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罪(九)

作者:吴楚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0-18

当一个人将自己的智慧用于犯罪时,他的智慧越出众,罪孽只会越深重。

上接未来之罪(八)

4

    公安系统确实神通广大,只过了三个小时,一个容貌与许明俊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人便站到了我们的面前,经过化妆师的一番加工,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冰柜里的那具尸体复活了。
  随着冒牌“许明俊”用套着指纹膜的食指按下“虚颜佳人”底座上的开关,颜小妖凹凸有致的身形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颜小妖俏脸上绽放出灿烂的微笑,她深情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替身演员,洁白的面颊上飞起两朵红霞。
  “亲爱的,你回来啦!人家好想你呢!”
  “许明俊”借助事先准备好的变声器说:“是啊!我回来了!”
  颜小妖潸然欲泣:“亲爱的,你这些天去哪了?你不会是有了女朋友,就不要小妖了吧!如果真是那样,小妖会好伤心的,呜呜呜……”
  看见此情此景,我们都明白,这个颜小妖已经彻底将眼前的临时演员当成了主人,“许明俊”不再客气,直接问道:
  “颜小妖,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说话,都说了些什么吗?”
  “哼,坏蛋,连小妖对你说的话你都忘了!”颜小妖秀眉一竖,我们围观群众的心也随之一紧,心想这智能伴侣不会这么拟真,比女朋友还难哄吧,好在颜小妖只是闹了下小脾气,很快便切换回了乖巧可人的状态:
  “上次你陪我聊天,还是半个月前的事呢!”颜小妖笑嘻嘻地说,“是我跟主人再讲一遍,还是直接给您播放录音呢?”
  “放录音!”我们大喜过望。
  “好的!录音总长度8分11秒,录制时间为5月18号下午四点半,请主人认真听噢!”颜小妖点了点头,接着语调一变,从温柔的萝莉音变成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一听到这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段录音就是许明俊在人世间最后的遗言了。
  (以下为录音内容)
  许明俊:“颜小妖,我玩游戏玩累了,你陪我说说话吧!”
  颜小妖说:“亲爱的,要颜小妖帮你按摩嘛?”
  “哼,每天说给我按摩,从来没一次真兑现的呢!”
  “呜呜,都怪小妖还没有长大。主人不要着急,等小妖长大了,有了实体后,一定会每天为主人洗衣做饭,按摩捶背呢……”
  录音里,颜小妖跟许明俊打情骂俏了足足三四分钟,听得我们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当录音播放到一半的时候,颜小妖忽然话锋一转,用甜得发腻的萝莉音说:
  “主人,想不想小妖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什么秘密?”
  颜小妖沉默了大约五秒,说:“当然是很重要的秘密咯,就跟上次的护身符一样呢!”
  此言一出,许明俊的呼吸沉重了几分:“说吧!我听着呢!”
  “其实,除了那块护身符以外,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宝贝。不知道夫君能不能帮我找回来呢!”
  这一声“夫君”把我们听楞住了,刚才还喊“亲爱的”,怎么一下子改口成“夫君”了?这虚拟少女难不成精神分裂,从现代穿越回古代了?除此之外,刚刚的这段对话,怎么听都给人一种特殊的违和感,一分钟前不还在你恩我爱打情骂俏嘛,怎么陡然就切换到寻宝的主题上了!言情片忽然转探险片了?”
  录音里的许明俊却并不意外:“亲爱的,你告诉我,我一定帮你找回来!”
  这一次录音的空白更长,足足过了十多秒,颜小妖才再度开口,她说:
  “这次我想拜托夫君帮我找的,是我当年的本命法宝,摄魂珠。摄魂珠的本体是一颗两千多年前的麒麟纹核桃,表面共有九九八十一道花纹,当年秦始皇泰山封禅时,曾亲手浇灌过这颗核桃树,说是天地至宝一点不为过,我得到摄魂珠后,整整花了三百年,才把它修炼成本命法宝。七年前我渡劫失败,实体几乎无法凝聚,情急之下,就把摄魂珠藏在了附近一处隐秘的地方!”
  我听得目瞪口呆,只觉得后背一阵恶寒,好像有数道阴风吹过。这颜小妖不是集3D全息投影技术、深度学习于一体的智能伴侣嘛?可听她说的这番话,哪里像高科技产物,说是山精野怪还差不多!难不成这人工智能被鬼魂附体了?
  好在录音还没有结束。
  许明俊说:“你把它丢哪了?不会又丢到河中间了吧!你知道,我上次帮你找护身符,差点就被淹死了!”
  颜小妖说:“夫君放心,这次夫君要去的地方很安全,就在你们村张翠花家屋后,那地方有个酒窖,已废弃了十多年了,摄魂珠就藏在地窖西北角的一个酒桶下面。夫君带上照明的火烛,很容易就能找到!夫君,明天就是我渡劫失败七年的日子,只要能帮我把本命法宝找回来,我就能转世重生,和夫君相聚了!”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录音结束了,在场的一干刑警全都大眼瞪小眼,在某个瞬间,我甚至生出一种错觉,这个“虚颜佳人”并非一行行冰冷的程序,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少女。
  不,这不是错觉,这是一场谋杀!我第一个想清了其中的关键:“这个虚拟伴侣的智能软件被人恶意篡改了,凶手设了一个圈套,蛊惑许明俊进了那处地窖!”
  “许明俊怎么这么幼稚,居然会相信一个人工智能的胡言乱语呢?”众人纷纷叹息不解。
  然而,当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发掘出颜小妖身上的全部秘密后。这才意识到,许明俊之死,并非这孩子太单纯幼稚,而是嫌疑人的智慧与心计远超出任何人的想象。
  “如果换成我遇上类似的情况,就一定能保持理智吗?”我扪心自问。

