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上)

作者:浮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19

现在你只能靠自己,保护自己最重要,什么也不要试图去做,多观察,记住,我们的对手无比强大。
第一章 家里怪事多
  
  葩泊又一次从梦中惊醒,这次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一动不动地躺着,集中全部注意力在耳朵上,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辨清,真是有一阵轻微的“滋滋”声,似乎就来源于他的床紧靠着的墙壁。他“嗯”了一声翻了一个身,声音立刻停止了。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现在,葩泊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半夜一醒来就径直推开爸爸妈妈的房间门,爬上他们的大床,挤到他俩中间。每当这时,爸妈总是把他搂进怀里,给他盖上暖暖的大被,再吻一吻他的额头,轻拍着他入睡。
  自从搬到SY镇,葩泊半夜什么时候醒来,都看到爸妈卧室的灯亮着,他俩好像永远都不睡觉似的,还经常能听到他俩尽量压低的说话声,好像两人在激烈争论着什么。但奇怪的是,他们的话葩泊却一句也听不懂,他们说的既不是国语也不是英语、法语这几种葩泊都听得懂的语言,完全猜不出是哪国话,甚至他觉得压根就不像是地球语言。
  不仅如此,他俩好像还总有很多秘密刻意瞒着他,有时他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俩正在进行的对话就会立刻停止,马上用葩泊听得懂的语言转换话题。现在连妈妈脸上的笑葩泊都觉得有点假。
  葩泊摸了下床头,一行数字显示出来:6:40,离起床时间还有20分钟,这诡异的“滋滋”声真是烦人,难道有耗子?反正也睡不着了,他干脆下床,光着脚走出房间,点了一下厨房里的冰箱,门无声的开启,他拿了瓶冰牛奶喝。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露了一条窄缝,斜斜的一束光自那里泄出来,估计是早起的妈妈在里面。
  悄无声息走过卫生间的葩泊无意探头往里看了一眼,他能看到卫生间墙壁上的一面镜子,但只这一眼,就吓得他差点跌坐到地上。
  卫生间里的妈妈正对着镜子在撕下她的脸!她左边的半张脸已经全撕下来了,右边的脸也已经撕到右下嘴角那里,葩泊没有看错,她不是在撕面膜,真真切切是在撕她的整张脸皮!那里面露出来她真正的脸,天哪!太可怕了,像一张没做好的泥塑脸模一样,粗燥的面颊凸凹不平,毫无光泽,模糊混沌的五官,就像是留了几个窟窿,乍一看真像电影里的鬼。
  天哪,这还是我那美丽的妈妈吗?葩泊回想着之前多次见过妈妈撕面膜的情形,记得那时她露出来的面孔像鸡蛋清一样光滑白皙。妈妈曾经是大学里的校花,五官立体而精致,高挺的鼻梁,红润润的嘴唇,流光溢彩的双眼……可现在他看到的是什么鬼?
  妈妈把整张脸皮撕下来扔进马桶,然后点了一下粉碎按钮。她又点了镜子旁边的墙面一下,立刻,一个小盒子伸了出来,她从中拿出一张“脸皮”,往自己的脸上绷紧再一按,一张漂亮的脸皮就盖住了底下那丑陋吓人的脸模,精致完美的脸像变魔术一样长好了。
  吃完早餐,葩泊出门前,假装撒娇地抱着妈妈的脸亲了亲,但他丝毫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不论是平整光洁度还是手感,都和她平时的脸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冰凉冰凉的。
  葩泊后来也曾试过找那镜子旁的按钮和墙内的机关,但什么也找不到,他明白了,这些机关可能是以指纹或者DNA识别的,很显然,他没有权限。
  
