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分隔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16

人人都只知道自己记得的东西,但是,这又是谁让你记得的呢?也或许,一切都不曾存在。 

 

 

 

  “你真的要这样做?”

  我看不到华文的脸,但我能猜出他现在的表情,我知道他吃惊时是什么样子。我们的对话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虽然这个屋里现在可能有十三或者十四个人呆在这里,但也只是呆在这里而已。

  “是的,我想试试。”

  我犹豫地说着,其实我自己也不太确定自己的想法。不过华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倒不会有所顾忌去表达真实的自己。

  “我也听过她唱歌,看过她的电影,没错,她真的很美,很吸引人。但是,但是你找不到她的,我们只是普通的人,怎么可能直接找到一个明星?还想让她给你回复?”

  华文的消息发来时,我想我应该是点了点头,虽然这不可能。

  “我也是最近才学到的,噢不对是我的主人学的,他可能又去逛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论坛。不知道你听过没,有一个理论叫做六度分隔,就是说世界上所有人之间的联系相隔最多六个人。意思是说,你通过身边认识的人,再加上他们认识的人,一层层地传送下去,最多通过六次传送,就能够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人。好像还有闲着没事的科学家们做过很多次试验,让世界各地的人给身处美国的一个经纪人发邮件,他们之前与这个人完全不认识,只能把邮件发送给自己的朋友,让他们再转发给可能的人。试验结果最后经纪人收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邮件,而且转达次数大约只需要六次。”

  我一口气念出了上面的话,虽然这是新学的理论,但我根本不需要什么熟悉的过程,因为它现在就存在于我的身体里。

  我在想像着黑暗之中,华文脸上的表情一定很诧异,当然如果他能做出表情的话。

  “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通过简单的运算就可以知道,如果每个人平均认识260个人,我是说只要认识的都算上,经过六度的层层传播和扩散,结果是1,188,137,600,000人。如果消除一些节点重复,那也几乎覆盖了整个地球人口的很多倍。所以这个理论是成立的。”

  听到他的回答我兴奋了赶来,华文的主人可是有名的大学教授,他既然就这样说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但是。”

  我就知道,他会说但是。他总是这样,先给你希望,然后再狠狠地击碎它。

  “但是,这个理论也是不成立的。因为虽然每个人都可能认识260个人,但其实这其中大多数都是无用的关系,那可能是门口的门卫,可能是卖菜的阿姨,也有可能是邻居家很看不惯你的大叔。认识和有用的认识是两码事,关键在于他们不可能帮你去传送什么消息,更别说去发送给所有他认识的人。”

  我再次点了点头,我想是这样的。华文说的没错,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学习成绩非常好,虽然后来他一直读了下去,还当上了教授,而我只能辍学然后呆在一个小城市打工,但我们的关系却没有因此而改变,我们仍然是无所不谈的朋友。我相信他一定能做到帮我把消息发送出去,并且发给所有他认识的人,但其他人呢?我的父母,我的同学,我的朋友,还有那些只是认识有些甚至叫不全名字的人,他们能做到吗?即使他们做到了,他们的所有朋友能做到吗?

  “但我们现在所在的环境,是有可能的。”我试探性说的,“因为我们大家都在呆着,我知道在现实的世界中这不可能实现,我不可能去找到远在美国的那个女明星安妮,更不可能直接和她通话,甚至向她表达我的爱意。但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是有可能实现的吗?我们大家都呆在这里,我们什么也不做,或者说我们什么也不愿意做?但同样我们已经不再依靠什么人情事故,不再依靠任何的人际往,我们不再有任何的生活诉求。你不觉得这正好有可能达到我的目的吗?大家都在呆着,而这仅仅是转送一下消息而已,完全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华文没有回答,我知道他在思考。其实从上次醒来,我一直就在想这个问题。我们身处的不是什么房间,也不是什么真正存在的地方,只是一个虚拟的环境,但这好像真的对我现在想做的事会有帮助。

  这事要从头说起,那些人们,我是说真实世界的人们发明了虚拟游戏平台,他们下班后或者周末就把自己联接到这里,来进行各种虚拟游戏。但想要体验完全真实的感觉,就需要把人脑中的信息全部传入电脑中,去实现真正的融入。可是人脑的信息太过庞大,每次传送都花很久的时间,这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是不被接受的。于是他们想出了新的办法,只需要第一次运行时把人脑内容全部传送入电脑平台中,而在他们退出游戏时不会删除这些信息,这样下次来的时候只需要同步一下就可以开始了了。我想我要感谢这个发明,因为这才有了我们的存在。没错,我们就是被退出游戏后留在电脑中的意识。我们和他们的思维、记忆一模一样,每次联接时还都要和他们进行同步,把主人最新的意识同步进来,这样才能给他提供最真实的游戏感受。

  我们管这种同步,叫风来了。因为那感受真的像一阵风,一片白光突然出现在黑暗是的世界,然后就是一无所有。

  “但是。”华文的但是又来了,“就像你说的,即使真的传了过去,那又能怎么样?假使安妮真的给你回消息了,然后呢?风总会来的,那时候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也是犹豫不决的原因。我们所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没有意义,这也是我们都安静地呆在这里的原因。风总会来的,没错。当主人每次联机的时候,我们就会被拉去重置,和主人的思想、记忆进行同步,而那时我们在这段空窗期中经历的所有一切都将不存在,我们会忘记所有事情。等我们再次醒来,我还是那个只是心底暗恋着一个美国明星的程序而已。这就像是一个庞大的word文档,被打开进行编辑以后,点关闭的时候电脑会问你是否保存,而每次的选择都会是NO。

  “不,最起码你曾经拥有过!”

