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十三)

作者:张国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7

一分钟过去,月食并未如期而至。一小时后,明月当头,似乎正嘲笑地球上苟活却自以为掌控自然无所不能的人类。
 
迟到的月食
 
  霍尔登脸色阴沉地驱散众人,看众人走远,他才低声说,“我想过了,事已至此,我们不妨签个协议,既然你们猜到雪山石对我的重要性,那我也不再隐瞒。你们提条件吧,只要能够将两颗雪山石完整地还给我,一切都可以商量。此事必须马上办妥,不要逼我鱼死网破。”
  姚婷平稳了一下心神,“其实,我也没什么条件,第一、保证皮埃尔的安全,马上放开他;第二,雪山石究竟有什么秘密,让你竟然敢亲身涉险,詹队长说它能拯救全世界?”
  霍尔登二话没说,拿出卫星电话,用英语说了一通,姚婷依稀听懂几句,无非是马上放了皮埃尔,等他安全后让他回话之类。霍尔登挂断电话,告诉姚婷不久后皮埃尔就会报平安来。
  江川英语水平仍处在谢谢再见的阶段,只能站在一边看霍尔登打电话,举手投足之间,他忽然觉得霍尔登气度不凡,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也不过如此吧。
  “至于雪山石的用途,我可以说出来,但你们必须保密,为了自己的后半生,必须保密。”看到两人点头,霍尔登才继续说,“雪山石来历不明,我们曾拥有过一颗。它的表面浑圆内部结构特异,不可理解的是,构成它的物质只是普通的硅化物而且结构杂乱毫无规律可言,因此我们错误地认为它是某种极端自然条件下的产物。由于它功用特殊,我们需要大量雪山石,不幸的是除了那一颗外,我们再没有找到过第二颗。皮埃尔名声鹊起的时候,我们就认定他拥有雪山石,终于,一天夜晚我亲手抓到了他。”
  “你不要伤害他啊。”姚婷关切地恳求。
  “发生过的事情不提也罢。”霍尔登用异样的眼神盯着姚婷,话锋一转,“你们的关系暧昧不清。姚婷小姐,你不会被他迷倒吧?”
  姚婷自然能听出弦外之音,只是淡淡地澄清道,“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霍尔登先生,请您自重。”
  “难以想象,他这样寻花问柳的骗子竟然还有异性朋友?”霍尔登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姚婷,“你究竟知不知道,皮埃尔风流成性啊。”
  “那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姚婷不卑不亢地回应。
  霍尔登一挑大拇指,“你的胆识,世间少有。好了,我不纠缠啦。”
  “别打岔,霍尔登,你还没说完,雪山石究竟是什么东西?”江川心无旁骛,他要紧紧抓住这次机会,弄清楚父亲的死因。
  “据皮埃尔所说,他的雪山石全部来自那个洞窟。莫斯坦地区本来就是藏传佛教的一方净土,一次偶然的朝圣之旅,皮埃尔从土著居民手里收集到一颗雪山石,拿在手里总觉得它不像天然物品,翻来覆去研究后他惊异地发现雪山石竟有一种奇异的功能。从居民嘴里打听到来源后,皮埃尔只身来到洞窟,拿走了剩余的另一颗雪山石。听那个居民讲,以前,洞窟里有很多这样的石球,当地人认为它是雪神的结晶,因此轻易没人敢动。随着地区的开放,他们的传统和文化遗产也开始逐步消失,一些人放弃了自己的信仰,方便的时候就有人拿出这些晶莹剔透的石球了。幸运的是,皮埃尔拿到了最后的两颗,其余的已经消失在民间,不知所踪了。所以我们来到这里,你们明白了吧。意想不到的是,雪山石竟是外星文明留下的遗迹。”
  “说了一大堆,它到底有什么用呢?”姚婷突然发问,她不想让三个人陷入沉默,总感觉沉默中会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浮上来,那种情绪,总会让自己脸红。
  “它是一种优质的三极管。”霍尔登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似乎手中就有一颗雪山石。
  “三极管么?不就是放大电流嘛,再优质也不可能改变世界啊,除非--”姚婷失望地说道。
  “除非什么?”江川追问道。
  “除非,它能无限制的放大电流。”姚婷恶作剧地说,本以为雪山石神乎其神,却原来只是三极管,她很失望。
  “这是不可能的,它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霍尔登否决了姚婷的想法。
  姚婷忽然可怜起霍尔登来,“哎,只能说你的生命太不值钱了。三极管再优质,又怎能用生命来换呢?”
  霍尔登摇摇头,“雪山石是一种三极管,但它并不是用来放大电流的,它的作用,是放大脑波。”
  脑波--放大脑波--,江川的耳朵嗡嗡作响,原来这里真的和父亲有联系,父亲的探测仪不正需要这个功能吗?