第二章 神秘的小巷
  
  自从三个月前他和妈妈随爸爸调到SY镇工作,就转学到这个镇里唯一的学校,它从小学到高中都有。
  他插班到只有12个学生的小学六年一班。在这里他只有一个好朋友,就是同桌的小曦,一个漂亮聪明又安静的小姑娘。今天,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看看心事重重的葩泊。
  放学后,走在每天上下学必经的一条小巷,葩泊忍不住和小曦说了自己的烦恼,当然,他隐瞒了梦中惊醒后的部分,只是抱怨与爸妈感情上的突然疏远。
  “嗨,我当是出了什么大事呢,这说明你已经长大了啊!”小曦的语气很是轻描淡写。
  “你意思这还是好事了?”葩泊有些不明就里。
  “最起码你也不必这么在意啊,每个孩子都必须经历这些!”小曦说。
  “你也经历过吗?”葩泊问。
  “我?我哪有你这么幸福。”小曦的声音小了下去。
  “怎么?”
  “我的爸妈都是克隆人。”
  “那……”葩泊有点问不出口。
  “我亲生父母都是宇航员,在那场地球和人马系的宇宙大战中都牺牲了。”
  “sorry,让你想起难过的事了。”
  “it’s ok.”
  “怪不得你现在的父母和你长得也那么像呢!”
  “呵呵,他俩是我亲身父母的克隆体,和我也有DNA关系啊!”
  小巷外面高速公路的一侧有一排高高的像是塑料合成材料制成的透明隔离栏。快到小曦的家了,他俩和往常一样,在巷口的自动贩卖机里各买了一根冰棒,登上高出地面半米的隔离栏底台,一边舔着冰棍,一边看着栅栏外川流不息的高速飞车,这已经成了他俩每天最开心的时刻。
  然而今天,看着街景的葩泊却觉得哪里不对劲,哪里呢?他又想不出。看着身边开心吃冰棒的小曦,脸上沐浴着夕阳金色的余辉,连脸上细细的汗毛都闪着一层绒光,终于啥也没忍心说。
  
  回到家里,葩泊翻出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心里的疑惑有了答案。那是他刚到这里不久,和小曦站在那个小巷的隔离栏前,一人手里拿一根冰棒的一张自拍像,画面上,他俩对着镜头一起做着鬼脸。
  葩泊的注意力放在照片的背景上,高速路上正有几辆颜色各异的小飞车疾驰而过。奇怪了,这个照片定格的瞬间,怎么和自己今天看到的路上那一刻是一样的呢?
  葩泊除了有比同龄人高很多的超高智商外,还有比一般人强很多的阅读和记忆能力,自小就有小神童的绰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有需要背诵的功课,他都比别的孩子学的快,才小学六年级的他,已经掌握了英语、德语和法语,现在正在自修日语。
  此后,葩泊开始留意起小巷外面的这段街景来,这下更奇怪了,他觉得每天看到的车流似乎在记忆里都见过,怎么会有这种事?于是他每天上下学走到小巷时,都把手机悄悄在书包里打开摄像键,把那段车流拍下来。
  两个月后,葩泊有了更吃惊的发现,他现在每天经过时的车流场景真的与一个月前他拍的某一天一摸一样,就是说,他看到的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做上去的?是假的?Why?
  
  这天放学,再经过小巷的时候,葩泊突然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吓得小曦一声尖叫:“啊!你要干什么?”
  葩泊不言语,举起匕首冲着那个看起来像是塑料材料制成的透明隔离栏就是一阵猛刺,但是,尽管他用尽了力气,这塑料上却连个白点都没留下。
  他喘了口气,又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充电式电钻来,对着隔离栏又是一阵猛钻,尽管火花四溅,但是这牛掰的隔离栏既没有融化的迹象更没被钻出个眼来,葩泊和小曦面面相觑,连小曦都禁不住好奇地问:“这是什么材料?这么硬?”
  “问题的关键是:不就一个道路的隔离栏吗,需要用这么高端的材料吗?”葩泊盯着对面的街景说。
  这时,他们没注意,巷口卖冰棒的那台自动贩卖机上一个小小的针眼里,有一束光轻微地闪了一下。
  
