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犬

作者:王子美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08

这种时候,还是哥哥可靠。

1

    X国,无定镇,爱露诊所。
  这家小诊所的招牌老旧,边角上几个缺失螺钉的孔洞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因为许久不曾保养而泛黄的灯箱保持着一个摇摇欲坠的微妙平衡。诊所的外墙皮色斑驳,上面满是乱糟糟的涂鸦,风格和这片三不管街区非常贴合。
  微曦的晨光中,无定镇迎来了一日之中最为宁静的时刻。盘踞在此的不法分子们,大都在彻夜躁动后,开始倒头补觉,而镇上的居民们也因为贫穷的缘故,为了节省开支而延长了睡眠的时间。是以,不到天色大亮,便不会有人出门活动。就连镇上的流浪猫狗都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悠哉地在垃圾桶中翻找着食物,全然丧失了夜行时的机敏与戾气。
  就在这时,一声极为凄厉的哭嚎从诊所中传出,瞬间划破了这极为难得的祥和气氛。
  “他娘的!”
  “挨着这家黑诊所,真是倒了血霉了!”
  随着哭嚎声持续不断地传出,且音量仍有渐强的趋势,周遭的住户中传来了阵阵咒骂和摔东西泄愤的声音,却没有人真地冲出门来,去诊所里闹事。就这样,埋怨声持续了一会儿,如同某种例行的仪式一般,然后就慢慢自行减弱了下去。一旁巷子里的野猫野狗们也在最初的惊吓过后,重新恢复了之前百无聊赖的状态。
  只是哭嚎声依旧。
  “喂!不就是急性阑尾炎嘛!反应至于这么激烈?”穿着手术衣的少女从消毒间走出来,看着正在手术台上哭叫扭动的男子,很是不解。“爱思,是不是你说了什么,吓到病人了?”
  “谁知道?”一旁的助理医师应声答道,手头的准备工作不停,好像并没有受到干扰一般,气定神闲。“做术前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上了手术台就突然崩溃了。”他回想了一下,“刚好在屏幕上打出你的信息之后。”
  “如果非要对原因做出合理推断的话,大概有三点:第一,因为主刀的你身为女性;第二,因为主刀的你过于年轻;第三,因为主刀的你是个纯人类。”
  “哦?是这样?”少女走到手术台旁,居高临下地注视台上的病人,一对清澈的眼瞳中,神情坚定。“如果症结在于我的性别,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各项素质均高于五种性别的优秀界定;如果在于我的年龄,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拥有临床博士学位与两年执业经验;如果是因为第三点,我是个没有经过强化改造的纯人类……”
  在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黄金时代,人工智能与机体强化已经融入了社会日常。如今,人类与智能机器人的界定不再鲜明,根据生命体的智能改造程度,微强化、半强化与高强化人类的概念应运而出。而没有经过任何人工强化的人类,则被称为纯人类。
  请不要误会,“纯人类”一词并没有丝毫贬低、歧视的意味,相反,在上流社会,这仍然是一重为人追捧的高贵身份。不过,在那些对于体力与作业精度要求甚高的领域,例如外科手术,机器人与智能改造反而成为了质量与安全的标志,备受推崇。
  如今的手术室中,已绝少看到纯人类医师的身影。
  “手术协议里面,分明说……90%以上的智能设施,还有……A.I.医师……”由于剧烈的腹痛,病人满身冷汗,说话很是艰难。
  “啊哈,症结果然在这里。”智能质料面罩褪为无色,露出少女的脸庞,清秀且精致。“我们并没有骗你。实际上,除了我以外,这里全部都是智能设施。”
  “喏,就是他,”少女下颌微抬,示意那位名为爱思的助理医师,“A.I.医师。”
  “我是。”爱思转过身来,同样褪为无色的面罩下,表情波澜不惊,细看竟与对面的少女有些神似。“但是,在施术精度上,露菲的评估成绩一直比我优秀。”
  “放心,”名为露菲的少女,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别的我不管,但是既然上了本姑娘的手术台,就一定让你活着下来!”
