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者

作者:李健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23

究竟还有什么是AI不能做的? 
  已经被困在这里三个多小时了,林翔不由得心里发慌,而查看手上的显示牌,上面红字闪烁,对手已经完成了全部进度的百分之六十五。
  他自己又完成了多少呢?不知道。
  根据节目制作者的规定,他和对手AI都能彼此知晓对方完成多少进度,却无法了解自己的完成进度。
  林翔正在和对手——被称为“指路者”的AI进行大型立体视觉迷宫的挑战。
  已经能够做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了,下棋等智力博弈游戏自不必说,打开手机电脑,所浏览的新闻稿件基本上也都是由AI基于大数据分析而自动生成排版,娴熟的“笔法”和从业几十年的编辑几乎没什么两样。甚至在音乐方面,AI也能够进行谱曲创作,虽然遭到苛刻的乐评人批评,但毕竟已经能够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其实没有任何差别——毕竟差一两个八度或者休止符能有多大区别?毫不夸张的说,以现在的技术,将AI赋予人类形态的躯壳,一般人根本没法分辨。
  究竟还有什么是AI不能做的?大型挑战类节目“挑战者联盟”应运而生,千奇百怪的与AI的挑战项目被设立出来,可惜的是人类都被一一打败。
  只有眼下还剩下的硕果仅存的项目——走迷宫。AI无法预判未来的事情,人类也不能,但是人类拥有直觉,或者说是下决断的能力,因此现在仍保持较高的胜率。
  当然这种优势并非绝对,林翔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走迷宫大师,也不过是仅仅2比2战平。
  奇怪的是,林翔反倒经常是在VR虚拟迷宫中取得胜利,输掉的两局竟都是在实体迷宫中。节目主办方很明显观察到了这种差异,最后一局采用了立体视觉迷宫的形式来进行。这种迷宫即是实体迷宫,其中又掺杂了无数的立体虚拟元素,似实而虚的门廊、不断分岔的路径以及来回反复移动的围墙,可谓是史上最难的迷宫。节目主办方特别为AI和林翔准备了两座完全一模一样的迷宫。
  今天是决定胜负的一局。
  但现在形势无疑很不利,时间越长,AI对整个局势的判断就越清晰,毕竟人脑不是机器,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难免疏漏,疏漏带来错判,错判带来焦躁,焦躁反过来会带来更大的错误,会形成恶性循环;可是拥有和林翔一样移动速度的人形AI却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可以从容不迫的反复试错。
  不能继续拖延,林翔继续开始行进,最终却发现自己还是在不断的原地兜圈子。红字已经显示对方又进展了5%的路线,林翔终于领悟到在迷宫中“崩溃”是何种感觉。
  那种感觉只出现过一次,是他五岁的时候,他和祖父去山上游玩,他趁祖父不注意跑开想要和祖父捉迷藏,却意外走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路,从下午一直转悠到深夜,最后就连月亮都被云彩挡住,整片山坳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他的嗓子都哭哑了,浑身冰冷。隐隐约约耳边传来野狼的嚎叫声,吓得他紧紧捂住耳朵闭上眼睛,不顾眼前是什么只管飞快的奔跑,害怕看到背后星星点点幽蓝的光,如同鬼火一般飘来飘去……
  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究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怎样从山里走出来最后被山脚下的农户发现。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像是一场令人冷汗淋漓的噩梦。不过在那之后,林翔拥有了令人惊异的走迷宫能力,世界上任何迷宫都没能难得倒他。或许是基于潜意识里的恐惧,促使林翔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脱离那些迷宫?林翔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是现在他还是被困住了,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林翔看着手腕上不断闪动的显示器,“被一点点绞杀”的痛楚油然而生。
  突然,他领悟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东西,比如:为什么一开始要设定“知道对方进度”这种规定?要知道这种比赛氛围下,人类只会倍感压力吧?不断移动变化的围墙到底是想拦住什么?之前虽然识破了几个视觉陷阱,但是是不是被引入到更深的螺旋当中?再或者,这个迷宫就根本没有出口怎么办?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考验?
  林翔镇定了心神,重新冷静下来。他干脆扔掉了腕上的显示器,对手的数据已经不再重要。他闭上眼睛,摸索着围墙缓步行进,遇到死胡同就再返回重新寻求路径。
  时间似乎凝固了,林翔就在凝固的时间中寻找到一条条通路。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迷宫区域,之前的水泥围墙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镜子,里面来回反射着无数属于他的影子,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封闭了来时的道路,他被彻地围堵在一个呈正六边形均匀分布的空间内。
  林翔此时却毫不紧张,他倚靠住两面镜子之间,手脚并用攀爬而上,直接立上了镜子顶端!而在他眼前,蛛网状的迷宫旖旎展开,一直绵延到无尽远方……
  他则稳稳的站住,以通道窄窄的顶部为道路,就像是在走平衡木一样,从容的迈步行走,轻飘飘的就如同一根羽毛,在空中来回游移……
  
  “‘他’要赢了!”节目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张昊盯着监视屏幕,大声欢呼。
  “太好了。”另一人也拍手叫好,他是“指路者AI”的程序员汪敏。
  “真是太可怕了。”张昊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间,“他真的进化得这么快?”
  “其实‘他’现在一直以为自己是林翔,在和另一个AI在比赛,我们之前拷贝了林翔生前所有的脑回路,用大规模离子阱尽最大限度的‘创刻’他的记忆,加上之前AI自己的模糊算法,其实‘他’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走迷宫大师了。”汪敏笑着说道。
  “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是林翔的本体,遇到这种迷宫,究竟会不会被困住呢?”一旁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老人疑惑道,他是迷宫的制造者,来自日本的川越康夫,“只可惜一场车祸让林翔没能再出现啊。唉,我这一大把年纪,制作迷宫这么多年,也才仅仅见过他这样一个不世出的天才,造化弄人,英年早逝可惜可叹啊!”
  “我倒是更关心,当‘他’走出迷宫,得知自己并不是林翔,而只是一个承载了林翔记忆的AI时,会是怎样的心境。”汪敏神情笃定的继续凝视监控屏。
  “对我而言无所谓,现在收视率已经超越所有节目。”张昊查阅数据后,满脸的兴奋。
  “你说到底是他更像人呢?还是他已经超越了人?”川越康夫扭过头,像是在问汪敏,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那是上帝应该思考的问题吧。”汪敏摊摊手表示无奈。
  “其实所谓命运不就是一个将所有人都困住的庞大迷宫吗。”川越康夫摇着轮椅来到旁边的窗口,向外眺望,外面的天空湛蓝,白云洁白如雪。
  “谁又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个被困在虚拟机中的人格型AI,抑或是被泡在培养皿中的大脑呢?”汪敏目光黯淡下去,反问道。
  现场陷入长时间沉默之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