第三章 神奇的医院
  
  晚上,葩泊失眠了,自从搬来这里,这个12岁的大孩子就觉得像是中了邪一样,种种蹊跷的事一件接一件,他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实在睡不着,他用手在床头上点了一下,一个小巧的全息电脑界面显示出来,看以前的班主任孙红红老师的qq在线,他点开了她的对话框。
  孙老师是同学们的知心姐姐,总是热心的随时解答孩子们遇到的各种问题。但是今天,才和她说了不到5句话,葩泊就发现,这个人,100%不是孙老师。因为很明显,这人和孙老师的说话习惯不太一样。孙老师喜欢用他们班同学都玩的一个叫《大白的无聊》游戏里的主角大白的滑稽语言,而且永远用游戏里的角色名字称呼他们,但今晚对面这个人却一次也没有。
  葩泊心想,难道是她被盗号了?于是随便找了一道题问了问后就下了线,没敢多说什么。
  翻来覆去折腾到快早晨了才睡着,今晚,一直没听到墙壁里的那讨厌的“滋滋”声。
  
  冬天了,湿冷湿冷的家,让来自北方的葩泊很不适应,这天,他终于病倒了,晚上,还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中又听到了墙壁里那烦人的“滋滋”声。
  “烦死了!”他说完冲着墙壁狠狠地踹了一脚,直接把墙壁踹了一个窟窿,一阵剧烈的疼痛自脚底袭来,他冒出了一头冷汗。
  他咬着牙,用手机照着往那个窟窿里看,但这就只是一个简单的空心墙啊,墙里面什么仪器也没有。也许,这墙本身就是仪器?葩泊想,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他就啥也不知道了,就觉得好像那“滋滋”声也停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再逐渐回来一点时,他发现正躺在一个四周全白的世界里,头顶上有几个亮得让他睁不开眼的光源,几个晃动着的影子,全部都五官模糊,正对着他比比画画小声却又激烈地在说着什么,他们说的话,葩泊一句也听不懂,却觉得这奇怪的语言好像有点熟悉。
  等他彻底清醒睁开眼睛后,妈妈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正对着他。
  “哎呦宝贝儿,你终于醒了!”妈妈摸着他的脸笑着说。
  “好凉啊!”葩泊皱着眉头低呼一声,拨开了妈妈的手,真的,她的手冰凉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这是哪儿?”葩泊扫视着白色的周围问。
  “医院啊孩子。”
  “啊?我怎么了?”
  “你发高烧,从床上摔下来,右脚小趾骨折了。”
  “啊?”葩泊努力回想了一下,不记得从床上摔下来啊,就记得他踹墙了。
  他试着动了动右脚,一阵钻心的痛,“哎哟!”不由叫了出来。
  
  他住的这间病房大得不像话,但只有他一个病人,整间病房除了正中心他这张病床外,再无任何其他设施,病床四周有各种颜色大小不一的按钮,但奇怪的是按钮上没有任何文字和图形标识。
  这里完全没有其他医院的那股特殊的来苏尔味道,甚至听不到任何人声,葩泊在这里一个别的人都没看到过,不论是病人还是医生护士。
  有一次他趁着妈妈离开,拄着拐杖走出了病房,但他发现虽然看得到对面和旁边的病房以及宽敞的走廊,但是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走,那里都会随着他的步伐而纵深延展出去,似乎永无尽头。
  葩泊想,难道看到的环境又只是全息影像?
  “哎呦宝贝儿,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这时,妈妈急急冲过来把他架进病房。
  