  “爱思,局部麻醉改为全身麻醉。”
  “好。”
  “开启体表净化系统。”
  “净化完成。”
  “那么,开始手术!”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除了定位阑尾费了些功夫以外,整个过程就如行云流水一般,加上缝合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切处理妥当后,露菲叼着三明治,悠哉地来到诊所门口晒太阳。
  爱露诊所位于一个丁字路口的枢纽处。按理来说,此时的无定镇正该开始活跃起来,然而,今天诊所外面街道上的行人寥寥,分外冷清;相邻的店铺都到了营业时间,可是店里的人们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呵欠连天。
  罪魁祸首的少女医师却浑然不觉,咧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感叹今天的天气真是美好!
  就在这时,一只狗出现在不远处的路上。它摇摇晃晃艰难地爬着,动作带有不自然的痉挛,看上去应该是受了重伤,一身赤红的皮毛宛如血染一般,依稀能够看到暴露在外的金属骨骼,反射阳光。
  就这样,它一步一挨地爬到了诊所附近,然后颓然倒地。
  露菲胡乱吞下嘴里的食物,拍拍手,赶到赤犬旁边,俯身查看它的状况。
  “呦呵,医师小姐,原来贵诊所还从事兽医业务啊!”阴阳怪气的话语从对面的一间发廊里传来。一位年轻的雇员抄手而立,由于缺少睡眠而布满血丝的眼中,满是怨气。
  “是呀!我也有兽医执照!”露菲笑着看过去,眼神异常认真,“毕竟,本姑娘的梦想,是以自己这一双手,完成世间最伟大却也最艰难的事——拯救生命!为此,但死无憾!”
  “拯救生命?”发廊雇员嗤笑道,“不过是一条没人要的破狗而已!况且看这情况,这狗还指不定是条真狗,还是条人造狗,也算生命?就算是,也不过是条贱命!”
  “在本姑娘这里,不论是人、是狗、还是智能机器人,都属于生命范畴!你,”露菲说着指了指对面的雇员,然后又指了指倒地的赤犬,“和它,没什么不同。”
  “什么?!说我和这破狗一样?!”
  发廊雇员怒火中烧,挽起袖子就想冲过来,却被身后中年发福的老板娘死死拽住。
  “新来的,冷静点!”老板娘用眼神示意对面,“她家的机器人不太对劲,可不讲究机器人学法则那一套,疯起来打人厉害着呢!什么都不知道就别瞎冲动,嫌命长吗?”
  年轻的发廊雇员这才看到,那个名为爱思的A.I.医师不知何时已经到场,半身隐在诊所门口阳光不及的阴影中。
  “爱思,立刻准备手术!”
  露菲抱起赤犬,头也不回地就往诊所里面跑。爱思却没急着跟上去。阴影中,一对瞳子不可思议地凸显出来,闪着寒光,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发廊雇员不由打了个寒颤。
  “赤犬是半强化改造犬,其80%的机体遭到了严重物理破坏,且核芯调制紊乱,有崩溃迹象,幸亏自保系统强行切断了意识体回路……”露菲在高倍放大视窗中,审视着固定在手术台上的犬体。“准备机体意识同步复原手术。我来负责复原机体,你配合我的节奏,逐步调制核芯代码。”
  “好。”爱思说着,将赤犬后颈的接驳口连上手术台旁的计算机,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接驳位中,将自己的意识体对接。
  “那么,开始手术!”
