚婷看他仍在坚持,心一横,猛地将两只球对撞过去。
  霍尔登大叫一声,“别撞,我说。”
  姚婷停下手。
  霍尔登喘了一口粗气,“算你狠。皮埃尔在我手上。如果雪山石有半分损毁,我马上就让他去陪葬。”
  姚婷傻眼了,没想到霍尔登反应迅捷,片刻之间主客易位,她还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
  江川推开霍尔登,从姚婷手里拿过雪山石,冷笑一声,“原来这玩意儿叫雪山石啊。既然你知道我们认识皮埃尔,就该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家伙死了活该!看你的表情很怕这东西损毁啊。我来敲碎它,一举两得。”
  姚婷没猜透他的用意,发狂的小鹿一样扑过来要夺雪山石,“别胡来。”
  江川闪身躲开她的手,凶巴巴地吼道,“你要再抢我一样敲碎它。”
  姚婷也不敢妄动了。江川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大瞪着眼睛摆出一副六亲不认的架势。
  她忍不住大声责问,“江川,你要干什么?”
  听到吵闹声,搜索队伍纷纷向这边靠拢。霍尔登怕事情越发难以控制,低声说,“别争了,你们先拿着雪山石,把他们打发走后我再告诉你们。”
  江川点头,收起雪山石。熟悉的笑容瞬间回到脸上,姚婷这才明白江川的用意,不禁深深看了一眼。这一看,才发觉,风雪从江川身后呼啸着吹来,自己完全庇护在他高大的身影之下--原来江川也可以做一个不错的避风港湾啊。
  收好雪山石,江川抬头的时候,和姚婷的目光恰好碰在一起,四目相对,姚婷马上把头扭了过去。江川心内一阵狂喜,姚婷终于感觉到自己了。
  那团黑雾径直飞向威鲁特,瞬间将他笼罩在雾中。威鲁特大叫一声,从浓雾中挣扎而出,但身上已是血迹斑斑。威鲁特惊恐地盯着黑雾,眼睛越睁越大,“惠子,这也是你的杰作吗?”
  就在威鲁特发愣的一刹那,他身后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威鲁特身体震了一下,低下头,发现前胸多出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开枪的是高仞,见自己真的打中了,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抖作一团。
  威鲁特身体晃了几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机不可失!埃托奥不顾右臂钻心的疼痛,一个箭步跨上来,他用左手抽出匕首对准威鲁特就是一顿猛刺,直到威鲁特血肉模糊,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后方才罢手。
  埃托奥站起身,用左手紧抓住右上臂,用力一送,咔嚓一声脱臼的肘关节回归原位。他一把托起惠子的脸,“看这儿!亚洲妞,威鲁特为什么对你穷追不放?那个黑雾究竟是什么东西?”
  惠子开始只是嘤嘤哭泣,见埃托奥摆出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做派,只好满腹委屈地回答,“先生,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抓住了我,不给我饭吃,还每天都吓我,要我交代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比如呢?究竟是什么样的问题?”埃托奥冷笑着,上下打量着她。
  “比如,我究竟来自哪里?用的什么手段来到曼迪岛?他每次问,我都会告诉他,我来自日本,接到邀请后才来的这里,可是,他就是不相信,直到现在也不相信。”惠子悲哀地回答,“大家都是好人,明天你们可以带我去山洞找他。但请大家帮帮我,帮我证明,我真的是日本人,我们曾经同行过的。”
  埃托奥摇摇头,“我不相信你。”
  惠子的眼泪又流出来,“先生,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晚饭过后,兴致勃勃的埃托奥冲着天空咆哮了几声,眼光落到惠子身上,“亚洲妞,为了你我们差点全部报销,怎么报答啊?”