第四章 诡异的学校
  
  出院后,妈妈给他请了一天假。
  放学后,小曦来看他了。
  “你从一上学就在这个学校吗?”等端水果的妈妈关上门出去后葩泊问小曦。
  “不是啊,我只比你早转学来一个月。”小曦说。
  “噢,你家以前在哪里?”
  “我也是北方人,我家以前在庄严市。”
  “哦,那为什么搬来这里?”
  “我妈妈有哮喘,在北方她太辛苦了。”
  这理由也算充分,但估计也没这么简单,葩泊心想。
  “你来这里后逛过街吗?”过了一会儿葩泊又问。
  “妈妈带我逛过,这只是一个小镇,只有一条小街好逛,这里的人买东西基本都去镇东那个奥莱,哦,对了,那里还有一个小型儿童游乐场呢,哪天我们一起去。”
  “好的啊!”葩泊说。
  第二天,葩泊就去上学了,小曦看到他很奇怪地问:“你不是脚趾骨折了吗?三天就能走路了?不是都说伤筋动骨100天吗?”
  “是啊我也有点奇怪。”
  “还疼吗?”
  “只有一点点。”
  “连拐杖也不用拄?”
  “不用。”
  “你真是神人!唉,可惜看不到某人瘸腿儿了!”小曦眨了眨眼。
  “嘿嘿,失望了吧?”
  “你遇到了神医?”
  “呵呵,牛逼吧?”
  俩人正说笑着,葩泊后排的佩蒂正走过来,葩泊拉住她问:“佩蒂,你去过奥莱那个游乐场吗?”
  “去……过。”佩蒂的回答略有一点迟疑。
  “那里有旋转木马吗?有云霄飞车吗?”葩泊连珠炮一样的发问。
  “我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那时候有,现在不知道变了没有。”佩蒂想了一下回答。
  小曦一脸的问号,葩泊笑而不答。
  课间活动的时候,一直跑到操场中间,葩泊才悄悄对小曦说:“你没觉得这个学校的人有些奇怪吗?”
  “是有点儿,但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出来,好像人家都……躲着我,只要我不问,从来没人主动和我说话。”小曦说。
  “我们这个班难道除了咱俩都是尖子?神童?”葩泊问。
  “对啊,老师提问从来答错的就只有咱俩吧?”
  “就是不知道每次考试他们都得多少分。”
  “是啊!可惜小学不让公布分数。”
  “你明天吃午饭的时候注意看一下周围的同学,但你聪明点,别让人发现哦!”
  “放心!这点智慧本小姐还是有的。”
  第二天两人在操场上跑步的时候小曦说:“真的是太诡异了,除了坐在我们周围的咱班那几个人,其他的人好像都是……假装在吃?老天,我以前都没注意。”
  “是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葩泊问。
  “这说明他们都是机……器人?”小曦挑了挑眉毛反问。
  葩泊点了点头:“咱班除了咱俩,估计其余人都是!”
  “这年头,老师是机器人不稀罕,但是,学生用机器人,这也太可笑了吧?why?”小曦问。
  “我猜,是陪我们上学。”葩泊说。
  “陪我……们?why?”小曦更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最近我周围有很多诡异的事,我不得不这么想,对了,以后我们说这些事只能在这类空旷的地方。”
  “你吓死我吧,why?”
  “别这么多why了,我一句话也说不明白,你回家后注意观察一下你的家人。”
  “不是吧!难道连他们也……?我好害怕。”小曦的大眼睛里已经盈满了泪水。
  “也不一定,也许是我太敏感,多留个心眼没错是吧?不怕,不是还有我呢吗?”葩泊搂了搂小曦痩削的肩。
  
