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下)

作者:浮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26

从没人想到,一个比自己低那么多文明的生命体居然有如此丰富的情感,有那么多层次的情绪。
上接:窥(上)
第七章 Tommy和Sherey
  
  转眼又一年过去了,葩泊和小曦已经升初二了,这天自习课的时候,Tommy用英语小声邀请小曦晚上和他去看电影,小曦摇头拒绝。旁边的葩泊假装听不懂。
  放学后,Tommy等在那条小巷口,看到小曦走过来,立刻迎上去说:“xi,let’s go!”
  小曦摇着手说:“我在学校都和你说了,我不去,谢谢你。”
  说:“why?”
  小曦说:“我今晚要练琴。”
  说:“after film you can back home to take your piano,xi,please!”
  说着,伸手来拉小曦。
  小曦急得脸都红了,一边往葩泊身后躲,一边说:“我不去,我不去。”
  葩泊伸手拦住了Tommy:“人家都说了不去,你这人属狗皮膏药的啊?”
  眼一瞪:“你说谁呢?”
  葩泊:“说谁谁知道。”
  用手指着葩泊的脸:“我警告你,少管闲事!”
  葩泊用手拨开Tommy几乎戳到自己脸上的手指:“路见不平就有人管。”
  一把抓住足比他低一头的葩泊的衣领,可怜的葩泊双脚离地,被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往旁边一甩,葩泊就被甩出了足有10米远,要知道,葩泊身高也已超1.6米,体重也有110斤,可Tommy甩他就像甩一头羊一样轻巧。
  葩泊着实吃了一惊,这难道也是个机器人?可明明见他每天都实打实地吃饭啊,就气哼哼地喊:“不就是个克隆人吗?穷嘚瑟什么?”
  没想到Tommy被他这话激怒了,以闪电般的速度瞬间移动到葩泊身边喊:“你他妈的才是克隆人!”挥拳照葩泊的脸就是一下,葩泊都来不及反应,只觉眼冒金星,一股咸咸的血从鼻子流出来淌到了嘴里,他腰一躬一把抱住了Tommy的腰,两个人就滚到了一起。
  吓得小曦“啊!出血了!别打了,快放手啊!”叫起来。
  他们谁也没注意,巷口那台自动贩卖机上的隐藏摄像头全程把这一幕都拍了下来,这时,贩卖机上一个按钮连续闪起了红光。
  马上,空中一阵”嗡嗡“声由远至近传来,一架足球形状的无人机飞驰而至,在他们上方停住,一个很机械的声音响起:
  “立刻分开,举起手来!你们涉嫌滋事斗殴,正式被刑事警告,如再违犯,立刻拘捕!”
  “你俩!赶紧认错!”小曦喊。
  “对不起,我错了。”葩泊放开Tommy,双手做投降状说。
  可那Tommy却依然怒对着葩泊,从眼睛里射出两道火一样的红光。
  这时,只见那足球状的无人机对着Tommy射出一束眩目的寒光,再看Tommy,身子卷成一团,坍缩到地上,眼里的红光也散了。
  足球无人机这才收了射线,顿了顿,围着他们头顶绕了一个圈后飞走了。
  
  葩泊最近发现,他的大脑像是被开了窍一样,学习能力,包括阅读、理解、思考能力都得到了空前的增长,完全可以用豁然开朗这个词来形容,初一理科的所有课程,他只需翻一遍课本,几乎就无师自通,唯一没有里程碑式增强的课程只有语文。
  虽然葩泊想隐瞒自己的能力,但他毕竟还是个大孩子,课堂上的表现很快就出卖了他,要他坐在那里45分钟全神贯注听他已经完全会了的知识,也的确有点难。他要么偷偷玩游戏要么偷偷看小说要么干脆恶作剧捉弄那些机器人同学。
  这直接引来了他被校长跳了一级去了初三。
  在这里有一个来自美国的女同学Sherey,一个金发碧眼的热辣美人,自葩泊第一天见到她,潜意识就告诉他,这不仅是全班除自己外唯一一个真正的人类,也注定是一个难缠的女人。
  虽然才15岁,但她发育得太成熟了,胸前两个小兔子总像是要撑破衣服跳出来一样,让葩泊想不看都不行。
  好像自葩泊迈进班级的那一刻,她就双眼一亮,立刻爱上了这个来自中国的聪明男孩,不仅主动和葩泊同座位,连去饭堂吃饭、去操场锻炼都要和他粘在一起,而且只要有机会,就有意无意地用自己那对儿大波蹭葩泊的身体,这让还少不经事的葩泊浑身燥热,惹得小曦一见Sherey就直翻白眼,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夏天的夜晚,已经睡着了的葩泊被一阵奇怪的响声惊醒,一睁眼,似乎看到房间开着的窗口蹲着一个人影,还来不及喊,那影子像只猫一样飞身一跃就到了他的床上并用嘴堵住了他的嘴。差点吓尿的葩泊又气又急,他使劲挣脱开对方的湿吻,带着哭声低声说:“放开我!你干嘛啊?深更半夜的!”
  几乎笑出了声:“小傻瓜,我爱你啊,来陪你睡觉啊!”
  葩泊说:“小姐,不是吧!我爸妈就在隔壁啊!再说,有你这么爱的吗?”
  “爱就是要亲热啊,就是要sex啊!小傻瓜,难道我不可爱吗?”她说着三下两下脱掉了衣服,只剩一件胸围加一条丁字裤,她跪到葩泊的枕边,扭动着那骄傲的臀部。
  葩泊吓得立刻弹了起来,摇着手压低声音说:“停!停!求你了姑奶奶,饶了小弟行吗?”
  “吃吃”笑着抓过葩泊的手,就按到自己柔软起伏的大波上,然后冲葩泊的脸吹了长长的一口热气,葩泊立刻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浑身上下酥软无力,只有一处坚硬如铁,燃烧般滚烫,脑子也昏沉沉似入了梦,只是这个梦让他呼吸急促、大汗淋漓,眼前全是白花花不停摇动着的肉体。
  他潜意识里心里在怪隔壁的爸妈:平日里自己稍有动静,那两人就会第一时间出现,今儿是他们的听觉被关闭了?聋了?还是被这Sherey施了障耳法?
  待葩泊春梦大醒,已是大白天了,Sherey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满屋的香水味和一床的狼藉。葩泊知道,自己已不再是童男身了。他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有点想哭。
  爬起来站在窗前往下看,这里离地面足有10米,外墙没有任何可以攀登处,这Sherey除了能飞檐走壁,再无其它可能跃上来。
  从此以后,葩泊睡觉再也不敢不关窗。
  再在学校里看到Sherey,葩泊惴惴着正眼也不敢看她,忐忑了好几天,怕惹事,也是有点心虚,干脆连小曦也躲着,而人家Sherey却像是完全没有这回事一样该吃吃该咋咋。葩泊心想这美国人就是开放,如果换个中国姑娘,这事儿可就大了。
  
