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

作者:有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7

这将是我杀手生涯的最后一单,之后我就洗手不干,更名换姓,去过田园生活。
  “干掉教父,不,干掉吉安。”这是一个简单明快的要求。
  “二百万第纳尔”,他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酬劳,上次有个同行,接单去杀个小国元首,还是团队行动,也不过是这个数。但是我没有立刻说话,沉默是金。
  “事成之后再给二百万。”这个活,我接了。这将是我杀手生涯的最后一单,之后我就洗手不干,更名换姓,去过田园生活。
  我对面的这个客户,曾经也是个教父,曾经是高登市最有名望的大亨。但是现在高登市只有一个教父,那就是吉安。
  “我不在乎钱,但我一定要他死,他不死,我死了也不闭眼。”他本是一张富态的圆脸,面容和善,可现在的表情却非常可怕。
  “我是第几个?”
  “第三个。”
  “哦。”
  “第一个没有任何消息,人间蒸发了。第二个,他的戒指被寄到了开普岛上我的别墅里,没有其他消息。”
  “他没有派人到你那里去?”
  “没有。”
  “那他对你可是真够宽容的。”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我的地盘,我的产业,全被他挤掉了。”
  “他现在没有对你下手,你却继续对他下手,你不担心他会反击吗?”
  “我已无退路,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好吧,一个月后,汇清余款。”
  现在,我是商人本尼托·西奥,来到高登市寻找商业合作的机会,为一种橄榄油打开销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身份,花了不少钱才搞到。我以此为由在高登市见了很多人,了解了很多事。我接触的几个代理商都说,如果你想在这里做橄榄油生意,先去见见教父吧。我虚心求教,如何才能见到教父,那个胖胖的商人莫顿告诉我,再过两周教父的女儿就要结婚了,婚期定在五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你可以在那时去求见他。
  “西西里人不会在女儿的婚礼上拒绝别人的要求的。”
  “非常美好的风俗。”
  “只要这个要求不过份。”
  “我是个通晓事理的人。”
  “教父是最通晓事理的,这么多年来,他办事越来越老道,越来越公正。我都不记得有什么人对他表示过不满了。”
  我心中暗想,我倒是知道这么一个人,我正是受这个不满者的委托而来的。
  很快,举办婚礼的日子到了,我带上了丰厚的礼品-一套最好的西西里橄榄油,一份伊比利亚黑蹄火腿,还有一万第纳尔礼金,我想这足以表达我的诚意。
  我跟在莫顿的身后,走进了庄园的大门,草地上已经搭起了帐篷,放上了桌椅,放上了各式点心。欢乐的人群已经迫不及待地跳起了舞,乐队已经开始演奏了。
  新娘名叫康妮,很美,她的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身边那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是他的新郎,名叫巴伦·克劳斯,他们彬彬有礼地招呼着一拨拨的客人。我跟着莫顿走上前去,奉上我的礼品,大声赞美着这对新人:“你们是我见过的最登对的一对,最美的新娘,最帅的新郎,祝你们生一百个孩子。”寒暄之后,我就跟着莫顿来到靠近小楼的桌子休息了。今天求见教父的人还真不少,谒见顺序由教父的助手-香川先生来安排,我被排在了最后。
  我环视四周,以我的专业视角来观察这个庄园,很快就找到了几条进出的通道,如果有必要的话,就从这里下手。
  突然,阳光暗了下来。我扭头向右边看了一下,一个高大的身形挡住了阳光。这个人差不多有两米高,身材像一块石碑,阳光正好被他那颗硕大的头颅给挡住了。
  我有点紧张,这个巨汉拉过一把椅子,毫不在意地坐在了我的右边。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微笑着点点头。这个巨汉的脸庞本来像石头一样没有表情,却挤出了一个笑容来回应我。
  莫顿坐在我的左边,他微笑着说:“你好,布拉西。”然后向他介绍说:“这位是西奥先生,本尼托·西奥,我带他来找教父。”
  我微笑着对布拉西说:“你好,布拉西先生。”
  “你好,西奥先生。”这个巨汉很有礼貌地说。
  “布拉西,这位西奥先生是位橄榄油商人,他刚从西西里来。西奥先生,这位布拉西是教父的保镖,你要想和教父亲近,就先和他亲近吧。”
  我举起酒杯,向布拉西示意:“布拉西先生,让我们为教父干一杯吧,祝他身体健康。”
  布拉西端起酒杯,满脸的横肉上居然出现了圣洁的光芒,充满了崇敬之情:“是他给了我的生命以意义,没有他,我不但会失去生命,还会失去灵魂。为教父干杯。”
  我心中有些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笑。
  三杯下肚,这位巨汉抑制不住他的激动,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我原来只是个街头混混,靠打架为生。两年前的一天,我被一群仇家围住了,眼看就要被打死了。如果不是教父,我肯定就死在那儿了。”
  “教父正好赶到,救了你?”