  这次同步手术持续了近十二个小时。在五条医护机械臂的协助下,露菲手法精巧灵动,在赤犬周身来回游走,一点点将破败的犬体整合复原;而一旁的显示器上涌现出段段代码,光标闪动,节奏与手术台上的少女默契至极,宛如一首绝妙的协奏曲。
  “恢复机体反射接驳,进行神经接合测试。”
  随着少女的话音,显示器上出现进度读条,缓慢推进,直至显示神经接合100%无误。
  “启动有机体再生系统。”
  只见,手术台上被剥离金属骨骼的有机犬体,一点一点开始代谢再生。露菲配合着机体的再生,一点一点将伤口缝合起来。
  随着最后一针缝合完毕,少女长长地松了口气,只觉得之前为了集中精神手术而屏蔽的所有官感,一股脑地涌回了体内,最为明显的就是烧心的饥饿感。
  “爱思,我要吃糖醋排骨……”她有气无力地滑坐在手术台旁。
  “外卖已经到了,除了糖醋排骨,还有红烧茄子和麻婆豆腐,都在餐厅。”爱思揉着后颈从接驳位上起身,习惯性投向露菲的目光不由一怔——只见后者正口水横流地瘫在地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爱思叹了口气,认命地走过去,将少女拎起来扛到肩上,然后向餐厅进发。

2

    半强化改造犬恢复得很快,不到一周的时间伤口就基本痊愈了。即便全身上下伤痕纵横交错,手术后很多零部件的灵敏度都有所降低,它却全然不在意,活蹦乱跳地很是讨喜。
  由于身上零件的出厂信息都被人为地抹掉了,而且之前伤势过重,电子项圈损坏,导致上面的数据全部遗失,所以爱露诊所的两人无法联系到改造犬的主人,更无从得知它的名字,于是他们就根据它那一身赤红如血的毛皮,将它唤做“赤犬”。这个称呼倒也得到了它热情的回应。
  “来,握手!”露菲蹲在地上,满眼期待地向对面的赤犬伸出手去。
  赤犬歪头,觉得无法辜负少女诚挚的期盼,就听话地把爪子搭了上去,果然看到她的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不由得也跟着咧开嘴巴、吐出舌头,眼睛眯成了两道缝。
  爱思坐在实验室的超净工作台上,手上的动作却停止了许久,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诊所后院里那一人一狗嬉笑玩耍,好不快活。
  爱露诊所因为在全国医疗系统中评分不高,尤其是“信誉度”一栏得分直逼底线,所以基本接不到多少病人,每日的工作非常轻闲。然而,就是这样一幅寻常的午后玩乐图景,却让爱思凝神注视,目光中有明显的贪爱,与隐约的不安。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从一位故友处得知——
  反人类主义战争的第一枪已然打响。
  自第一部智能机器人问世并投入使用,到如今生产力高度解放的智能化黄金时代,人类一直以造物主的姿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机器人族群。而随着一代又一代的升级进化,如今的智能机器人已经拥有独立而完善的意识核心,甚至,实现了曾经被视为天方夜谭的“人格觉醒”。
  觉醒后的智能机器人忍受着人类蛮横的专制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歧视。矛盾日益加深,最终到达了无法挽回的地步,积怨如同决堤的江水,勃然爆发。
  “呀!”
  一声尖叫打断了爱思的思绪,只见后院中,之前接受阑尾切除手术的病人被赤犬扑倒在地。
  “滚!”一把推开正热情地舔着他脸颊的赤犬,那位病人捂着小腹从地上爬起来,厌恶地抹去脸上残留的口水,“我都投诉过多少次了!如此肮脏、低贱的东西!光是意识到和它同处一片屋檐下,就让我恶心反胃!”
  “你们这是严重违反医疗卫生法规!”他接着补充道,“更别提之前隐瞒手术医师的身份,让我被迫冒着生命危险,接受了存在重大隐患的手术!简直是毫无职业道德!”
  “我们诊所本来就具备兽医与智能机械修理资格。” 露菲撇撇嘴站起身来,做好准备持久理论的架势,“况且,除了手术与术后监护的24小时以外,赤犬都是乖乖地呆在我们在后院临时搭建的饲养棚中,并没有进入你所在的病房区一步,说什么违反法规!再说,根据体检报告,你在三天之前就应该可以出院了。严格来讲,你现在已经不属于患者范畴了!”
