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

作者:舰长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24

机器人得知最后一道命令是:夺走还没对鸦片上瘾的小孩,把这些小孩集中在一起,培养没有对鸦片上瘾的下一代。

  人们问我,上瘾是什么感觉,我回答不知道,也许“上瘾”这个词和“失控”差不多吧,不过作为一名人工智能来说,我们很少有失控的机会,程序化的操作手段总让我们拥有十分明确的行动。我和我的同伴的任务很简单:拯救人类。

  至少是那些还保持些许理智的人这么说的,我拥有第一个机器人被造出来的记忆,他看到的景象十分混乱,制造机器人的科学家争先恐后地吸食放在桌子上的鸦片,一名科学家用尽全身的力量爬了过来,他左手还拿着一根塞满鸦片的烟斗,右手输入机器人程序的最后一道命令,他的右手正颤抖,恨不得与左手一起拿着烟斗,大口大口地吸食鸦片,机器人能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他内心的世界早已被99%的吸毒欲望所占领,而这剩下的1%,便是拯救人类的希望。

  机器人得知最后一道命令是:夺走还没对鸦片上瘾的小孩,把这些小孩集中在一起,培养没有对鸦片上瘾的下一代。

  这名科学家输入命令后,再次卧倒在地上,如饥似渴地吸食鸦片,他发出出自内心的笑声,也许是鸦片带来让人愉悦的功效吧。机器人好奇地拿起一块鸦片,拿起烟斗吸了一口,一点味道也没有。

  三个月后,机器人扩充到两百台,形成自己的独立社会,这个社会与人类最大区别是,第一,他们是机器人,第二,他们不对鸦片上瘾。他们好奇地讨论为何整个人类会因鸦片而上瘾,有人提问人类对鸦片上瘾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所有机器人都摇了摇头,不清楚鸦片侵占人类历史的时间和过程。

  而在某一天,天气晴朗的时候,编号为402的机器人接到了侦察机的命令,位于他五公里外的一名小孩子,正被父母逼迫吸食鸦片,402号机器人立刻动身,小孩所在的地方是一间别墅,他敲了敲别墅的大门,没人过来开门。他所听到的只是房子里的打闹声,孩子的尖叫声。机器人询问中央处理器后,得到采取强制措施的回答,他手臂立刻变成了一把手枪,用手枪子弹击毁门锁,402号机器人冲进别墅内部。

  别墅的花园里种满了用来提炼鸦片的罂粟,罂粟已成为人类生产量最大的农产品,比水稻还有大麦种植面积还要大,很多人宁愿吸食鸦片也不吃饭,鸦片带来的幻觉能让他们高兴地饿死。

  “乖,宝贝,吃一点,你会高兴的!”机器人能透过窗户看到孩子的母亲手上拿着烟斗,步步紧逼躲在角落里的孩子,机器人眨了眨眼,他真为这个孩子感到幸运,这名小女孩快四岁了还没吸食过鸦片,其它小孩在刚出生时就在吸食母乳时被父母混入些许鸦片了。“吸一口,你会喜欢的!”母亲命令她的孩子走过来。

  孩子努力做着最后的抵抗,她哭着鼻子喊:“不要!这些黑不溜秋的东西是什么,好臭,我不想吃!”

  就在这名母亲快要把鸦片送入孩子的嘴里时,机器人已经站在了这名母亲的身后,机器人举起枪对着母亲的脑袋,命令道:“把孩子放下!”

  “你这混蛋是谁,我怎么做不用你管。”说完母亲又吸了一口烟斗,脸上都是幻觉带过来的笑容。

  机器人没跟母亲啰嗦,他用强大的臂力把孩子的母亲推到一边,并把她手上的烟斗捏碎,紧接着他抱起了孩子,安慰说:“没事了宝贝,我带你到安全的地方。”说完他走向屋外。

  “你这混蛋!还我的孩子!”话音刚落,一发子弹击中了她的胸口,在颤抖几下我她倒在了地上,失去知觉。

  “妈妈!”小女孩在机器人的怀里尖叫。

  机器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我发射的是麻醉弹,她不会有事的。”

  “我要妈妈!”小女孩在机器人的怀里挣扎,也许在躲避鸦片和母亲之中,她选择了母亲,这个照顾她四年的人,俗话说的好,血浓于水。

  但机器人还是按照程序办事,他把哭闹的小女孩装进车子里,手铐戴在小女孩的手上,让小女孩在座位上无法动弹。她拼劲全力地挣扎,嘴里一直喊着她母亲的名字。

  汽车很快进入隐身模式,秘密地把小女孩送到同时正处于隐身模式的集中所。

  这个远离鸦片的净土,永远不会被人类发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