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14

在当时的医学面前,人类就像在维持一个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高塔一样。
  本来我的心情很好,再有一个月我就要结婚了,和我心爱的小雪。我们已经交往了三个月,她正是我心中最想要的女孩。可是没想到在蜜月之前,我还要进行最后一次任务,还要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雨很大,路很难走,但我还是把车停在了村庄的外面,然后选择了步行,我不想引起太大的轰动。
  整个村庄都是黑暗的,只有零星的几个屋里有人在点着灯。这里果然生活水平很低,很难想像他们的一生都生活在这里。前面就要到了,按导航的指引应该就是前面那桩房子。
  我敲了敲门,过了很久才有人开了灯,然后又过了很久才打开了门。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在这里能活到这个年龄真是个奇迹。
  “你找谁?”老头颤抖着问,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我把雨衣裹的很紧,然后把帽子拉得很低,慢慢凑近了老头才说:“听说你这里有药?我的腿受伤了。”
  “你找错了。”老头说着就重重地撞上了门,“这里没有什么药。”
  和预想中的一样,他很谨慎。我再次敲了敲门,然后向里大声喊道:“隔壁村的小王告诉我的,他家孩子昨天吃过你的药。”
  屋里传来了一阵沉重的咳嗽声,听上去是个女人。
  “即使没有药,也让我进屋休息一下吧,这么大的雨,我怕是走不回去了,我的腿已经开始腐烂了。”我再次大喊着,我知道他们能听到。
  “让他进来吧。”是那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仍然能听出来嗓子完全哑了,看来病得很重。过了大约三十秒,老头才过来打开了房门。我跟着他走了进去,然后向他点头致谢。其实我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我完全可以直接掏出枪来,简单地解决问题。
  “我知道你这里有种药,可以治好我的病。”我说完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环顾四周。这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沙发像是从二手市场收回来的,坐上去吱吱做响。
  “让我看看你的腿。”老头说着,帮我倒了一杯水,也坐了下来。屋里再次传来了女人的咳嗽声。
  我亮出了自己受伤的右腿,然后答非所问地说:“你从哪来的那种药?听别人说那很神奇,能治好很多病。”
  “是从发霉的皮质品上,那些发了霉的东西,提取出来,能够治好很多病,我是镇上高中教书的,所以对一些知识懂一点。其实我已经偷偷研究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敢真正做出来过。”老头已经放下了戒备,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瓶子,里面放着几块残缺的药片。
  我想我明白了,他是找到了青霉素。那当然可以治很多病,这种抗生素的药效很广,而且见效很快。但在这里,这是禁药,是不能被研究和持有的。
  我伸手过去,拿起了药瓶,仔细看了看,确定证据确凿了以后,才脱下了身上的雨衣,露出了里面的制服。然后抖了抖腿,让裤脚自然放了下去,那伤当然是假的 。
  “药被没收了,所有研究资料都要交给我。还有,抱歉,你被捕了!”
  说完我已经掏出了枪,指向了老头的脸。而老人一脸的惊慌,像是犯了滔天大罪的犯人一样跪了下来。事实上他确实犯了。
  “你应该知道这是非法的,而且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
  “是的,我知道。”
  “那你也知道,如果你反抗的话,非法研究药物,是唯一不需要审判可以直接击毙的罪行。”
  老头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脸色惨白。
  古老的医学曾经差点毁灭人类,它让人类变得不再坚强,适应大自然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差。那时,药物和疾病的斗争总是在你来我往中进行着,而几乎所有人都在某种情况下食用或者注射过药物。但人类的存在过度地依赖于此了,渐渐失去了本应有的抵抗能力。更严重的是,这种方式严重影响了自然淘汰的进程,这让本该被淘汰的弱者也生存了下来,而且繁衍后代。事实上,在当时的医学面前,人类就像在维持一个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高塔一样。
  终于有一天,人类痛下决心。因为他们发现,没有任何医疗手段的动物都活得好好的,而人类过度地在意个体生命,完全忘记了人类做为一个整体存在的事实。按照简单的淘汰理论,那些生病的个体就应该被淘汰掉,而不应该继续繁衍后代,这才有利于整个人类的健康。而那些能够依靠自己抵抗疾病的人个体才是最应该生存下来的,他们的后代才是最强大的。于是政府开始淘汰医学,毁掉了所以药物和技术手段,让人类回归了自然的生活,并把医药研究确定为重罪。
  当然,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人类几乎已经淡忘了那段历史,习惯了现在这个总体寿命偏低、死亡率很高的世界。所以在现在,研究药物一直被视为非法的,而且是严重的反人类罪。
  “我,我认罪。但是,警察先生,求你不要带走这些药好吗?”老人过了半天才说出上面的话。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是禁药,必须带走的。”
  “警察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把药卖出的,我保证我们只是自己使用,求您了,相信您也有亲人,也有孩子,也有父母吧!政策我们不能抵抗,但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吧!”
