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

作者:稻野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20

你要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也许我可以继续做你的朋友,陪着你走过艰难的岁月。

1

    阿丽很早就从家里跑了出去,她可不想错过今天的毕业典礼。
  匆匆三年,初中的生活对这个懵懂的少女来讲,有太多的不舍。往昔的岁月被碾压成片段,发出缤纷的色彩,不停冲撞着她的脑海。曾经携手的伙伴,如此熟悉的校园,在桦树下怅然的下午,教室里安静的自习课,这些终究要成为过去式。阿丽就像其他同学一样,心中也藏有自己的回忆和留恋。但,这并不是她如此看重毕业典礼的主要原因。
  今天她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阿丽特意将自己最喜欢的一条粉白色,带有花边的长裙穿在了身上。要知道,这条长裙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她从来都不舍得穿它,裙子被珍藏在盒子中,放在柜子的最上层,常人难以触碰的地方。
  阿丽如此珍爱这条裙子,原因只有一个。这是她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也是她母亲去世前,送给她的最后一件礼物。
  但是今天,她想穿上它。
  当她光鲜靓丽地出现在同学中间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本就面容隽秀,仿佛天使般的少女,此刻更加清逸出尘。刚才还在嬉皮笑脸的几个男生,都下意识地停止了打闹,将目光全都投向了眼前的这个美少女。
  不过,满心欢喜的阿丽渐渐变得沮丧起来,她穿过人群,四下张望着。她此时此刻最想见到的人,似乎并没有准时出现在她的毕业典礼上。
  “他说过,他会来的。”阿丽不断叨叨着这句话。
  但直到典礼结束,阿丽也没能等到自己想见的人。她躲在教学楼旁的角落里抽噎着,这是一个少女之心最脆弱的时刻。
  “阿丽,你没事吧,他还是没有来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声音。她是阿欣,阿丽最要好的朋友,她们总是一起分享快乐和忧伤。
  而此刻,她们口中的“他”,并不是隔壁班的某个帅气男生,也不是校园外喜欢打篮球的邻家大哥哥。“他”是阿丽的父亲,一位似乎并不怎么合格的父亲。
  “也许我不该这样问,你觉得你爸爸没有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是否和那个女人有关?”阿欣试探性地问到,她尽量不提及对方的姓名,以免再给阿丽添加伤害。
  阿丽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2  

    两年前的那个寒冬似乎来得格外早,天空已经见不到飞鸟,河流上的冰也结得深厚。
  结束一天的课程,阿丽早早地收拾了东西,与阿欣一道回家。自从四个月前在母亲的葬礼上,父亲把她托付给姑姑照顾后就再未露面,偶尔只有电话问候。对父亲,阿丽不是没有怨恨过,但她还是企望着,也许他只是因母亲的离开而太过伤心,他需要时间。
  所以,刚出校门,当父亲清瘦却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时,阿丽几乎马上就原谅了他。
  “我的小公主,对不起,我……”
  “没关系,爸爸,我明白的……你是因为太难过了。”阿丽软糯地声音透着欣喜,温暖了冷冽的空气,似乎初春已经悄然临近。
  父亲轻轻抚摸着阿丽的头,眼底满是对女儿的心疼,“阿丽,我买了很多菜,都是你爱吃的,回去我就给你做。”
  可是,车子还没有开出两个街区,父亲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屏幕显示出的是那个女人的名字——简艾。
  他没有接听,将它匆匆挂掉,支支吾吾地说:“阿丽,不好意思啊,可能是医学院那边有急事,我得赶过去一趟……”他让阿丽在街道转弯的地方下车,然后向她报以了一个歉意的微笑。起初,阿丽也并没有太过在意,但这样的情景又发生了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直到阿丽父亲的轿车再也没在校园的门口出现过。
  最终,他以工作繁忙为由,直到今天,他都没有再露过面。
  “他说过的,他会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他说过的……”阿丽将脸埋在那件漂亮的长裙中,黝黑的丝绦从她的脸颊滑落,衬得她红润的面容更加让人心生怜爱。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的妈妈,也从来没有爱上过那个叫做‘简艾’的女人。他还说过他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可是他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哪!”阿欣似乎比阿丽还要激动,那神情就像是在替自己最好的朋友发出内心的呐喊。
  但是,没有人回答这些问题。周围能听到的,只有远处人群的欢呼和风滑过树枝的声音。所有人都沉浸在毕业季的欢愉之中,根本没人在乎这个脆弱女孩脸颊边的泪痕……
  正在这时,阳光下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向阿丽走来,步履蹒跚,机械的很。阿丽抬起被沁红的眼,心似乎被戳了一下。
  “你好,阿丽。我是‘阿诺’,是苏博士派我来的,请多多关照。”
  “你……你是……”阿丽抹了一下眼角,她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与自己的父亲太像了,要不是对方说出的话语明显参杂着人工智能的口气,她真的会扑进对方的怀里,给他一个期待已久的拥抱,“你……是一个机器人?”
  “是的,我全身都是由3D打印技术,按苏博士身体构造等比制作的。他在医学院的工作很忙,但还是在我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他希望你会喜欢我。”阿诺说着,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略带僵硬地伸到了阿丽面前,态度诚恳而隆重。那感觉,就像是外星人首次来到地球,与大家说“hello”一般。
  不过,阿丽盯着阿诺的眼神逐渐变得昏暗无光,就像那冬季田野间枯败的哀草,毫无生气。
  “我不需要你,请你回去吧。他说他会亲自来的,他承诺过会一直陪着我。”阿丽将头扭向一边,抽了两下鼻子,似乎又陷入了某种回忆的深井无法自拔。
  阿诺沉默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他的处理器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婉拒。他坐在了阿丽身旁的石阶上,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翻绳,自顾自得玩着。风依旧徐徐地吹,树叶的间隙将温暖的阳光透了过来,在俩人的身上形成了美丽的光斑。
  那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阿诺的翻绳其实玩得并不好,这可能与他机械骨架与外在模型不匹配有关,他越认真表现出的动作反而越滑稽。阿丽偷瞄着这台与自己父亲长相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几次险些被他的举动逗得笑出声来。她的内心开始动摇,如果他真是自己的父亲该有多好。
  她一直幻想着可以有这样一个下午,父女懒洋洋地待在沙滩上,什么也不说,只看着蔚蓝色的海水傻笑。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了。