  一股信息的洪流在姚婷脑海里翻滚--放大脑波?她终于想通了,怪不得皮埃尔总托着健身球,怪不得他能够窥探别人的思想,如果谁能够拥有无数这样的石头,天啊,她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么他可以知晓所有人的想法,记得一本科幻小说上,提到了能听到老百姓思想的九鼎,原来这东西真的可以存在。
  看着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霍尔登伸出了大拇指,“你们被震惊到了,说明头脑很灵活。”他暗自咬咬牙,在他的意识中,面前两人早就被撕成几段,你们等着--
  卫星电话响了,霍尔登把电话递给姚婷,皮埃尔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姚婷,是你吗?谢谢你,没有你,我就完了。”
  山顶的雪花越来越大,狂风的呼啸声让姚婷不得不冲电话大喊,“你真的安全了?”
  “是的,我安全了。”皮埃尔死里逃生,激动不已。
  “皮埃尔,如果别人现在胁迫你,你要讲清楚,你的雪山石在我手里,我能救你,如果你骗我,那我就不能帮你啦。”她相信,皮埃尔还是算得过这笔账的。
  “真的安全了。”皮埃尔确认道,“我没用他们的电话,他们留下号码后就走了,我在绝对隐密的地方打给你的。”
  “那就好。”姚婷的心放下了。
  “姚婷,听我说,你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女孩儿,可别人和你不一样,人心叵测啊。以后的日子,你一定要长些心计。举个例子给你,江渝姐弟那件事情,实际上弟弟是被冤枉的,姐姐想利用此事逼走江川--”
  “怎么可能?”姚婷大叫。
  “别打断我。”皮埃尔的语速很快,“巨款是江哲偷存起来留作他用的。这件事本来我不忍说明,就怕你得知真相后伤心失望,但从今以后,你必须认清现实--我可能无法再帮你了。老实说,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有你在,我常年被黑暗包围的心灵才照得进阳光--”他的声调听上去有些伤感。
  “你要去哪里?”姚婷急切地问道,都说皮埃尔风流成性,可她从来没有感觉到,皮埃尔对她来说,是一个相当难得的大哥哥。
  “不要问了,对你没好处。姚婷,但愿时间还来得及,听我的话,赶紧把雪山石还给霍尔登,一定不要问雪山石的来历和作用--”
  “对不起,我已经全知道了。”姚婷抱歉地告诉他。
  “我的上帝。那么你把电话给霍尔登主教,我和他谈。赶紧给他!”皮埃尔不顾一切地喊道。
  姚婷依言把电话给了霍尔登,霍尔登拿过电话,“说。”
  电话里听不清皮埃尔在讲什么,霍尔登听了几句后,没再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好了,你们的条件我都已经满足,可以把雪山石还给我了吗?”
  姚婷无语,眼巴巴地看着江川。
  此刻的江川,心潮澎湃。他把雪山石掏出来,看了一眼深谷的方向,“你很坦白,不过你只满足了姚婷,并没有满足我的条件。”
  看着江川决绝的眼神,霍尔登心头一颤,“好吧,说出条件,不要再婆婆妈妈的。”
  “江哲是你们害死的吗?告诉我答案。”
  “你的父亲?好像此事与他无关。”霍尔登装作无辜的样子说。
  “别装了。”江川冷笑一声,“你们都在找雪山石,自然不会先让别人找到。”
  “你仔细想想,我们得知雪山石确切存放地点的时间是抓到皮埃尔之后,他为了活命告诉我们的,那时江哲教授已经作古。”霍尔登伸出右手,示意江川交出雪山石。
  江川无言以对,只好将雪山石抛给霍尔登。霍尔登接过来,小心翼翼放回盒中,“今天的事情,以后谁也不要再提,未来,如果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出现雪山石和三极管的传言,你们两个都会丧命。我有这种能力,希望你们不要怀疑。”
  江川和姚婷默默地点点头。
  “既然如此,你们继续搜索吧。不要以为拿到它就能掌握读心术,它只是其中一台设备而已,相信你们刚才已经试过了,并没有倾听到我的思想,对不对?”霍尔登对他们还是不放心,更怕他们找到雪山石后私吞。
  两个人心乱如麻。半天没有说话。江川最先恢复过来,“姚婷,不要再想了,赶紧忘掉它吧。霍尔登说的没有错,知道太多没有好下场。”
  “你说的对,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话一出口,姚婷的脸红了,曾经的伶牙俐齿荡然无存,剩下的,是从来没有的温柔。
  “信息量太大,等我消化消化再做打算。”江川拧着眉,他有一个模糊的想法,但怎么都抓不到。