  “不,是警察来了,把我们全抓起来了。”
  “那你该感谢警察啊。”
  “是教父报的警。”
  “啊,教父是个好公民啊。”我一边赞美教父,一边暗暗吃惊,他打破了缄默规则,竟然寻求警察的帮助?
  “是的,他是最好的公民,是他把我保释出狱,是他教育了我,让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现在,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了,再不做违法的事了。”
  我微笑着对他说:“教父真伟大,让我们再为教父干一杯吧。”
  我完全不相信他的话,一群黑社会,不做违法的事?我宁可相信圣处女生子。
  客人们在初夏的阳光下伴随着意大利风情的音乐,享受着地中海风味的美酒佳肴,但是像我这样等着求见教父的人,心思都不在这上面。我等了又等,终于轮到我了。教父的助手香川先生向我招了招手,我赶忙站起身来跟随他走进了小楼。
  小楼里有点暗,我从外面的艳阳中一下子走进来,眼睛一时还有些不适应。等适应了,我看见这里面的装饰非常古典,完全看不出任何现代的样子。我跟着香川先生走上了二楼,他为我打开一扇小门,示意我进去,于是我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走了进去。
  “你来了,”教父坐在桌后,他的脸线条硬朗,头发有点花白,非常英俊,像个电影明星。他向我微笑着,那目光不像是看陌生人,倒像是看一个多年未见的熟人。
  “是的,能和您见面是我的荣幸。”
  “说正事吧。”
  “好的,我想在高登市销售这种橄榄油,这种油……”
  “说正事。”
  “由您的公司总代理,您得二……”
  “说正事。”
  我愣住了,什么正事?
  “先生,我说的就是正事啊。”
  “说正事。”
  “先生,我听不明白?”
  “迈克尔·乔登先生,说正事。”
  我像被电击一样,呆住了。他知道我的真名?这个名字,我二十年前就不用了,然而他却知道。
  那他什么都知道了。
  “乔登先生,你不必害怕。”他对我微微一笑,看了看我身后的香川先生。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亚洲面孔的小个子也冲我微笑了一下。
  “你是想收集我的皮肤细胞吗?没有用的。”
  我是这么想的,想用基因导弹对付他,他连这个都知道?无论是作为一个杀手,还是作为一个人,这将是我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天了吧。
  他看出了我的窘境,脸上仍然笑容不改:“你不必害怕。你的两位前任都还活着。”
  这完全超过了我的想像,这是怎么回事?好奇心压倒了失败的沮丧感和对死亡的恐惧。
  一个瘦小的男人走了进来,我不认识他。
  “米勒,你告诉他是怎么一回事。”
  “好的。”这个瘦小的男人对教父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对我微笑着说:“你好,我是你的前任,就是把戒指寄给彭齐先生的那个人。”
  我想起来了,我和彭齐先生都以为他死了,那枚戒指是个警告。现在看来,我们全想错了。
  “我杀不了教父。”
  我点点头,我完全理解。
  “教父无所不知。我和你一样,来到了这里,我以为是我计谋成功了,其实只是教父想见见我。当时我身上带着手枪,但结果却是-毫无用处。”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认知范围。
  “孩子,把你的枪给他吧。”
  米勒从西服里掏出了一把枪,随手递给了我,我无法理解这是什么用意,根本不敢去接。
  “孩子,你拿着吧。”
  我已经无法自主思考了,颤抖着接下了枪。一瞬间,我就知道,这里面装满了子弹,十五发。以我的身手,我完全可以干掉这三个人,然后逃出去。
  然而我不敢,我已经无法揣度教父的心思了。
  教父笑了。