3

    整个暑假,阿诺都守在阿丽的身旁。他与阿丽姑姑的关系处理得也相当好,真没想到智能机器人也可以有如此高的情商。阿丽姑姑也十分懂得事理,总是刻意找机会让“他们俩人”单独相处。
  虽然阿丽明白,阿诺无法取代自己的父亲,但这种陪伴的感觉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而阿诺也确实非常贴心,将阿丽照顾得恰到好处。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到卡其色的木制地板上时,阿诺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厨房。
  “欢乐的一天从早上开始。”他总是这样说,语气像极了久违了的父亲,“你今天想吃点什么,我的小公主?”阿诺煞有其事地托着脑袋,仿佛真的在思考一般,“班尼迪克蛋配甜燕麦粥,还是煎蛋卷配早餐奶茶?其实老杰夫煎饼也不错……”他喜欢变着花样地为阿丽烹饪美食,不论口感还是营养的均衡,都堪比米其林星级厨师的水平。
  周二与周四,阿丽总要有半天时间学习舞蹈和绘画。阿诺都会准时出现在轿车的驾驶位上,安全地将自己守护的“小公主”送到学校,从未迟到过。而当下课后,阿丽与同学说笑着走出教室,他也必然会守在事先约定好的地点,非常绅士地为她拉开车门,还不忘关切地补上一句:“小心头,亲爱的。”
  而这些,原本都应是阿丽父亲做的……
  “阿丽,你变了,我能感觉到。你真的以为这个冰冷的机器人就是你的父亲么?他随便派来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家伙就能替代他的位置?这太荒谬了。”阿欣说着,依旧愤愤不平。
  “你说的对,但是我感觉……”阿丽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他真的爱你,他就应该拿出诚意,让那个叫做‘简艾’的女人滚得远远的,并且放弃工作回到你的身边。至于这个‘阿诺’,哼,它应该被丢进垃圾桶……”
  傍晚时分,阿丽与姑姑到超级市场买苹果和奶酪的时候,又想起了自己与阿欣的对话。她望着眼前背对着自己,还在查询货架上产品保质期的阿诺,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失落。
  “怎么了,阿丽?”姑姑用手抚着她的背,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不是我的爸爸,永远都不可能是!”
  高中的生活变得与以往不同。处于青春期的阿丽,学习成绩开始出现下滑。虽然在这个时代,单纯的分数已经不能决定一切,但它仍旧左右着世俗的偏见与个人发展的机遇。老师有点担心,几次上门询问她的情况,对于母爱的缺失,大家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和我说。”阿诺脸上挂着特有的制式微笑,端着牛奶走到阿丽的身旁。但后者似乎并不买账,眼神里透出了一种莫名的冷漠。
  “谢谢,但我觉得自己可以的。”
  阿诺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轻轻将牛奶放在阿丽的手边,“苏博士已经将高中的学业资料全部记录到了我的电脑里,如果你需要……”
  “如果他真的关心我,就请他自己来!”阿丽猛地站起身,含着泪与阿诺对视着,牛奶也被碰撒,玻璃碎片混合着乳白色的液体铺满了脚下的地板。“现在,请你出去。我不需要你,你以为你是谁!”
  “阿丽,你不可以这样和他说话,他其实是……”阿丽的姑姑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嘴唇颤抖着。但她看到阿诺正在偷偷地朝自己摇着头,于是,她只能硬生生地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那段光景对阿丽来说是最难熬的,虽然阿欣还陪着她,但她却感到越来越孤独。至于她的成绩嘛,简直是一落千丈。学业的压力与对父亲的思念交织在一起,阿丽有些透不过气。窗外星空闪耀,阿丽望着书桌上那张已经有些泛黄的全家福照片,哭了整整一晚。她知道,她的妈妈绝不希望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阿丽的母亲在遭遇车祸之前,他们两父女之间的矛盾似乎并不明显。这位慈爱的母亲在家中是亲情的粘合剂,她总能为父亲的忙碌找出适当的借口。但当她去世之后,悲痛和无助充斥着这个疲惫的家庭,父女之间的关系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和我说。”阿诺端着牛奶,再次出现在阿丽的身边,脸上依旧挂着那种特有的制式微笑,“我虽是一个机器人,但也能读懂你心中的思念。也许你的妈妈正在天堂的某个地方看着你,她一定希望你可以走出阴影。”
  望着阿诺,眼前的这个脆弱女孩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她父亲也总是陪在自己的身边,嘘寒问暖,关心自己的学习情况。依赖、敬仰,那种说不清的熟悉感蔓延到她全身……
  这次阿诺并没有遭到拒绝。
  阿丽曾经无数次的怀疑过,这个拥有机械身躯的“父亲”为何会懂得如此多的知识,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可以帮助她理清学习的思路,给她自信。恍惚之中,他仿佛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充满了慈爱与耐心,从未向自己露出过钢铁般冰冷的本质。
  不知从何时起,一种丢失已久的情感开始重新酝酿。阿丽嘴上虽然不说,但她的确享受这种迟来的,饱含爱意的氛围。她的成绩开始回升,她与阿诺的关系也悄无声息地开始拉近。
  那段时间里,阿欣仿佛从阿丽的生活中消失了。