第五章  《热血少年》
  
  放学的路上,葩泊问小曦:“你喜欢玩游戏《热血少年》吗?”
  小曦说:“喜欢,以前我们那个班同学都喜欢玩。”
  葩泊说:“好,今天是周六,我们晚上八点要去攻城,你也一起来吧。”
  晚上,葩泊早早登录了游戏,在这里,他的级别很高,是一个工会的二当家。今天的攻城战,他们上周就做好了计谋。葩泊用一小时的时间解答完了游戏中专门为每个选手特别设定的问题,类似奥林匹克数学物理竞赛那样的,这周他拿了小学6年级组的最高分,得了不少奖励,除了一大堆补充体力的药外,还有一件能提高全队生命值和技能值的披风,一个能提高全队愤怒值+复活3次的超能戒指。
  队员都陆续上线了,有几个葩泊以前的同班同学,组好队伍后,大家都焦急地等老大。葩泊用语音问老三“猴子”:“老大每天都上线吗?”
  “猴子”说:“好像说他电脑被黑了。”
  怪不得,葩泊想。
  终于等到老大出现了,他给大家发放自己用人民币从百宝阁买的PK药品,大家一起喊着:“666!老大我们爱你!”
  这时,小曦也上线来了,游戏里她是个可爱的医生,葩泊把她组进来,“猴子”他们一起喊着:“这是不是二嫂啊?”羞得小曦使劲摆手:“不是啦!”
  团战开始了,葩泊的队伍因为他之前拿到的答题奖励,队伍状态加的高,旅途中如入无人之境,砍瓜削菜般把路上的小妖怪全杀尽,是到达城下最快的队。
  小曦趁人不备在自己的界面开了一个对话窗口对老大说:葩泊有要紧事找。
  老大一声令下:“射箭!”万箭齐发,直打得对方城墙上无人站立。
  在游戏火光四溅、硝烟滚滚的热闹界面上,葩泊悄悄点开一个绿色的闪动小窗口,迅速打上一行字:老大,有人上周5冒充你和我qq。
  游戏里,老大一挥旗:攻城!
  语音里传来几乎所有队友的各种喊叫声。
  对话窗口里,老大:知道,所以我重装电脑了。
  葩泊:估计没用。
  老大:你出了什么事?
  葩泊:一言难尽,我好像被……劫持了。
  老大:啊?why?证据?
  葩泊说了自己的种种怀疑,说现在他生活的所有轨迹好像都是假的。
  老大:你不是随父亲搬到SY镇吗?把你的ip地址给我。
  葩泊:给,不过这估计是假的。
  老大:显示是卫星接入点。
  葩泊:这是我家电话,你可以试试,但估计你打不通,我给外面任何人都打不通。
  老大:拨不通,系统提示不在服务区。
  这时,敢死队被另一支斜插过来队伍的重型坦克打散,语音里传来“猴子”要求增援声,葩泊赶紧让远射重炮开火支援。
  老大:你和父母在一起?
  葩泊:唉!
  老大:怎么?
  葩泊:他们,除了长相,好像也变了。
  老大:你现在最要紧的是自己的安全,不要轻举妄动,不能让对方发现你已经知晓处境,这很重要。此游戏是文化部针对青少年开发的,防火墙很牛,你很聪明,嵌进来和我联系暂时是隐蔽也算安全的,稍等,我挂机切出去一下。
  队伍已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阶段,小曦为每个队友加攻、防、生命状态都十分危险,葩泊给她一件有隐身功能的魔法披风,这样,敌人就看不到她了。
  不一会儿,绿色窗口又闪动起来。
  老大:老三,哥说你是全球第3例莫名失踪的小学生,美国、英国还各有一例,敌人的目的不明,我会追踪你位置并关注此2游戏。静观勿动保命少联,切切!
  游戏里葩泊的队伍虽然伤亡惨重,但最终夺取了本次攻城战的胜利。
  下线后葩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终于,他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了,他明白老大即孙红红老师那些话的意思,游戏里的对话是即时的,没有保存功能,关机即无。这反而是安全的,哥的意思他懂,孙老师的哥哥是国安部的,老大下线那段时间肯定是和哥哥联系了,第3例,就是说自己不是唯一的了,这让他多少松了口气,说明已经引起国安部的重视。此2游戏,是指他们经常玩的另一个叫《大白的无聊》的游戏。
  他相信国安部如果动用卫星或者空间站资源,一定会找到他的,而且,会把这两个游戏的内核做的更隐蔽更安全。
  
第六章  DNA物质
  
  心里有了依靠,日子也过得快了好像,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他和小曦以优异成绩升初中了。
  初中班里人更少了,只有10个人,老师都是远程授课。班里还有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英国男同学,叫Tommy,这人身高足有1.8米,好像铁做的胳膊快赶上小曦的大腿粗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班里的机器人同学都没人敢惹他。
  这个英国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甚至都不带一般外国人说中国话那些稀奇古怪的口音。
  葩泊经过仔细观察,认为他不是个机器人。但是这讨厌的英国壮汉有事没事总往小曦身边凑,还经常带一支玫瑰花或者一块巧克力来给小曦献殷勤。
  
  小曦说仔细观察了她父母,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这还让葩泊放心些,但还是叮嘱她:“你千万不能把我们发现的事情告诉你爸妈啊!”
  “why?大人知道不是还可以帮助我们吗?而且,他们克隆人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比我们要好。”小曦扑闪着大眼睛问。
  “不行,现在还不到时候,克隆人,更容易被程序控制,相信我,现在我们越自然,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越安全。”葩泊说。
  