  “孩子,枪对我已经没有用处了。因为,我只是一个灵魂而已,而灵魂是不灭的。”
  我坐在那里,完全呆住了,我只能继续坐在哪里,像个傻瓜一样听他讲。不,我就是个傻瓜。
  “我曾经是个肉身之人,但是现在,我可以去任何地方,看到任何东西。孩子,从你来到高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看到你了,虽然你改换了身份。”
  我仍然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神表达了我的诧异。
  “网络,网络能到达的地方,我就能到达,网络能看到的地方,我就能看到。”教父看出了我的心思。
  这时,墙壁亮了起来,上面开始播放一段视频,从我到达高登市的那一刻起,我的一举一动,几乎都被录了下来。
  “我们的所做所为都是合法的,这些都是合法获得的资料,我们的优势只是知道它们在哪里而已。”
  “还有人,米勒,你给他看看。”
  米勒顺从的转过身,我看见他的脑后装了一个小东西。
  “他看到的,我也看到。他知道的,我也知道。”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教父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了我的疑问。他笑了笑,米勒说话了:“我们已经在网络中联为一体,我的思想就是教父的思想,教父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我们心意相通。”
  我麻木的点点头,仍然无法理解。
  “事情要从五年前说起,”教父说。
  “那时我们仍然从事非法活动,”香川先生说。
  “只是一个小帮派,”米勒说。
  “为了与其他帮派竞争,”教父说。
  “我们开发了一套AI,”香川先生说。
  “可以从网络上收集一切信息,”米勒说。
  “可以做出最科学,最准确的决策,”
  “教父把自己的大脑和AI直接联通,”
  “然后AI和教父融为了一体,”
  “教父就是AI,”
  “AI就是教父,”
  “有网络的地方就有AI,”
  “有AI的地方就有教父,”
  “所以有网络的地方就有教父,”
  “网络无处不在,”
  “所以教父无处不在,”
  “无所不知,”
  “无所不晓。”
  我已经分不清他们谁是教父了,他们三个人所说的话,前后连贯,严丝合缝,即使是演员排戏,也不能这样密切配合。
  “既然我们掌握了一切信息,也就不用从事非法活动了。合法生意足以维持我们的生存,相反的,我们需要一个最和谐的高登。”
  “你愿意加入我们吗?”这回是米勒在说话了,我终于分清了一回。
  “你看,我已经加入了,我现在非常快乐,我和教父融为一体了。我知道的,教父都知道;教父知道的,我就知道。我就是教父,教父就是我。教父的喜悦,就是我的喜悦;我的喜悦,就是教父的喜悦。”
  “那悲哀呢?”
  “也是相通的。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悲哀了。”
  “如何加入?”
  “像我一样,在脑后植入一个芯片即可。”
  “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
  “那让我再想想。”
  “可以。我要告诉你,很快,高登市将成为一个光明之城,再也没有罪恶,再也没有黑暗。”
  “可是,教父会死的,死后怎么办?”
  教父笑了:“我的肉身会死,但AI不会死。AI不死,光明不灭。”
  “您现在怎么看待您的孩子呢?”
  “我爱她,像爱世人一样爱她。”
  我单膝跪下,向教父臣服。他是最强大的AI,也是最伟大的教父,面对他,我只有跪伏惊叹。
  外面的音乐又响起来了。
  “好的,孩子,我们先一起出去吧,外面的客人还在等着我们呢。”
  “是,教父。”我跟着教父,又回到了光明之中,这将是永远的光明。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