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择之路

作者:夜著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26

上帝创造了万物,却又同时制定了物竞天择这样的残酷法则。在这条天择的路上,其实每一个种族都是渺小的。
  一大早,郝云和妻子茹月一如既往地赶到研究所。刚到办公室还未来得及坐下来,就有研究员匆匆忙忙地跑进办公室,一脸慌张地汇报,实验1号小鼠跑了。
  听到汇报,俩人相顾而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诧异,隐隐还有一丝忧虑。还未来得及喘口气,郝云和妻子就急匆匆地奔向实验室。
  一进实验室,触目所及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原本装着各种药液的玻璃瓶如今已粉身碎骨。玻璃箱内本该有的白鼠早已不见踪影,两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我已经让人封锁了现场。”研究员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问:“需要清理实验室吗?”
  郝云先回过神来,对着研究员摆摆手,叹了口气,声音低沉道:“清理了吧。”
  回到办公室,郝云开始调出昨晚实验室的监控视频。电脑屏幕上,监控视频正一分一秒的向前播放,玻璃箱内的小鼠起初看起来十分焦躁,在箱内四处乱转。或许是被关在一个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它渴望逃出这个透明的监狱,去外面那个近在眼前的世界。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后,小鼠开始安静下来。
  但在盯着监控画面的两人眼里,或许应该称之为冷静更合适,没错,小鼠是从慌张莽撞变为冷静。这只白鼠并未放弃挣扎,它开始四处张望,发现了天花板角落的监控器。虽然仅仅只是扫了监控器一眼,但这一眼却令郝云永生难忘。透过监控器,依旧可以感受到那目光中透露出人类才会拥有的睿智,那双红色的瞳孔尽显深邃。
  “看来实验成功了。”郝云在办公椅上往后一靠,但并没有试验成功的喜悦,他自责地对一旁妻子说,“我们被它骗了,还以为药剂没有效果。”
  “现在怎么办?要是药剂真的发挥作用,那我们就是给人类埋下了一个地雷。”茹月脸上带着担忧之色,提出自己的想法:“不如给我注射药剂吧,这样就可以趁着它成长起来之前做好准备,或许我智力达到到一定程度就能先它一步,找到解决它的办法。”
  “不行,不能使用那种药剂。”郝云毫不犹豫地反对妻子的想法。
  “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害怕人类使用外来物加快进化速度,使人类变得不再是纯正的人类。可是物竞天择本就是上帝设计好的进化路,人类进化速度越来越慢,迟早会被淘汰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郝云第一次对着妻子咆哮,就像走投无路的孩子在歇斯底里。
  看到茹月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怒火终究还是消散了,放低声音安慰妻子:“相信我,我明天就向联合国有关部门报告,让他们尽快采取措施,一定可以找到补救的办法。”
  当晚郝云便搭乘飞机连夜赶往联合国总部,望着窗外化不开的黑色,郝云就像看到人类即将到来的命运一样黑暗,没有任何希望。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挽救自己的过失,白天没有告诉妻子,恐怕就算告诉政府也无济于事,难道人类能满世界去找一只白鼠,还是一只智力增长的狡猾白鼠?