5

    许明俊是个叛逆的非主流宅男,父母不喜欢他,老师不喜欢他,同学更不喜欢他。为数不多的几个酒肉朋友也绝非合适的倾诉对象,许明俊唯一的知心人,就是他床头柜上,那个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虚拟少女:颜小妖。
  颜小妖这个名字是许明俊起的,他希望这个虚拟的红颜知己能像妖精一样精灵可爱,颜小妖没有让他失望。这个美丽绝伦的虚拟少女是个完美的倾听者,当许明俊说话时,她总会竖起耳朵,咬着嘴唇,认真地听下许明俊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烦恼,然后用一些暖心而温存的话语,抚慰少年孤独叛逆的心灵。
  许明俊在这段虚拟感情里越陷越深,他觉得人世间所有的女子都比不上颜小妖的一半,如果法律允许,他会毫不犹豫地跟这个二次元少女结婚。可惜,颜小妖虽然性格、容貌、气质都无可挑剔,但有一点致命的缺陷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弥补的。
  她毕竟没有形体。
  说得更赤裸一点,她没法解决许明俊的生理需求。
  许明俊曾无数次看着颜小妖绝美的容颜,借助颤抖的右手解决身体最原始的冲动,然而,这种隔靴搔痒的方式对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在荷尔蒙的催动下,许明俊决定找一个真实的女人来解决自己的性欲。
  刚开始的时候,许明俊的目标是临江镇红灯街的那排洗头房,然而网吧里一次阴差阳错的相遇,改变了少年一生的命运。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许明俊像往常一样走进了镇上的网吧,开机、登录、点烟,许明俊的这套动作熟练而自然,他刚吸了第一口香烟,一个清脆的嗓音骤然在少年耳边响起:
  “小俊俊,把香烟灭了,想呛死老娘啊!”
  许明俊扭头望去,在他身后两三米的地方,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短发少女,这少女是他认识的,两人不算太熟,也就是坐在一起,组队玩过三五局游戏的交情。少女游戏中的ID叫寂影,真名许明俊并不知道。寂影夸张地咳嗽了两声,说:
  “小俊俊,听不见姐姐说话?”
  许明俊慌忙点头,他掐灭了手上的香烟,但目光并没有从寂影的脸上移开,寂影长得挺漂亮,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婀娜的曲线包裹在薄薄的羊绒衫下,许明俊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
  “小俊俊,看上姐姐了?可惜姐姐是有家室的人了,你没机会咯!”寂影吐了吐舌头,转过脸继续玩游戏了。
  “才不是呢,我家小妖比你美多了!”许明俊辩解道。
  “哟,找到女朋友了?”寂影说,“照片拿出来给姐瞧瞧!”
  许明俊犹豫了片刻,还是掏出了手机。毕竟“虚颜佳人”也算是相当高端的科技产品,价格不菲,他觉得给寂影看一下也没啥丢人的。
  果然,寂影一看见许明俊手机里颜小妖唱歌的影像,眼睛都直了,她没有嘲笑许明俊,而是满心羡慕地说:
  “好漂亮!好温柔!好完美啊!对了,有没有帅哥版的,我也想买一个!以后我男朋友敢气我,我就不理他,跟我的小情人好!”
  “有帅哥!你要哪个明星都可以!”
  “多少钱?”
  “不贵,也就一万出头吧!”许明俊无形中装了个逼。