  老人的话说得非常恳切,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禁药如果被留在这里,不仅我会被革职和审判,连我们精心创造的世界也有可能被破坏。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熟悉,以至于让我手上的枪都滑落到了地上。虽然听上去还是有些沙哑,但我想我已经完全听清楚了。
  我不顾一切地推开了那扇门冲了进去。果然,小雪就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和上个月我们见面时完全不同。很显然,她的肺部感染已经非常严重,如果再不用药,她可能撑不了很久了。
  “雪?你怎么了?”
  “宁?”小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她也不相信怎么会是我出现在这里。
  “你们,你们认识?”老人已经跟了进来,“小雪,你认识这位警察大人?那你快告诉他别再让他把药带走了,你再有一个月就要嫁出去了,没有这些药你撑不到那时的!”
  我终于明白了,老人制造这些药物,是为了救治小雪的肺病。我相信瓶里的药足够治好她的病,最起码能让她撑到嫁给我。我跑到了小雪的床头,把她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眼泪已经从我眼中流了下来。
  “有什么用,我怕我等不到你了。”
  这话就像是直接刺进了我的心脏,我这才想起一个月前小雪说辞去城里的工作,要安心回家准备婚礼,不会再和我联系,竟然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生病了。小雪说的没错,在这里,她的病足以要了她的命。但她不知道,在我们那里,只需要小小的一个针剂,她马上就可以痊愈了。对,就是一个小小的针剂,口服或者注射都可以,几个小时就可以恢复。
  他们并不知道,我来自上层的世界,那里并不是这个样子。人类当然不会选择单一的方式,那些有钱人怎么可能舍弃自己的生命,舍弃自己幸福的生活,去接受自然的淘汰。那里仍然存在着强大的医疗,平均寿命在120岁左右。那是一个与这里完全隔离的世界,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是一个低等世界完全无法想像的世界。
  这也许是最好的方法,既让部分人接受了现代科技的医疗,享受了科技的成果,又让另外一部分人保存了人类自然淘汰的结果,不至于完全被科技所毁灭。
  当然这也造成了两层世界贫富的不同,寿命和生存的危机直接决定了生产力和进步的速度。
  对我们来说,低等的世界是无法接受的,甚至是无法想像的,要不是我做为一名警察,恐怕永远也不会到这里来。也不是完全不会,我们还是会到他们称为城里的中间层去挑选自己的爱人。是的,唯一可以接受的,是这里的女人。道理很简单,你愿意娶一个接受过无数医疗的病秧子,还是一个与大自然抗衡仍然能生存下来的强者,和她一起去养育后代呢?
  当然这也是下层世界的人唯一能到上层的方式。
  “你,你就是小雪经常谈起的宁?你是一名警察?”老人显得很激动。
  我点了点头,仔细看着怀里的小雪,还有手上的药瓶。
  “那你一定要帮帮她,把药留下吧!”
  我再次看向那个药瓶,我何尝不想把它留下。但显然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违反自己的工作规定,更何况还是最严重的违法行为。
  “抱歉,我不能把它留下。”说着我把药放进了自己的工作包中,而老人已经瘫倒在地上。
  我把目光转向了小雪的脸,她就那样看着,和平时我们约会时一模一样。
  “不要为难自己,你本该有幸福的生活,上层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小雪说话时已经有些恍惚了。
  “什么?你都知道些什么?”我瞪大了双眼紧紧地看着他们。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是老人的声音,他仍然瘫坐在地上,然后咬牙切齿地说着:“怎么可能瞒得住所有人?”
  我深深地低下了头,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错,但我仍然无法在小雪面前抬起头看着她。我面临着最艰难的选择,把药物留下来,我可以会被革职审判,下半辈子都会在监狱中度过,要知道这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可是我把药物带走,就等于亲手杀了我心爱的小雪,虽然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可能彼此都带有其他的目的,但此刻我们相信,我们是真正相爱的。
  “你显然爱错人了。”老人看着我犹豫的样子,无助地说着。
  “不!”我突然抬起了头,大声喊着:“我没办法把药留下来,但是,老人家,希望能答应我一件事。”
  老人和小雪都疑惑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让我把她带走,”说完我转向了小雪:“嫁给我吧,小雪,我今晚就娶你,你会接受最好的治疗,在那里这并不违法。”
  老人终于大哭了起来,我知道那是压抑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
  没有人能回答对错的问题,但回答对错之前,你首先要存在。
  雨越来越大了,路越来越滑,小雪在我的怀中已经睡了过去。我做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也不是那个可以决定什么的人。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而已。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