  惠子鞠躬不止连声道谢。埃托奥淫笑道,“我们回帐篷里吧,我喜欢你对着我一个人鞠躬。”说完上前拉住惠子。
  惠子奋力挣扎,无奈气力太小,被埃托奥拖着一步步走近帐篷。看着可怜兮兮的惠子,高仞实在忍不住,伸手挡住埃托奥,“首领,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到如何生存,如何逃出曼迪岛--”
  没等他说完,埃托奥一个巴掌扇过来,总算高仞躲得快,巴掌没落到脸上,只扫到了肩部,高仞只觉得肩部变成火辣辣的一片。他忍住痛,仍倔强地挡在埃托奥面前。
  埃托奥被扫了兴致,一把揪过高仞,恶狠狠地挑衅道,“我知道你们两个眉来眼去,我喜欢心有所属的女人。”
  拉斯姆森回收捕兽夹去了,安妮生怕引火上身,躲在一旁不敢说话,迪欧早早就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
  僵持了一分钟后,髙仞忽然笑了,“好吧,她是你的,想看我痛苦的表情?你可能要失望了。”髙仞话锋一转,“不过你拯救惠子的恩德将无人再提,我也不会再支持你。”
  埃托奥嗤笑一声,“就凭你。”
  趁他分神的刹那,高仞抬脚猛踢,正中埃托奥的裆部。自从和威鲁特贴身肉搏后,髙仞在搏斗方面似乎有所领悟,原来搏斗的奥义在于信心。埃托奥挨了重击后痛不可当,高仞拉过惠子一溜风向森林深处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惠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髙仞君,我实在跑不动啦。”
  髙仞发现埃托奥没有追赶,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抬头看去,皓月当空,一个洞口冷森森伫立在面前。这是髙仞第一次拼死搏斗的地方,也是惠子饱受折磨记忆中最黑暗的所在,空气中血腥的气味依旧,惠子乌黑的眼睛中透出丝丝怯意,髙仞一拉她的衣袖,“别看了,我们继续向前走吧。”
  “还能到哪里去?”惠子苦笑一声,“我们躲不开追击的。髙仞君,你不该拉我出来的,反正早晚是死,何苦再多你一个?”
  “不,不必自责,我不能容忍你承受苦难。”髙仞一时冲动,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惠子愣了,茫然回答道,“髙仞君,我年岁比你大得多,不值得你舍身相救的。”
  髙仞一时语塞,不知怎样解释才好,“惠子,不要误会。我说的是真心话,但并没有觊觎之心。”
  惠子仰起脸,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住他,“髙仞君,有时我真的不能理解你。你能回答一个很私人的问题吗?”
  髙仞从没有见过这种怪异的眼神,惠子近期种种怪异的表现浮现在脑海,他叹口气,“也许我真的错了,真的没必要救你的。好吧,你问吧。其实我对你也有一堆问题。”
  惠子围着他转了一圈,拍拍他的肩膀,“为了心中那个人,你真的可以去死吗?”
  髙仞一惊,皮埃尔立时浮现在脑海中,“你能读到我的心事?”
  “现在我在提问,稍后你可以问我。”惠子停在髙仞面前。
  “好吧,为了心中所爱,我当然可以去死。”一种诡异的表情从惠子脸上荡漾开来,髙仞打个哆嗦,“你究竟是谁?”
  “惠子,我是惠子啊。”惠子如受当头棒喝,脸上诡异的神色顿时烟消云散,那种特有的恭谨再度爬上她的脸庞,“髙仞君,对不起,刚才我失礼了,可能连日刺激让我的精神出现一些问题。”
  心中虽然疑窦丛生,但上岛后接踵而来的怪异事件让他习以为常,惠子也许没有撒谎,这样诡异的环境谁都受不了,又何况她饱受折磨呢?想到此,他仰头看天,“我们翻过山,到曼迪岛的另一边躲避吧。”
  此刻天色微明,晨雾如轻纱般飘浮在浓绿的森林里。惠子摇摇头,“弹丸小岛,埃托奥早晚都会找到的。我受够了,髙仞君,我们想办法逃出小岛吧。”
  “谈何容易。”髙仞苦笑道,“我们曾经踏遍小岛,为的就是找到离开小岛的办法,可是一无所获。”
  惠子不屑地一笑,“你们的思路不对,按照常规方法,当然无法逃脱。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迪欧没想到高仞竟如此胆大包天,见这个亚洲人真的逃走了,他思来想去感觉不妥,毕竟这里年轻力壮的男人只有三个。他试探着劝说埃托奥,“其实,无论你做什么,安妮都不会反抗的;何必理会那个亚洲女呢,她们太保守。”
  正大快朵颐的埃托奥咬着鸡腿,“我喜欢反抗,不喜欢顺从。”
  “那更应该把他们找回来了,这里没有你喜欢的人。”迪欧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姿态。
  “胆小的亚洲人,他们还敢回来吗?”埃托奥不屑地说。
  “只要你答应不伤害髙仞,他们自然就回来了,孤岛荒山,他们没有地方可去。”
  “谁说要伤害高仞了?”埃托奥诧异地仰起脸,“哦,不就是踢我一脚嘛。如果踢我一脚就必须死的话,索马里早就没人了。”说罢把鸡骨头抛出去很远。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