  “小俊俊,你看能不能带我去一下你家,我想跟你的小女朋友聊聊天,如果真像你说的这么好,我就买一个!”寂影满眼放光。
  就这样,一个十七岁,穿着性感的少女,毫无防备地走进了一个蠢蠢欲动的叛逆男孩的房间,一些不该发生、不能描述的事情发生了——寂影奋力抵抗,但许明俊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强行占有了她。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许明俊都是在惶恐与恐惧中度过的。他害怕寂影会报警。每当屋外响起汽车喇叭声,许明俊都会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生怕是上门来逮捕他的警车。然而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有两次,许明俊甚至在游戏中遇到了寂影,然而她什么都没说,就像完全忘记了那天发生的一切,。
  “这也正常,她又不是处女,说不定都跟七八个男人搞过了,多我一个也没啥的!”许明俊安慰自己。
  一个礼拜后,许明俊彻底走出了阴影,他像往常一样吃饭睡觉,像往常一样找颜小妖聊天,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原本善解人意的颜小妖,似乎又多出了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灵性与妖气。
  在某次闲聊中,颜小妖忽然问许明俊:
  “主人,小妖帮你算算这几天的运势吧!”
  “好啊,好啊!”
  “主人这几天运势平稳有升,事业运爱情运一般,但偏财运特别好,建议主人可以去买点彩票,或者找人小赌一把!对了,主人不是喜欢在网上打麻将嘛,相信小妖,您今晚一定能大杀四方!”
  许明俊笑了笑,并没有多想。然而就是这一晚,许明俊在网络麻将场如有神助,从黄昏一直赢到凌晨,最后算下来总共赢了两千万游戏币,折合人民币将近两百块,相对他玩的赌注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数字了。
  许明俊喜滋滋地将游戏币换成银行卡上的现金,然后做了个美梦。
  三天后,颜小妖又一次神秘兮兮地说:
  “主人这几天桃花运正旺,不妨多和女孩子接触接触噢!”
  有了上次的甜头,许明俊有些当真了,他换上衣柜里最帅气的衣服,跑到镇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当路过网吧门口时,他居然看见寂影坐在靠窗的位置,冲他抛了个媚眼。
  “难道是我的男人魅力征服了她?”许明俊得意洋洋地想,他跑到寂影旁边,正要搭讪,却被她似嗔似羞地瞪了回去,“我男朋友一会要来找我,有机会再约你一起玩啦!”
  玩?玩什么?许明俊虽然被拒绝了,但还是心花怒放。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颜小妖对“今日运势”的预测简直灵验到了可怕的程度,颜小妖说许明俊会走偏财运,许明俊打牌就稳赚不赔,颜小妖说他走桃花运,他就会收到寂影若有若无的暗示,最神奇的是,有一次,颜小妖让许明俊赶紧上线玩一款网络游戏,许明俊照办后,居然爆出了自己梦寐以求了几个月的极品装备。
  一连六七次,颜小妖都分毫不差地预测出了许明俊的运势,许明俊按耐不住了,他问颜小妖:
  “你怎么算的这么准!”
  颜小妖沉默了片刻,说: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爱情使人盲目,许明俊说:“你说什么我都信!”