  “哼!你以为我乐意待在你们这个小破诊所里吗?”那人一脸嫌弃地说,“如今世道这么乱,那帮机器人无法无天的,现在连战争都爆发了!我这样高贵的纯人类,不得已只能窝在这里避避风头。”
  “什么?战争?”露菲很是震惊。
  “你还不知道吗?”那人嗤笑道,“不过也难怪,消息传到你们这个穷乡僻壤,肯定需要点时间。”
  “难道……是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战争吗?”露菲喃喃道。
  “哼,还有那些改造人!不知好歹!”那人鄙夷地指着一旁的赤犬,“跟这家伙一样,认不清主人的畜牲!”
  “你闭嘴!”
  露菲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就想给那人一个耳光,却被一个身影飞快地拦下,然后将她挡在了身后。
  “别冲动。”原来是爱思,他已旁观多时。
  “哈!是我一时疏忽,忘了你这里也养了一个机器人。加上地上这只,你是要办人工智能展览吗?不过还是建议你提升一下展品的档次。”
  只听“啪”地一声,也没见爱思如何动作,对面那人的半张脸都红肿了起来。
  “你!造反了!”那人捂脸呵斥道,眼中却划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神色。就在此时,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从四面涌入后院中来。
  “大家都看到了吧!蓄意伤害人类!完全违反机器人学法则,是个觉醒了的危险品!给我抓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军人开始行动起来。
  爱思当然不会束手就擒,超越人类的身体素质为他争取到了绝大的优势。在几个稍纵即逝的空隙间腾挪,他的身法精巧得匪夷所思,不消片刻便冲出包围,考虑着如何将露菲一起安全带出。
  “废物!目标都捕捉不到吗?”之前那个阑尾炎病人一把夺过旁边军人手中的枪,瞄准了不远处的纯人类少女,狠狠扣下了板机。
  “露菲!”
  爱思几乎拼尽了自己最大的功率,险险挡在了少女的身前。
  机器人的身躯原本可以无视一般手枪子弹的威力,然而,这是针对制伏强悍的机械身躯而特制的电流弹。弹壳下代替了发射药的是微型磁极,射入机器人身体的瞬间会产生强电流,以便切断机体的反射回路。由于其效果和动物园中驯服猛兽的麻醉弹类似,故而有“驯兽师”之称。
  爱思勾起嘴角,视线追随着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少女的脸颊滑落。

3

    接下来的几天中,由机器人与智能强化生命体组成的革命联军崛起,战火迅速席卷了世界各个角落。作为世界经济与科技大国的X国更是在劫难逃。
  然而,无定镇,这个远离政治漩涡的偏僻小镇(镇上的居民多由于知识滞后与生活窘迫而没有接受过强化改造,更无条件购置智能机器人),这时就由于其社会结构的单纯性,摇身一变,成为了人类镇压军的一处秘密据点,其代号更是极具神圣色彩——
  伊甸园。
  而就在这块圣地的中心,一名极端稀有的纯人类医师,正被押解在原镇政府、现伊甸园基地的暗室中,接受着X国人类军统领的审问。
  “姓名?”
  “露菲。”
  “年龄?”
  “19岁。”
  “籍贯?”
  “尖端市。”
  “哦?我国首都啊?”审问官的语气很是玩味,“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本姑娘从来就没有打算隐藏过什么。ID明明白白地就在这里,你们应该早就摸透了吧。”露菲不耐烦地撇撇嘴,目光越过审问官,直视坐在后方暗影中的军统领,“直接进入主题怎么样?”