  葩泊最近觉得晚上那个讨厌的“滋滋”声更频繁了,伴之以他每个晚上都梦魔不断,身上也觉得越来越无力,终于在一个炎热的下午,葩泊正和几个同学在打篮球,突然一阵晕眩,他昏倒在校篮球场上。两个一身白装的校医急忙把他抬到一辆救护车上,拉走了。
  当葩泊苏醒时,已经是在家里他自己的房间了。妈妈正坐在床头看着他。
  “我怎么了?”葩泊怔怔地问。
  “宝贝,你青春期贫血,在学校球场上晕过去了,人家把你送医院了。”
  哦,他想起来了,这时,家里的机器人阿姨端来一碗粥。
  “来,把这碗我让阿姨专门为你熬的红枣粥喝了,补血的。”妈妈说。
  晚上爸爸很晚才回来,过来看了看假装睡着的葩泊,就进了他们的卧室。然后,特别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隔着两道门,葩泊就能听到并且突然就听懂了他俩的对话。
  妈妈:“站长认为这是他身体的排斥反应,已经给他用了药,先暂停DNA物质的注入,给他输了些血浆。”
  “输了多少?”爸爸问。
  “500cc。”妈妈说。
  “用的是模拟血浆吗?”爸爸又问。
  “不是,站长说那样他恢复的慢。”妈妈说。
  葩泊抬起左手来,果然看到手背上有一个细微的针眼痕迹。
  原来是给他注入了DNA物质,天呐,是什么的DNA啊?
  葩泊又发现,他现在不仅闭着眼就能看到一切,而且在多黑暗的环境眼睛都能很清楚地看到东西,再联想到突然增加的语言能力,葩泊想,自己一定是被注入了某种优于他自身能力的DNA物质。
  现在他明白了,自己被劫持到这里,就是为了做这类试验的。鬼知道以后自己的身上还会发生什么变化,天哪,自己该不会被变成一个怪物吧,这样一想葩泊真想哭。
  第二天上学时,葩泊看到小曦的脸色很苍白,精神也不好,问她:“你是不是病了?”
  小曦说:“没有啦,就是身上有点软。”
  一个念头从葩泊脑中一闪,他抬起她的手臂,果真如此,小曦的手上也多了一个针眼。
  “你挂过水?”葩泊问。
  “没有啊!”小曦说。
  葩泊明白了,他们一定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抽了小曦的血输给了自己,那么小曦的身份是……?
  他越想越害怕,心疼她又不敢和她说太多,只对她说:“你让家里的机器人阿姨给你煮点加糖的红枣粥喝,我妈说这个是补的。”
  晚上,他登上了游戏《大白的无聊》,孙老师已经登陆了。她在这里的角色叫神行御姐,他是Fred,他俩组队去刷怪升级。
  神行御姐:哥哥动用他的资源查到在SY镇你父亲母亲和另一个你一家!哥哥暗中验过他们的DNA也接触过你父母,很奇怪,验不出那个你是假的。
  Fred:但是那个我确实是假的啊!
  神行御姐:我们知道,哥哥说会特别关注那个你的。
  Fred:最起码我父母好好的!
  神行御姐:是,这点你可以放心,那就说明你身边的这二位的确是假的。你现在所处位置卫星无法定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你不在国内的SY镇。
  Fred:“那,我是在哪里?”
  神行御姐:“别急,不管你在哪里,我们分析绑架你的人是在执行一个长期计划,你短期内不会有大危险,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保护自己最重要。哥哥说,联合国安全总署已经组成专门小组,你不是孤身一人。”
  Fred:我被输入一种DNA物质,现在视觉听觉和未知语言的自动识别能力都有加强。
  孙红红想,这是不同物种的生物试验!是高端物种出现了无法克服的基因缺陷?还是想改变低端物种?不管是哪种,对这个孩子甚至对整个地球人类都不是好事,这说明葩泊很可能是被外星文明劫持了,他现在是否在地球上都不好说,能来到地球的外星文明都比我们的科技昌明太多,就算在地球上,他们想隐藏某一处不被我们的卫星雷达等设备监测到也易如反掌。
  神行御姐:现在你只能靠自己,保护自己最重要,什么也不要试图去做,多观察,记住,我们的对手无比强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