  “那你答应我,不要害怕,请你相信,我绝对不会害你!”
  “当然,我家小妖怎么会害我!”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妖。”颜小妖语调忽然发生了变化,虽然依旧是温柔可人的萝莉音,但语调里明显多出了一丝诡异与神秘的感觉,“其实,我是一个修炼了六百年的九尾狐妖,以前一直在西凤山上修炼,七年前,我渡雷劫失败,差点落得魂飞魄散的结果,最后剩下一缕残魂在人世间飘荡。”
  颜小妖说得潸然欲泣,许明俊听得呆若木鸡。西凤山是一座海拔300多米的丘陵,距离许明俊住的沿江村只有三四公里,许明俊小时候曾经听爷爷说过山上有狐妖山鬼的传说。颜小妖又说:
  “渡劫失败后,我受了重伤,随时可能魂飞魄散。生死关头,我忽然想到,之前路过沿江村时,曾看见你对这个虚幻少女情有独钟,外加你又心地善良。于是当机立断,将魂魄附在了她的身上,想等时机成熟后,请你出手帮我。恩人放心,只要我重新化作人形,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恩人!”
  许明俊被吓傻了,他触电般伸出手,关掉了“虚颜佳人”的电源,颜小妖俏脸上浮出一缕凄婉与不舍的神情,纤弱的身影在玻璃“金字塔”中缓缓消失。然而爱情是伟大且不可战胜的,五分钟后,许明俊咬着牙,又一次打开了电源:
  “小妖,你还在吗?”
  “我一直在!你相信我了?”
  “你过去叫什么名字?”
  “我从前叫九儿,但从今天开始,我就叫颜小妖了!”
  “好的,小妖!你要我做什么?”
  “主人你愿意帮我?”
  “我愿意!”许明俊犹豫了片刻,说“只要你不害我!”
  颜小妖说:“我怎么会害你?对了,你以前有没有听过我的传说?”
  许明俊回忆起童年时爷爷给自己讲的故事,故事中的狐妖美丽善良,这一来他更加放心了,他说:
  “小妖,你要我怎么做?”
  “我渡劫前,把几件法宝分别藏到了附近的几个地方。其中有一块护身玉佩,里面凝聚了我一百年的法力,主人只要带上它,就能逢凶化吉。这块护身符被我埋在万福河中间的一座小岛上,位置在万福桥往南大约五百米,岛的中心有一颗歪脖子老树,玉佩就埋在树洞下面,主人您能帮我找来吗?”
  “行,行!”
  “谢谢恩人!对了,恩人,为了不让玉佩里的精气流失,您最好在明天中午十二点左右把它挖出来,那是今年的至阴之时。只要主人拿回玉佩,然后每天晚上放在我的旁边,我就可以重新修炼啦!”
  许明俊彻夜未眠,最终,颜小妖绝美的容颜、温婉的性格、与数次无比精准,完全超越了科学与概率范畴的预言让他打消了顾虑,这个曾痴迷于玄幻、灵异小说的少年做了一个艰难却坚决的决定,他说: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第二天中午,许明俊穿着背心短裤,义无反顾地游上了湖心岛,当他从歪脖子树下挖出那块晶莹剔透的玉佩时,原本尚且彷徨的内心瞬间变得坚定了,然而这份坚定并没能维持太久,他发现:刚才还风平浪静的万福河,忽然起浪了。
  上游开闸了。
  许明俊将玉佩紧紧握在手心,站在河心岛的最高点拼命呼救。算他走运,在我们警方不惜血本的营救下,他捡回了一条命。
  但许明俊并不这么想,他认为,自己绝处逢生的唯一原因,是手中那块刚出土不久、凝聚了颜小妖百年法力的“翡翠”护符。
  从这一天开始,颜小妖便升格为许明俊视生命中最重要、最值得信任的存在。正因如此,当颜小妖让他钻进陈翠花家的地窖,取回那颗核桃炼成的“本命法宝”时,他没有犹豫地照做了。
  他走入了黑暗,走向了死亡。