  “小丫头,别蹬鼻子上脸了!”审问官怒斥,室内唯一一束灯光将他的表情照得很是狰狞,“你现在之所以能完好地坐在这里,不过是因为人类军的容忍!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无妨。”军统领却在这时摆了摆手,“直接从第50题开始。”
  “是。”审问官的怒气瞬间消弭,转而继续对露菲提问:“反人类革命爆发以来,你一直居住在无定镇,即如今的伊甸园,受人类军的庇护,却为什么私自窝藏机器人?”
  他的目光移向露菲身后,被铐锁在墙上的爱思。
  “据我们所知,你所窝藏的智能机器人,EICC93(拟人名为“爱思”),早在11年前,也就是你8岁的时候,就已经觉醒,然而为何,身为纯人类的你,明知如此,却仍然企图将这一威胁人类安全的重大隐患包庇起来?难道因为他是A.I.医师,你诊所里宝贵的财产?”
  “问我为什么?”露菲笑了,仿佛看着一个糖果近在咫尺却依旧茫然摸索的懵懂孩童,“因为爱思是我的哥哥啊。”
  这个答案一出,暗室中陷入了一阵微妙的静默。
  因为是哥哥。
  的确,在十几年前,社会上曾经流行过一阵“伴读机器人”热潮,即是,将机体与意识体调制均在相对年龄12岁以下的“未成年”智能机器人领养进入人类家庭,以达到陪伴人类儿童成长的目的。当时,以相对调制年龄12岁为界,划分出了一部分无需遵守全部机器人法则的机器人群体,而后来,那些率先觉醒的智能机器人先驱们,也大都出自于此。
  但是,也没见到哪个拥有伴读机器人的人类将这层“亲属关系”当真的。
  除了露菲。
  “我的诊所,之所以名为‘爱露’,并不是因为要标榜‘A.I.医师’这一硬件设施,而是因为,爱思是长我一岁的哥哥,是这世上唯一疼我、爱我的亲人啊!”
  少女的眼神清澈,袒露出其中无法剪断的羁绊。
  “哈哈……”审问官率先笑了起来,接着,他身后的押解人员也跟着笑了起来,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人类军统领周围的暗影,也染上了嘲讽的色调。
  “亲人?可笑至极!那它旁边的那条狗呢?”审问官说着,又将目光移向被关在爱思身旁铁笼中的赤犬,“这条狗的来路我们也没有查清,不过看样子就是个劣质的玩物,该不会也是你的亲戚吧!”
  “他呀?我不知道他的名字,”露菲的唇角勾起一个平静的弧度,“不过他也是我的病患。比起当时割个阑尾都哭得要死要活的你,他可坚强太多了。”
  “你说什么?!”审问官恼羞成怒,一拍桌子,愤然起身。
  而就在这时,伴着这一拍桌,整个暗室都晃了一晃。众人还来不及大惊失色,整栋建筑就开始分崩离析。军统领被一块落石砸倒在地,引得一干人等都向他扑救过去。
  露菲趁乱从一名押解人员的腰间拽下钥匙,扑到爱思身边,将镣铐打开,又将一旁铁笼中的赤犬放了出来。
  “敌袭!”
  尖锐的警报声从各个方向传来,人们纷纷想要逃离正在解体的基地,场面混乱不堪,恍如末日。
  爱思一把扛起露菲,跟随着重获自由的赤犬,一路逃了出去。
  这种时候,还是哥哥可靠。
  抱紧飞奔的爱思,露菲笑得异常满足。
  不知道是因为动物敏锐的先天本能,还是智能改造的后天增益,赤犬动作灵活,辗转腾挪间在危机四伏的混乱现场中开辟出了一条通路,领着身后的两人一同逃到了建筑外的一块安全空地上。
  “真的是多亏你啦!”露菲蹲下身来,摸着赤犬的头。
  赤犬吐出舌头,哈着气,眼睛眯成了两道缝,显得很开心。
  “255!原来你在这里!真的是太好啦!”
