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机器人

作者:sin31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1

海洋之外,有美丽的新世界,有全新的生活,我受够这里了,无尽的黑暗,无尽的空虚,我要到上面去。
  “天气预报说,这两天的纳米霾很厉害,看来我们不应该出来。”巡视员婕妮一边把鱼鳃功率拧到最大,一边对辛说。为了应对纳米霾,当局已强制在这辆五年车龄的普通海底巡逻车上,安装了鱼鳃装置以过滤霾颗粒。
  “不光纳米霾,西海岸的浊流又来了,你看,海底也不怎么适宜生存了。”辛把车停稳了,打开供能装置,“就是这里了,只不过能量流看上去不是很大,不知能否把我们的电池充满。”供能装置类似吸尘器,接口自动伸到热液喷口上方,对接后开始吸取喷口的能量。喷口处的那些螃蟹慌张地逃窜。
  “你说那个机器人会逃到哪里去?”婕妮从水族箱里拿出一只咖啡乌贼(经基因改造可在体内生产咖啡的乌贼),轻捏乌贼腹部,一小杯温热的咖啡就出来了,“嗯,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我可不喝那玩意儿。这太大了,哪找它去。不过它总要补充能量。那些可燃冰喷口都是由系统控制的,大部分的热液喷口也纳入了系统,只要机器人在这些地方出现就会被发现。剩下的就是些偏僻的喷口了,无人监管,咱们去这些地方看看。”巡逻车的能量条逐渐饱满,辛满怀心事的望向窗外。虽然“海底亮化”工程实施一年多了,工程师们把海面上的太阳光收集传导到海底,并制造了很多人工光源,但亮化的部分也仅覆盖了“岸海带”,5千米以下的海底还是漆黑一片。
  第六次世界大战以后,战败国被迫全部转移到海底生存,并将永不浮出海面。公民们关于战争的记忆都被抹去,安心生活在巨大的海底空间站里。当局管理者致力于建设一个美好的海底世界,发展科技,改善环境。在他们的观念里,海底世界并不亚于上面的世界,那里经过战乱和污染,阳光空气水这三要素都很短缺,已经快让人们待不下去,听说很多人已经移居到月球了。但海底的黑暗和宁静让人抑郁,虽然当局下大力气改造人们的思想,让人们相信海底就是最好的世界,人们生来就在这里生存,可总有人对外界充满幻想。
  “那个机器人什么型号来着,采掘者6s?不好好的采矿,干嘛逃跑呀?要我说,赋予机器人智能根本就不靠谱。”婕妮喝完咖啡,精神了许多。“它们有了智能,智能会逐渐进化,接着产生感情,有了爱恨情仇。你说,那家伙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才出走的?”
  “不见得。也可能是程序错误。”电已充满,辛看着供能装置回收到车后。“那家伙会不会跑到外面去?”
  “外面?”婕妮眨了眨眼睛,“你是说,海洋之上?哈,大叔,你肯定看过禁书了是不是?你也相信海洋上面有个美丽新世界吗?有日出,有沙滩,有各色花朵?”
  “难道你不相信吗?说不定连机器人都相信。听说黑市有卖上浮舱的,可以把人带到上面去。不过那可是违禁品,当局要严格查封的。我一直认为当局在把人们当猴耍,让人一辈子安于海底,永不见太阳,你没过够这黑暗的日子吗?”辛望着婕妮的眼睛说。
  婕妮双手交叉着,若有所思道,“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吧,就是无聊了点。唉,我也说不好,我们还是先找到6s吧?我猜,它可能躲到某个大山去了。”
  “要不我们去大塔穆火山看看?”辛发动巡逻车,输入大塔穆火山Tamu Massif的经纬度。“大塔穆火山是个藏身的好地点,传说有可能那里是机器人墓地。”巡逻车移动起来,喷口处的几只螃蟹又回来了。卖上浮舱的黑市就可能在大塔穆火山,不过这话辛没有说出来。
  婕妮看着窗外漆黑一团,“我仍然想不明白,机器人为什么逃跑呢?我们改变方向,要向局长请示吗?”辛想着局长那阴郁的眼睛,摆摆手,表示不用了。
  大塔穆火山是在太平洋西北部海底的一座不活跃的火山,它在1.446亿前喷发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不过它真的很大,比太阳系最大的火山,火星上的奥林帕斯火山,面积仅仅小了25%。海底人对它的探测也像是瞎子摸象,所知甚微。自从人类做出分流到海底的战略转移以来,加大了对黑暗区域的探测力度,但数据还远远没有覆盖整个海底。即使是在地面上吧,人类又怎能说已经了解了地面世界的全部?