  回想一年前,他和妻子研发出一种新的化学药剂,能促进生物大脑一直进化,这个发明本该造福人类。但他们却被巨大的喜悦蒙蔽了双眼,实验阶段让白鼠骗过了所有人,从而逃了出去。白鼠智力不断提高,如果有一天它智力达到人类的地步甚至超越人类,那时人类在生物链顶端的地位恐怕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吧。
  一夜无眠,刚下飞机郝云就奔向联合国总部。
  “郝博士,你在电话里急急忙忙地召集我们,说有重要事情,到底是什么啊?”某国代表急切地询问。总部会议室里聚集了各国的代表,大家都希冀地盯着郝云,希望从他口中又说出一个惊天的科研成果。
  “各位,在此我想说一声抱歉,因为我的疏忽导致了现在的严峻局面。我希望你们能够做好准备,人类的生存地位现在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潜在威胁,而这个危胁却是我一手造成的。”郝云语气带着自责与愧疚,他早该想到试验成功,拥有智慧的白鼠可能会骗过他们的眼睛,然而自己却忽视了这一点。
  “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问道。
  “我们研发了一种药剂,可以使生物大脑不断进化,并用白鼠做实验,不幸的是那只白鼠逃了。我希望各位找到这只老鼠。”
  听到他的话,会议室所有人都认为郝云在开玩笑,有人嘲讽:“郝博士,你让我们去找一只白鼠,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白鼠吗,如果你说的那只老鼠躲起来,我们就算把地球翻个遍也找不出来。”
  “郝博士,未免太杞人忧天了吧,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你这是在浪费我们时间。”
  “我没有开玩笑,”郝云生气了,脸上升腾的怒气终于让全场安静下来,他接着说,“这是我的错,但我希望各位重视这件事,就算不能找到,也要防范它。就像你们说的,找到它太难了,所以它可以不现身,等到有一天能够有十足的把握,一举推翻人类的统治。”
  “那为什么我们人类不用这种药?”有人问出关键的问题。
  郝云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声音低沉地说:“如果使用外来药剂来催化人类大脑进化,违背亿万年来生物的进化规律,那样的人类还是人类吗?恐怕只是我们人类把自己改造成了一个变异的怪物吧。”
  整片会议室沉默,没有谁知道人类到底该不该使用那种药剂,就连诺奖得主郝云都说了不行,他们自认又怎能明白。
  “郝博士,我们会注意的,你就放心吧。”有人用敷衍的语气回应。
  郝云听出了其中的敷衍,人类在生物链顶端待的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适者生存,弱者淘汰的规则适应于所有物种,包括人类自身。或许只有当那一天到来,他们才知道什么才是残忍的物竞天择。匆匆地赶到联合国总部,最终却没有找到任何解决办法,在飞机飞回的路上,郝云看着天边的落日,也许不久的将来,人类也如这残阳般终将谢幕吧,郝云内心苦涩而又自责。
  回到家里,奔波了一天他依然没有找到什么补救的办法,疲惫地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郝云一句话也没有说。妻子看见丈夫回来,也没有多问,默默地做了一桌子菜,其实聪明的她早已知道结果。
  饭桌上,俩人相顾无言,各自沉默地吃着饭。郝云望着妻子,总感觉她好像与以前有些不一样,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你多吃点菜。”茹月往郝云碗里夹了许多菜,“你别担心,我相信总有解决办法的。”茹月对他微微一笑,令他内心阴霾散去了许多。
  夜晚,夫妻二人谁也没有睡意,躺在床上都在各自思量某些事。
  第二天两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研究所办公室。郝云思考了一晚上,终于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
  “我们可以向媒体报道已经有人注射了这种进化液,如果那只白鼠听到这个消息,以它目前的智慧,应该会明白的,到时它一定会来杀掉这个人的,并且盗取药剂。只要布下陷阱,一定能抓住它的。关键是谁来假扮注射了药剂的人。”
  “我来扮那个注射药剂的人吧。”茹月微微一笑,自告奋勇。
  “不行,太危险了,还是我来吧。”
  “就让我来吧,不是有你在身边保护我吗?”
  “可是......”郝云还想争辩,但茹月已经用食指按在他嘴唇上,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她脸上带着微笑,“就这么定了,你要再这么把所有事情往自己身上揽我可生气了。”
  妻子的话令郝云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第二天,各大新闻头条报道出诺奖得主郝云和他妻子成功研发出新型进化药液,茹月博士已注射进化液,这一举动将是改变人类进化历程上的一个伟大转折点。
  这则消息在网上漫天飞舞,看来目的已经达到。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已经毁掉进化液和相关资料。如今大网已经拉开,静待猎物入网,但谁是猎物郝云也不敢下断定。
  时间静静的流逝,每过一天,郝云眉头上便会多一份忧虑,尽管在妻子面前掩饰的很好,但茹月还是能看出来他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有军方人物突然找上门来,告诉他们曾有大批老鼠有组织有纪律地偷偷挖开库房底部,差点盗走导弹,他们知道白鼠开始行动了,也许接下来它有更疯狂的举动也说不定。这些平时对人类生存够不成威胁的小动物,在白鼠的指挥下,团结一致爆发出的力量令人难以想象。