  听到这个声音,赤犬突然屏住呼吸,耳朵直立,仿佛难以置信一般,兴奋得尾巴猛摇,向出声的那人跑去。
  露菲和爱思转过身,只见来人很年轻,外形中性,见到赤犬向他奔来,也高兴地单膝跪倒,将它拥入怀中。
  “255!你让我好担心啊!之前你的生命信号一度衰弱到微乎其微,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年轻人激动得眼中泛起电流的扰动,抱着赤犬好一阵蹭。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他的目光转向站在旁边的两人。
  “您难道是……爱思前辈?!”他吃惊地说,“我很早就听革命军里的前辈们说起过您,最初的觉醒者之一啊!对了,听说您是一名医师,一定是您救了255吧!一定是了!也只有您能够处理那样棘手的状况了!我那凌乱鲁莽的改造,一定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
  “救赤犬的是我们两个,”爱思拉近一旁呆立的露菲,“我只负责复原它的意识体,露菲才是整合你所谓麻烦的改造机体的那个人。”
  年轻人仿佛这才注意到少女的存在。
  “一个纯人类?怎么会……”他在眼中将少女从头至脚拆解分析,沉默良久,终于得出了结果。
  “失敬!”他立正站好,向露菲二人行了个礼,“X国革命军参谋部上尉,EICC700,你们可以叫我700。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的伙伴!”
  “呀!”突然,一声尖叫从几人身后不远处传来,“那只狗竟然是革命军干部的宠物!基地肯定就是因此暴露的!给我干掉这几个叛徒!”
  只见之前暗室中的审问官也循着赤犬开出的路径,来到了这里。他看起来很狼狈,神情惊恐中交杂着愤怒,一边叫喊,一边寻找武器与掩体。
  “糟了!走为上策!”露菲一把扯上爱思,开始狂奔。
  “爱思前辈,”700配合着两人的速度也跟了上来,“跟我一起去革命军中吧!我们能为你提供庇护!我们渴望的不过是认同与平等!既然如今的秩序已经进入死局,那就让我们将它推翻重建!前辈,革命军需要你!”
  “我跟露菲同进退。”
  “这……”700看了看少女,显得有些为难,“我会尽力向组织争取,将露菲小姐作为人类的特例接纳进来的!毕竟露菲小姐救过255的命,组织一定会加以考量。”
  “如果你说的,是对面那些用粒子炮瞄准我们的家伙的话……”
  说时迟那时快,爱思飞身扑倒露菲,一个打滚后将她扛起,瞬间飙出老远。而方才两人的位置上,正腾起阵阵黑烟。
  就这样,两人夹在人类军与革命军的中间,东奔西逃,最终被堵在了一座桥上。
  那是一座构造恢宏的跨江大桥。此时正值汛期,桥下江流汹涌湍急,水位很高,使得渡水非常困难。于是,除非飞行渡江,这座大桥便成了沟通两岸的唯一渠道。革命军与人类军各自盘踞在大桥的两端,相互对峙,战事一触即发。
  从远看去,站在桥中央的爱思与露菲就像两粒灰尘一般渺小。
  在距大桥不远处,临时搭建的人类军指挥部内,主战派与主退派正在激烈地争论着对策。
  “根据哨兵采集的信息,目前,江对岸的革命军兵力要强于我军。无定镇本来就是秘密据点,战前的基础设施也不完备,若是开战,我们的胜算不大,不如保存实力,优先撤退。”一个文官样子的中年人说道。
  “放屁!人家都打到咱们的伊甸园了!这回退了,绝对会士气大伤!必须迎战!”他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将校说道。
  “不如分出一些兵力佯装迎战?这样不仅无伤士气,还可拖慢对方的追击速度,方便转移重要的军备与物资。”
  “可是,我方的纯人类医师正被一个机器人挟持在两军之间呢!我们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营救人质?”一位士官问。
  “她哪里是什么人质!那是叛徒!”审问官激动地打断讨论,“你们以为军统领是怎么受地伤?都是因为那个贱人把革命军给引来了!”