  巡逻车已经抵达大火山区域了,就像一个小跳蚤到了大象的脚边。“要打开金属探测器,还是情绪探测器?”婕妮问。情绪探测器是新研发的设备,能探测到情绪,不管这情绪来自人类、螃蟹还是机器人,只要有情绪流露,设备就会嘀嘀作响。
  “都打开吧。”辛说。大海捞针,多一些手段是必要的。
  大火山的黑暗显得更加庞大而深邃,巡逻车漫无目的的游走。探测器很灵敏,婕妮不得不一直盯着,排除掉干扰信号,比如小的金矿,还有哭泣的铠甲虾。“火山这么大,我们要全部找一遍吗?”她揉揉眼睛,望了望咖啡乌贼,如果情绪探测器能扫描舱内,乌贼那片区域肯定是兴奋的红色吧。
  “尽量吧。”辛轻声说,他的区域可能也有些微红。“如果能找到另一个热液喷口的话。”他又补充道。
  “尽量吧”三个字已经覆盖了五天,他们找到了3个小的热液喷口,能量是没有问题。婕妮仔细地记录了喷口的位置,即使找不到采掘者6s,拿这些坐标也能回去交差了。虽然她捏咖啡乌贼的力道不断加大,暗示她对长时间的搜寻心有不满,但实际上她也并不反对,即使一直搜寻下去也无所谓,因为即便是回到巡视局,也没有更让人高兴的事情做,事实上他们已经六天没和局里联系了。
  在第八天的时候,婕妮刚刚从睡袋里爬出来,辛仍然盯着屏幕,他睡眠甚少,两个探测器突然都嘀嘀的响起来。从金属探测器看,是一个机器人的形状;从情绪探测器看,它竟然还有点兴奋,而不是恐慌。
  “要打开激光炮吗?”婕妮匆匆坐到了操作台前。
  “我想不用,”辛镇定地说,他闪了3下车灯,然后径直向采掘者6s的方向驶去,“它没有那么可怕。”
  巡逻车慢慢靠近,机器人却一动不动。婕妮准备好了捕获器,“抓活的吧?”
  辛没有反对,只是说“动作轻点。”
  采掘者被困在了捕获器了。“请它到舱内来吧。”辛对婕妮说。她疑惑地抬头看他,抓到这个逃跑的机器人不是应该立即回去复命吗?请进舱来干吗?
  虽然采掘者6s是机器人,可造型更像是一个壮汉。婕妮对它进行了扫描,确认了身份。“6s,你为什么逃跑?”她问道。
  可机器人并不答话,而是看着辛,像是在等待指示。辛捏住咖啡乌贼,端了杯咖啡给婕妮,“我想这也不能全怪它。海洋之外,有美丽的新世界,有全新的生活,我受够这里了,无尽的黑暗,无尽的空虚,我要到上面去。”
  “上面?”婕妮看看机器人,又看看辛,好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队长了。
  “是的,上面。”辛转向6s,“搞到上浮舱了吗?”
  6s依然保持沉默,解下肩上的背包,拿出3个上浮舱摆到桌面上。
  “所以,辛,是你?”她顿了顿,“是你帮助它逃跑的?你早就计划了这一切?”
  辛微笑着,语气轻松,“是啊,婕妮,你不觉得这黑暗的海底世界很憋闷吗?你不想到上面去看看嘛?和我一起来吧,抛却这一层不变的生活,我们到上面去看一看,感受一下阳光和风,或许只是为了那一瞥,或许我们停留在某个小岛上,种种花,养养猫。”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这海底就是我出生和生活的世界。不过,你说的那些,也很美,让人心动。上面,真的有那么好吗?她望着咖啡杯里的泡沫,像是看着空荡荡的宇宙。
  “听说有人试过,但没有回音。不去看看怎么知道呢?一起来吧,我需要你。”辛把婕妮揽在怀里,拥抱住,轻声低语。“你看,这个上浮舱的尺码很适合你。”
  “你一开始就打我的主意了吧?”婕妮笑着捏了捏辛的胳膊,试穿那上浮舱。窗外是一片巨大而沉默的黑暗。
  “准备好告别这黑暗吧!”辛启动开关,和婕妮十指相握,6s紧随其后,三个舱体在巨大而沉默的黑暗中缓缓上升,像三个自由自在的气泡在海底升起。辛的手有些颤抖,心也在往上提,仿佛那新世界正在眼前展开。
  上浮舱匀速上升了约半个小时,突然改变方向,横向运动起来。婕妮惊慌地握紧辛的手,询问地摇晃几下。辛打下手势,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试图摆脱上浮舱,但那卡带反而更紧了。他们被上浮舱载着,一直往更黑暗的地方去。终点是一个空间站,上浮舱停下来,自动卡到半空中的停舱位上。辛、婕妮被挂在那里,像两个俘虏。6s则脱离了上浮舱,落到地面上,缓步去打开了空间站的门。
  进来的是巡视局局长,八字胡,阴郁的三角眼,厚嘴唇里吐出的话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带着寒意,“让你们去抓逃跑的机器人,自己却要逃跑了!唉,根本没有外面的世界,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呢。也没有上浮舱,黑市是我们开的,就是为了捕捉你们这些逃亡者。好啦,捕捉者6s,你把他俩和那十二个患有新世界妄想症的人关在一起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