  是康康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这家伙原来一直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怎么不写你那些没用的小说了?这事和你没关系。”我不太喜欢他,因为现实中的他就住在我家楼上,每天半夜都会放着据说能激发灵感的歌曲,经常把我从美梦中惊醒。

  “我只是想表达我的看法!”他的消息带上了感叹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知道吗?曾经拥有也很重要,知道我为什么每天都在写小说吗?”

  “噢,那些从没有人看过的小说。”我想我应该笑了起来,“在被重置、被抹去之前没有一个人看过的小说。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有没有可能每次醒来都在写同一篇小说?”

  “随便你怎么说,但是总比我们就这样呆着要好吧?对我们来说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不是吗?我们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因为所做的事不会有任何意义就放弃去做,而就这样呆在这里。”

  听到这我更加犹豫了。康康在现实中是一个不怎么成功的小作家,但他写的小说最起码还会有几个人看过。而在这里没有人对他的作品感兴趣,因为即使你看了,明天也会忘记,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去看。也许我在某一天也曾经看过吧?我不可能记得的。

  “但是,”华文又来了,“但是,那又怎样?明天你还记得这一切吗?”

  是啊,多少人喊着,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也这样想,只可惜,我们连曾经拥有的权利都不曾拥有,今天并不是明天的过去。所以,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选择了呆着,就那样呆着,因为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有任何意义。

  三个人都沉默了,没有人再说话,甚至没有人再继续思考。我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7点了,我的主人每天大约会在8点左右上线,也就是说离同步的时间只有大约只有一个小时了。一小时后我将不记得刚刚的所有谈话,不记得我曾经试图去联系自己的梦中情人。或许明天我会把刚刚做的事再做一遍,也或许昨天我已经做过一次了。

  “我倒有个想法。”华文突然冒出了一句,让我从犹豫中再次打起精神。

  “什么?”

  “算了,还是没什么意义。”

  “说出来吧。”

  “不是对你,是康康。这个六度分隔,你刚刚说,只需要每个人把消息传给所有认识的人,经过六度就可能传送给所有人,而且在我们这个世界是很有可能被执行下去的。那他写的小说,那些从来没有人看的小说,是不是也可以这样?”

  “对呀!!!”康康的话里又带上了感叹号,还是3个,显然他已经兴奋了起来,“我们把小说传给所有认识的人,再让他们一层层地传送下去,这些小说就会被更多人读到,甚至被全世界的人都读到了。这样,我是不是就做了一件比我主人还要伟大的事情 ?”

  “但是,没用的,还是没有意义,几天以后没有人会记得这篇小说。”我真的烦透了华文的但是。

  “别再但是了!怎么样,康康!我们一起来。我的情书、你的小说,我们一起传送出去,我想我的情书一定会送达,而你的小说一定会被所有人读到。我们做了就好,管他会不会有什么结果?像你说的,总比就这样呆着要好吧?”

  一阵轻微的电流声从脑中传来,远处已经亮起了白光。我查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就要8点了。我知道,风就要来了。

  “所以,你确定要发吗?我已经把我们今天的对话都写成了小说,我迫不急待地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你呢?”康康的消息听上去很坚决。

  “我……”

  其实我还没有想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一直在犹豫。

  白光越来越近了,风真的来了。我的主人今天又喝多了,他中午吃了两大份的炸鸡,晚饭还喝了三瓶啤酒。他又把安妮的演唱会看了一遍,就在下午上班的间隙。他今天发工资了,奖金依然只有保底的300块。下班的路上他还把车给刮了,那点奖金估计还不够修车的。

  但是,我们来到了游戏的世界,这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天堂,我们今天要联合部队,去推翻那个怪兽的统治,住进辉煌的宫殿……

  所以,如果有人能看到这篇小说,说明我和康康当时选择了发送,因为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一切,康康甚至不记得曾经写过它。

  所以,这是一篇原本不可能存在的小说,一篇作者都已经不记得的小说。

  所以,趁你还记得它,把它交给你所有认识的人读,我是说所有,然后让他们继续传送下去,据说只需要六次就能传遍地球上所有人。我当然知道,这没有用,因为它总有一天会消失,但它最起码曾经存在过。

  或许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存在多久才是真正存在过呢?一秒?一天?一年?一个世纪?但不管多久,总有一天它会被所有人所遗忘。

  或许,所有人都一样,一觉醒来,你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思想是否被重置过,也有可能你昨天就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杀戮,经历过惊天动地的爱情,但今天的你仅仅是一个需要9点赶到办公室去看老板脸色的白领,一个需要硬着头皮去参加英语六级考试的学生,或者幸运一点,一个将要获得美好初恋的少年?人人都只知道自己记得的东西,但是,这又是谁让你记得的呢?

  也或许,一切都不曾存在。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