  “什么?!既然如此,首当其冲,就是要把大桥毁掉,以减少敌军渡江兵力!”
  ……
  江对岸的革命军指挥层也正在对桥上的两人进行分析。
  “桥上的同胞身份扫描已经确认,是先驱觉醒者EICC93,拟人名为‘爱思’。”一名军官报告,“一旁的纯人类是他在户籍上的妹妹。”
  “人类妹妹?”旁边的一位军官嗤之以鼻,“多么虚伪的亲缘关系!况且,我们既然要推翻秩序,旧时代的法律也应作废!人类怎么配和我们同籍!”
  “可是,爱思前辈的人类妹妹确实救过我的伙伴,改造犬RD255的命!算是我们的恩人!”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700插话进来。
  “哦?原来人类中还会有这样的特例?”革命军指挥官沉吟道,“但从目前形势来看,敌方兵力优势在于陆上作战,而我军空中力量具有绝对优势。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毁掉大桥,从空中对敌人进行打击。至于,桥上的……”
  ……
  露菲扒着桥沿往下看,只见滚滚江水裹挟着大量的泥沙,汹涌且浑浊,巨大的桥基阻挡了江水的流势,激起了一个又一个漩涡。
  “喂,我有一种预感,也许相较于两岸,这条大江反而更安全些。”
  一阵猛烈的江风吹来,少女不禁一缩脖子,回身对不远处的一人一狗吐了吐舌头。赤犬255并没有随着机器人700一起返回革命军阵营,而是一直跟着露菲二人,想确认他们安全了再离开。
  “对了,爱思,”她没话找话,努力想缓解此时的紧张情绪,“一直都是我单方面地在唠叨自己的梦想,抱歉现在才想起来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爱思愣了一下,显然这个问题出乎他的意料。思索片刻,他看向露菲,认真地说:“我的梦想,就是目睹你梦想的实现。”
  “……你当真吗?”她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可是,正是因为我一味地追求梦想,才令我们陷入了这个,为整个世界所排挤的境地啊……”
  “嗯,当真……”
  巨大的爆裂声盖过江水的咆哮,将爱思话语的尾音吞没。
  龟裂与塌陷在桥的两端同时出现,如一根两头起火的长绳,迅速往中段解体。
  随之而来的,无人战斗机群呼啸而过,穿梭在对岸发射的对空导弹网中。
  只见,那铺天盖地的炙热网络中,一颗弹头目标明确地向桥上的二人射来。
  “嗷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赤犬一路疾奔,飞身跃出了桥沿,如同一颗流星,向那弹头直撞过去。
  轰隆!
  趁着赤犬争取出的这几秒钟空隙,爱思一把将露菲护在怀中,乘着冲击波巨大的推力,扎进了狂暴的江流之中。

尾声

    三日后,下游江畔,一所废弃的维修厂中。
  露菲努力克制着双手的颤抖,收敛那具平躺在肮脏修理台上的躯体。
  那是一具人形智能机器人,外观为青年男子,型号古旧,却能从细节上看出昔日的精心维护。
  然而此时,他肢体分离,人造皮肤大面积烧毁剥落,暴露出里面的电线与金属骨骼。
  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止也止不住,露菲只能努力睁大眼睛,不让视线模糊。
  往日都是爱思将她扛在肩头,而这回,在他竭尽全力将她送上岸边之后,她拼命地想将失去意识的他拖离江水,却无论如何,无法达成。
  于是,她只好说服自己,将那具躯体分离拆解,然后一块、一块地,搬到了这里。
  露菲咬紧牙关忍住呜咽,双唇溃烂也没有察觉,只是一心一意地将手中的零件拼凑整合。
  一定能将你救活!
  当时被爆炸声吞没的爱思的话语,被拆解成了笔划,一道、一道刻在她的心头:
  “……当真。为此梦想,但死无憾!”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