4

    这个故事的转折点要从一次意外开始说起。
  惨烈的车祸,和导致阿丽母亲去世的车祸如出一辙。就在阿丽新学校的门口,当她像往常一样走出校门,头上突然掠过了几只寂寥的乌鸦,这似乎预示着一场灾难的临近。急驰而过的飞车,几升烈酒下肚的司机,还有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这一切构成了悲剧的所有要件。
  等候在路边的阿诺抢先一步推开了他守护着的“小公主”,但自己却被撞飞了十余米。看着散落在街道中间的零件碎片,阿丽捂着嘴颤抖着。她丢了魂。那一刻,四周的喊叫声也渐行渐远。
  “他只是台机器,阿丽。”阿欣此刻出现在她的身旁,仿佛幽灵一般。“你并不需要他,没有谁会一直陪伴你,除了我。”
  但这次,阿丽没有像以往一样,听从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话。她打通了父亲的电话,但接听电话的,是那个女人。
  秋风萧瑟,马上就会入冬了,寒冷的空气令阿丽不住地颤抖着,她来到了自己父亲工作的地方,是那个女人邀请她来的。
  “你好,阿丽。我是简艾,是苏博士的学生,也是他的合作伙伴。”那个女人面带着微笑,乌黑的头发别在耳后,显得特别精神干练。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阿丽开门见山地问到。
  简艾的表情瞬间凝结,她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女孩会如此发问。简艾踌躇片刻,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实验室。这里的工具台上摆放着各种仪器和导线,填满诊疗数据的显示屏正在滚动刷新。贴近墙壁的位置,矗立着整排的书架,里面摆满了阿丽父亲撰写的医学著作,以及他与简艾等学生协力获得的脑神经领域的各项世界级大奖。
  “在你母亲去世之后,你很难想象他有多么的痛苦。他思虑成疾,甚至连续几天将自己反锁在实验室里。”
  简艾带着阿丽穿过几张整洁的手术台,聚光灯投影到台子上形成了一个个奇妙的图案。
  “他在之前的医疗实验中,曾被放射性射线袭击,那是一次意外。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我们对此束手无策,但他不想告诉你……”简艾有些哽咽,“他说自己曾对你有一个承诺,他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他……不想食言。”
  俩人在一个玻璃储藏柜的门前停下。阿丽清楚地看到,在柜子中间显眼的位置,摆着一个透明的圆筒形密封罐,里面插着密密麻麻的金属线和各种输送养分的塑胶软管。阿诺的头部安静地躺在里面,表情和神态全被冻结在了车祸前的那个瞬间。
  “他找到了我,请我协助他完成一个手术。你知道是什么手术么?”
  阿丽摇了摇头。
  “大脑移植术。”简艾顿了一下,仿佛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完成了那样一个极具风险的手术。“由于放射性物质引起的病变,苏博士预计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但他发现自己的脑部还完好无损。于是,他计划将大脑取出,安装到一个全新的身体里面,这样他就能继续履行自己对你的承诺。”
  阿丽显然没能想到这样的真相,脑袋嗡嗡直响。
  “本来苏博士也犹豫过,毕竟这种手术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成功的案例,并且他的计划还是将脑神经与机械相连。但没有别的办法,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发现了你身边的阿欣……”