  姚婷点头,“冒险来莫斯坦,竟然‘心怀鬼胎’,你不只是花花公子。”
  “我从来都不是。”江川正色回答,再没有心情说笑。
  站在二人身后,霍尔登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看他们离悬崖不足十米时,他张开手掌,手掌里是一部遥控终端。输入两串数字后,他按下了自动向前的按钮--这两串数字是江川和姚婷登山服的串号。
  江川忽然觉得手脚不听使唤,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飞奔。他大叫一声,双腿用力,想停住自己的身体,无奈这股力量太大,眼看着身体一步步向悬崖靠近。他手忙脚乱的一阵乱抓--终于抓到了,扭头一看,原来是姚婷戴着厚厚手套的手臂。姚婷也在看他,满脸的惊恐。
  两个人的身体都在向前移动,像悬崖边失控的汽车。
  原来姚婷也控制不住自己!刹那间,江川明白了什么,他转回头,霍尔登正在冷笑,正摇着手指和他们告别--
  两个人爬上孤山,这里是曼迪岛的最高处,视野辽阔。站在山顶,四周是浩瀚无尽的洋面,随着海浪的波动,洋面忽而舒展,忽而隆起。髙仞忽然产生一种错觉,浩瀚无际的海水直竖在四周,随时都可能倾覆而下,将孱弱的小岛击个粉碎。他揉揉太阳穴,打起精神,看到惠子正冲他招手,旁边有一座隐蔽的小屋,若不细看,只道是一蓬枝叶茂密的灌木丛。
  髙仞眼前一亮,多日以前,埃托奥一行人曾经到过这里,那时髙仞就想到,这里是与外界发生联系的最佳地点了。既然山顶原本就有小屋,那么它的作用必然是与外界联系,说不定,这里还隐藏着通讯工具呢。
  髙仞兴奋异常,快步向小屋走去。刚走到门口,一个魁梧的身体挡住去路,“惠子,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声音洪亮,震耳欲聋,惠子哎呀一声瘫坐在地。来人是威鲁特,那个曾经要害中枪,身遭数刀的威鲁特!
  高仞刚要跑,被威鲁特一把摁倒。威鲁特的枪伤显然已经痊愈,身手恢复了曾经的矫捷。他紧紧勒住高仞脖子,对惠子说,“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就扭断你心上人的脖子!”
  惠子脸色惨白,“我说过多次了,我叫千岛惠子,来自日本。”
  电光火石之间,刚上岛的一幕闪现在脸涨得通红的髙仞脑中,那次,惠子曾极其严肃地纠正他,说她不是日本人,她来自琉球,是琉球人,是琉球革命同志会的一员,这一点,到死也不会改变。可现在,她竟然承认是日本人!上次在营地时,她也说是日本人,只是那次髙仞并没有在意。
  “那只是外壳,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威鲁特手上加力,高仞的脖子咯嘣咯嘣地响着。他感觉大脑充满了粘稠的液体,耳边嗡嗡声吵作一团。
  惠子的眼泪流下来,她向威鲁特深深鞠了一躬,“先生,您一定是认错了,我实在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别装了,你根本不属于这里。我承认,曼迪岛并不能困住你。”威鲁特的手臂越勒越紧,高仞已然奄奄一息。
  “可是,您真的搞错了。”惠子无助地解释。
  “我知道,那头恐龙属于你,你本来要害死岛上所有人。要不这样,我给你的心上人讲讲曼迪岛的真相?”威鲁特狞笑着说。
  “你乱讲!就算扭断我们两个人的脖子,我还是这样说。”惠子惊惶地回答。
  “看来你更喜欢心上人的尸体。”威鲁特的声音阴冷中透出杀气,见高仞再没有价值,他将软绵绵的高仞丢在地上,跨步到惠子近前。
  惠子被他逼得步步后退,直到身后抵住一块巨石,只好老鼠似地缩在原地一动不动。
  蓦然间,惠子的眼神中渗出杀机,威鲁特全身一凛,不敢大意,将所有注意力都倾注在惠子身上,生怕她暴起还击,对于一个从未施展过真实能力的可怕对手,威鲁特当然不敢大意。
  枪声再次从威鲁特的背后响起。迪欧,安妮寻找髙仞赶到山顶,看到高仞躺倒在地,对面却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人,迪欧大惊,看到威鲁特背对自己,知道这是唯一取胜的机会,他举枪就射。由于威鲁特注意力全在惠子身上,措不及防,心脏部位又连中数枪。威鲁特,身中数枪的威鲁特回过头,恶狠狠地等了他们几眼,闪身窜进浓林,眨眼不见。
  迪欧呆呆看着他的背影,不敢去追,“活见鬼,他根本不是人。”
  迪欧扶起髙仞,安妮扶起惠子,四个人踉踉跄跄回到营地。埃托奥拍拍软绵绵的高仞,大笑道,“这伤就记到我头上吧,算我报仇了,哈哈哈。”
  他端详着惠子,“我一定会得到你,不过你放心,等离开小岛我才会下手的。”