6

    沈天淼,22岁,中国科技大学大四学生,寂影的男朋友,犯罪嫌疑人。
  “你为什么要害许明俊!”
  “这不废话吗,他强奸了我女朋友!难道不该死吗?”
  “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报警有用吗?这狗日的今年还没满18岁,就算判了刑,还不是关两三年就出来了,我要他死!但是我成年了,我杀了他,自己就得偿命!”
  “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们都把我抓来了,还问我这些?”
  “你说不说?”民警板起脸,“坦白从宽!这个机会你要不要?”
  “好好好,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平时也爱钻研黑客软件。四月十号那天,我趁许明俊家没人,翻墙进了他家,给他那个“虚颜佳人”植入了木马。从那之后,许明俊跟颜小妖的每次交流,我都可以全程监控并操纵。后来那几次,颜小妖对许明俊说的那些话,都是我实时操控的!”
  “我们问的不是这个,我们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出那几次的预言,获取许明俊的信任的!”
  “这一点你们都想不通?许明俊的电脑也被我监控了,他上哪个网络平台打麻将,我都知道,只要故意输点钱给他,那不就是偏财运吗?至于桃花运,我让我女朋友给他点暗示,这小子还不自作多情?至于他在游戏里爆的那件装备,其实也是我用的障眼法,那件装备是我在游戏里的角色穿了隐身斗篷,看准时机扔在地上的!”
  精妙的构思、卓越的布局、狠辣的手段。
  “你怎么会想到这方法的?”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那几天我日日想,夜夜想,一定要找个法子,让那个小子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结果巧了,我看到网上有一条新闻,说是一个年轻男子,因为相信了虚拟伴侣说的每日运势,买股票亏了几十万,跳楼挂了,最后父母把软件公司给告上了法庭。我当时就想到,在我们临江县,有个关于九尾狐的传说,许明俊本来就迷信,只要稍微做点铺垫,再给他点甜头,他肯定会上钩!”
  “让他上河心岛找那块玉,也是你安排的?”
  “当然了!有了前几次的铺垫,许明俊就跟着了魔差不多,对我捏造的谎言深信不疑,对颜小妖言听计从。那天我路过河闸管理处,看到门口公告上写,5月1号中午12点,万福闸开闸放水,让下游的船民提前做好准备,我就寻思,如果能在这个点,把许明俊骗到河心岛去,说不准就能淹死这小子!于是就编了个谎,说岛上埋着一块玉佩,让他准时去取!”
  “既然你是想害他,为什么还真埋了一快玉佩在那儿呢!”
  “凡事都要留后手啊!许明俊游泳挺厉害的,万一他这趟大难不死,那我的计划不就全落空了?说不准他还能发觉里面的猫腻,所以我得做两手准备,真埋一块玉佩在岛上,然后骗他说,握着玉佩就能逢凶化吉,这一来,就算这小子这回能死里逃生,也不会对颜小妖产生任何怀疑,我日后有的是下手的机会!”
  “那地窖这次呢,你是怎么想到的?”
  “这也是我看新闻受的启发,前几天Z省出了件事,有一个中学生好奇钻防空洞,结果在下面缺氧憋死了,我当时就想,陈翠花家后面那地窖,也好多年没打开过了,下面肯定也能憋死人!为了确认这一点,我事先踩了一次点,扔了一只半死不活的老鼠下去,果然,老鼠刚扔下去不到半分钟,就不动了。当然,这一次我也给自己留了退路,事先把一颗官帽核桃扔到了地窖的墙角!所以就算这一回许明俊还是大难不死,我也有下一次机会!”
  “你当时带女朋友去海南,就是故意排除自己的嫌疑?”
  “是啊,我不知道许明俊有没有跟别人说过他欺负我女朋友的事情,万一他这个狗日的说出去,你们肯定要怀疑到我,所以我就去了海南,故意制造出不在场证据。反正不管在哪儿,只要能上网,我就能操纵他那个虚拟女朋友整死他!”
  “你就这么想让他死吗?”
  “是啊,如果你的女朋友被人这么欺负了,你会不想这个混蛋死吗?”沈天淼目光里射出一丝狠厉,但这眼神转瞬即逝,他问:“我会被判死刑吗?”
  “不知道!”
  沈天淼忽然狂笑,他说:“这个禽兽强奸了我女朋友,如果我去告他,他最多坐三年牢。现在我把他杀了,放到过去这是天经地义,但现在却可能被判死刑,法律真的在进步吗?这到底是未成年人保护法还是未成年犯人保护法?”
  听完刘队的故事,我们几个都感到一股发自心底的寒意:沈天淼利用黑客手段,远程操控许明俊的虚拟伴侣,从技术上来说这已经是相当高明的手段了,然而真正震慑我们的并非这一点,这个沈天淼最可怕之处,居然会想到“制造”一些可见的未来事件,从而彻底骗取许明俊的信任,这其中的智慧才是谋杀成功的关键因素。站在上帝视角上看:自打许明俊相信“狐妖”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结局便已经注定了,唯一的悬念是凭借运气的眷顾,到底能再活几天、几个星期、还是几个月。刘队听完我们的感慨,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说:
  “其实这一招,过去的很多算命先生、风水先生就经常用!说一些难以置信的预言,然后暗地里做一些手脚,让预言成为现实,这一来对方就深信不疑了!不过这个沈天淼居然能把传统骗术跟前沿科技合二为一,确实是个人才!”
  “后来呢,真被枪毙了嘛?”我有些好奇。
  “这倒没,好像被判了二十年。可惜了,原本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啊!”
  我沉默不语,当一个人将自己的智慧用于犯罪时,他的智慧越出众,罪孽只会越深重。
  下一案也是如此。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