  “阿欣?这与阿欣有什么关系?”阿丽听得一头雾水。
  简艾摇了摇头,安静地盯着眼前的少女,“这一切都源自于她,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你身边的么?”
  “大概……是在我妈妈去世后不久……”阿丽努力回想着,但母亲去世所造成的创伤立刻侵占了她的大脑,她的神经开始发涨,“这和阿欣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们去过你的学校,你的同学里面根本没有叫做‘阿欣’的女孩……”
  “这……这不可能!”阿丽双手捂着头,手指嵌入皮肤之中,眼神开始涣散,“一定有的,一定有的。”她转身看向一旁的空气,指着一片虚无叫嚷着:“你没看到么?她就在那!阿欣,她居然说你……”
  阿丽喊到一半,目光却被远处的一堵玻璃幕墙吸引住了。她愣在原地,因为在那道镜面般的墙体上,只映出了阿丽自己的身影。
  “天啊……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简艾抚着阿丽的头,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眼神里透出心疼,“‘阿欣’并不存在,那只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人物。是你母亲的去世给你造成的精神创伤。这个虚拟人物产生的主要作用,就是让你的本体免遭压力及不稳定思维的困扰,让你脱离现实,变成另一个自己……”
  阿丽颤抖着,缩成了一团。
  简艾搂着她,不住地亲吻着她的额头,“苏博士知道,那个‘阿欣’并不是正常的人格体现,长此下去,他的女儿一定会被另一个自己吞噬殆尽……所以……”
  所以,在苏博士与简医生多次探讨和研究后,手术开始了。培养基需要大量的时间来保证其自身的稳定性,所以苏博士不得不以工作繁忙为由,暂时离开了自己疼爱的女儿。而“阿诺”离开实验室的时间,正是阿丽参加毕业典礼的那天。
  “他不敢贸然让你接受这个现实,怕你会再次受到打击。因此,他就假扮成一个普通的智能型家用机器人,陪在你的身边,用他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自己的‘小公主’。”
  一阵静默之后,阿丽望着罐装容器里的‘阿诺’,终于开始失声痛哭。

5

    冬季的公园总是显得格外的荒凉和孤寂,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阿丽戴着棉布机制的手套,还有一顶橘色的毛线帽子,她静静地坐在旋转木马上发呆,似乎在等什么人来。
  “你真的不再需要我了,阿丽?”阿欣问到。
  阿丽会心地笑着。
  “你要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个变化无常的世界?也许我可以继续做你的朋友,陪着你走过艰难的岁月。”
  阿丽摇了摇头,她看着天空,乌云正在消散。冰冷的空气中透出泥土的芬芳,春天正在她脚下发芽,这一切她都能感受得到。
  “非常感谢你,我的朋友,是你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挺身而出。不过,我的爸爸让我明白了,依赖与爱的关系。今后的路,我已经知道该如何抉择,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小女孩了。”阿丽顿了顿,微笑着继续说道:“而且,我也并非独自一个人……”
  阿欣没有再说什么,轻轻地吻了一下阿丽的脸颊,消失在了她记忆的最深处。与此同时,在公园小路的尽头,脚步声渐渐传来。其中夹杂着的,是那种熟悉的,机械骨架特有的传动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