  听迪欧说起威鲁特复活的事情,埃托奥也吃惊不小,四目相视,苦无应对之策。高仞只是脖子扭伤,舒筋活血之后便无大碍。他把山顶上可能藏有通讯设备的想法说出来,众人面面相觑,各有心事。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占领山顶小屋都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几天后,埃托奥、迪欧和高仞来到山顶,他们找到那间小屋。迪欧负责警戒,埃托奥带着髙仞走进小屋。外表简陋无比的小屋里,除了一张简易的木床外,竟然全是各种光闪夺目的仪器。埃托奥摆弄半天,不明所以,一挥手,髙仞上前,把仪器摸个遍,也没弄明白它们的用途。看着满头大汗的髙仞,埃托奥叹口气。两个人垂头丧气地从小屋里出来,木屋外静悄悄的,看来威鲁特并不关心自己的房子。
  埃托奥不甘心,示意髙仞先走出小屋。髙仞会意,慢吞吞走出来,站在山顶上左转右转,最后,他还大喊了几声,如果威鲁特藏在附近,就算睡着也会被惊醒了。
  威鲁特依然没有出现。
  埃托奥正要挥手撤退的时候,身后一道黑影闪过。
  髙仞脸朝向木屋,不由得大喊一声,“威鲁特,威鲁特在你身后!”
  一切已经注定。埃托奥甚至没有听完髙仞的呼喊,头就被威鲁特抱住,“接二连三坏我大事,从今天起,我要杀光你们!”说完话,威鲁特双手用力,咔嚓一声,埃托奥的脸被扭到身后,身体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迪欧眼疾手快,威鲁特扭断埃托奥脖子的一瞬间,他的枪也响了。威鲁特晃了几下,逃回小木屋。迪欧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径直追进木屋,里面却空无一人。髙仞随后也返回小屋,两人将小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威鲁特的踪迹。迪欧愤怒地扬起枪口,将小屋内的仪器打个稀巴烂。
  夜已深,高仞实在不能入睡,披着惨白的月光,他叫醒惠子,二人默默来到海滩上。“这里无人,可以告诉我曼迪岛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吗?那头恐龙真的是你克隆出的?不要搪塞,我还不傻。”耳边海涛澎湃,一时间髙仞思绪万千,那道倩影似乎就在眼前,何时才能重见呢?
  惠子咬着嘴唇,“不要听威鲁特的。他是疯子,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
  高仞直视她的眼睛,月亮又大又圆,月光下她的眼睛分外明亮。“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根本不是曾经的惠子,除长相外,你和她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怎么可能?”惠子惊讶地合不拢嘴,“不是她我又是谁?”
  “唉,不怕你笑,我对惠子真的有好感。”髙仞的脸有些发烧,“但并不是说我喜欢她,她的性格和动作,实在太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儿了。可在你的身上,无论怎样寻找,我都找不到那种感觉。曾经的惠子是活泼的,而你是影视剧中标准的日本女人。”
  惠子肩头在银色的光辉下微微耸动,“你们为什么都怀疑我?”
  “再问一句,你来自哪里?”
  “日本,日本人千岛惠子。”惠子歇斯底里地喊道。
  “可让惠子刻骨铭心的,正是她从来认为自己是琉球人,和日本毫无关系,这一点你知道吗?”
  惠子张口结舌,半天没有说话。寂静时分,灌木丛里忽然传来阵沙沙声,高仞顺手抽出手枪,厉声喝问,“谁?”埃托奥死后,再没人收缴枪支。
  “我!别开枪,是我。”拉斯姆森举着手走出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髙仞收回枪,擦擦额头渗出的冷汗。
  “看月食,今天有月全食。”拉斯姆森咽口唾液,不敢再说下去。
  惠子冷冷看着两人,没有说话。
  拉斯姆森先生看看表,“每个人都有权保护隐私。月食马上开始了,让我们欣赏宇宙赐予人类的奇景吧,能在孤岛上看月食,也是人生中难得的机缘。”
  几个人不自觉地抬头望天,夜空中,一轮明月正将万丈银辉洒落尘寰,银光泛在冰冷的海面上,折射出迷幻的光彩。
  一分钟过去,月食并未如期而至。
  一小时后,明月当头,似乎正嘲笑地球上苟活却自以为掌控自然无所不能的人类。拉斯姆森的眼光凌乱,显然,精准到秒的月食竟也爽约,他的世界观已然崩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