  郝云和妻子每天都在查看新闻,希望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发现它的踪迹。新闻上有报道地下突然存在的空洞导致核电站塌陷,也有某地粮仓一夜之间空无一粒。他们知道白鼠已经在行动了,郝云看完这些新闻,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内心还是被白鼠的智力增长速度所震撼。
  这天晚上,研究所一如往常的宁静,但茹月却敏锐地感觉到暗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寻找时机随时发动致命一击。看来它来了,决定鼠类和人类两个物种命运的一战也终究来临了。
  “云,我想到有一些资料忘家里保险柜了,你能回去拿一下吗?”茹月用祈盼的目光询问丈夫。
  “好的,我取完立马回来,你小心点儿。”郝云驾车离开研究所。
  透过窗户看着渐渐驶出视线的汽车,茹月已做好准备,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吧,再见了,我的爱人。
  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看来它已经来了。茹月回过头,一只白鼠带着狡黠的目光正在门口盯着她。
  “你终究来了。”茹月嘴角上扬,用嘲讽的目光盯着这只白鼠。
  郝云回到家,打开保险柜,然而并没有茹月所说的资料,只有一封信和一支本该已经被毁掉的药剂。一股不安瞬间萦绕在他心头。
  打开信,上面娟细的字迹就像一把把重锤敲击他的心灵。
  
  亲爱的云: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们或许已经天人两隔了。抱歉我瞒着你使用了药剂。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反对人类使用外来药物加快人类进化的步伐,你害怕给人类留下隐患,害怕在进化的道路上人类会迷失自我。
  但是我想告诉你错了。注射进化液后,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随着智力飞跃般的提升,我才明白以前你的坚持是多么傻。上帝创造了万物,却又同时制定了物竞天择这样的残酷法则。在这条天择的路上,其实每一个种族都是渺小的,都在努力一步步向上爬行。千百年来,人类凭借无可匹敌的智慧,打败一个又一个威胁,始终站在金字塔的顶端。然而,这一次我们人类的统治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人类也必须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在茫茫宇宙中有可能随时会被取代。
  无论注射进化液与否,人类想要在宇宙中生存,都不得不在这条进化路上一直大步前进。注射进化液,只不过是摆脱了上帝所设定的前行速度。无论人类朝何方向前进,人类终究是人类,区别只是以前和现在的智慧差距,就像元谋人和现代人一样。
  云,或许是因为智力的提高,我最近对危险的预感愈加强烈,我感觉暗中危险正在悄然接近,为了以防万一我写下这封信,如果你看到那么说明我已经不在了。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就让我一个人去面对威险吧。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爱你的茹月。
  
  郝云泪水滑落脸颊,滴落在信纸上,浸湿了一个个娟细的字,墨迹散开成一朵朵梅花。
  他疯狂地跑下楼去,使劲驱车赶往研究所,一路上不停地闯过许多红灯。他内心充满恐惧和自责,恐惧迟到一步就失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然而命运却总喜欢捉弄人,当快要到达时,一声巨响传来,研究所的方向火光冲天。郝云在车里远远就望见前方的火光,泪水顷刻间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不停滚落。
  这天晚上,他脑子一片空白,呆呆地注视着前方,熊熊燃烧的建筑不停地喷吐火舌,热浪滚滚。消防员,医生,警察......各色人物奔前跑后,郝云就像旁观者一样麻木地见证这一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警察送回家的。
  郝云躺在沙发上,面前桌上的那瓶药剂泛着幽幽蓝光,那是她用性命留下的唯一一瓶进化液。一闭眼,茹月的身影在脑海中不断闪现,和她相处的回忆就像浪潮一般汹涌澎湃而来。最后一个月的相处,自己怎么就这么傻没有察觉,郝云内心充满了自责。
  盯着那瓶幽蓝的液体,郝云心里挣扎了许久,最后他坐了起来,明白了妻子的心意,那瓶进化液是留给他的。现在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进化才是唯一。郝云拿起桌上那瓶进化液,毫不犹豫地注射进手臂静脉。
  以前他错了,因为他的胆怯固执,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妻子。而这一次他不再犹豫,做出决定,将引领人类摆脱上帝的限制,沿着天择之路,走出地球,走向宇宙生物金字塔的顶端。
  故事概要:郝云和妻子茹月研究出一种进化液,可以使生物大脑一直进化。然而在实验时,让接受实验的白鼠逃离,一旦白鼠智力超过人类,就可能取代人类的统治者地位。妻子瞒着郝云服用进化液,和白鼠同归于尽。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