第八章 另一个世界
  
  这天最后一节自习课还没下课,葩泊就偷偷溜出了学校,自己晃晃悠悠沿着那条小巷提前回家。
  听到后面有自行车的声响,他回头看了一眼,见一个骑车人离他还有个10几米,便站住往左边透明隔离栏这边靠了靠,想等那人过去。
  但是,那骑车人不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就到了他的身后,而且径直冲他撞了过来。葩泊一回头,马上明白已经躲不开了,下意识的把身体使劲往那透明隔离栏上贴,这时,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整个身体竟然隐进了那透明的隔离栏!
  当他的大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条件反射地立刻又钻了回来,这两个动作加起来也就用了一秒钟吧,但诡异的是,刚才那个撞他的骑车人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知道,这条小巷足有200米长,而他几乎是处在中间的位置,骑自行车,一秒钟,能骑100米?这可能吗?
  马上,另一个念头又冲上大脑,那边!透明隔离栏的那边!刚才那一瞬间,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问题,也根本就没有时间往那边看!
  不由自主的,他的心跳加快了,虽然,这是一切的起点,但现在,他还是在心里问自己:葩泊,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也就思考了一秒钟,是的,他想,我一定要看!于是,他又一用力,身体再次隐进了那透明隔离栏。
  
  小巷尽头,两台自动贩卖机上的隐蔽摄像头,都忠实地执行了自己的职责,拍下了这一切。
  
  虽然葩泊已经无数遍设想过隔离栏这边的世界,甚至做梦都想过,但现在,他还是被大大震惊了。
  首先,他悬空在一片星空里,四周,除了这面银色的墙以外一无所有,只是一片虚空和黑暗,但是遥远处,却有很多星星,它们比他以前在晴朗夜空的野外看天上的星星要大好多,也更亮一些。而且,这些星星好像组成了一只猫的图案。
  葩泊心里一慌,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扶那唯一的依靠-隔离栏。从这边看,这隔离栏不是透明的,而是银色的。
  葩泊很讶异自己是怎么在这虚空里站立的?他的脚下用了用力,没想到,这一用力,竟使自己往上飘了起来,吓得他赶紧去抓隔离栏。
  过了一会儿,他试图往前迈步,ok,可以,再迈步,也可以,只是,他每迈一步都像是在飘,好像他的身体一下子没了重量。
  他想,飘就飘吧,看能飘到哪里,于是,脚下的步子快了起来,他尽可能的向着一个方向飘,估计自己最起码已经飘出去有三千多米时,“咚”的一声,他的头撞到了什么上面,用手一摸,是和那堵隔离栏一样手感的东西。
  这时,刚才虚空的黑色星空好像逐渐远去一样,代之以渐渐亮起来的一个大大的空间,他的头是碰到了这个空间的一个边上。
  当他的眼睛习惯了周围的亮度后,他发现,自己应该是置身于一个诺大的封闭圆球体中,这里的光亮似乎就来源于圆球体的壁体材料,均匀而不刺眼。往下看,原来自己并不是飘在虚空中,是站在这发光球体的一点上。
  自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这两年里,葩泊寻找一切关于宇宙空间的电子书恶补。来这里后他增加的超强阅读、记忆和理解能力,帮助他补充了这方面的海量知识。
  现在,他大脑里很自然的从那些知识中寻找答案。行动的“飘”,应该是这个空间的重力比平时小,最初他看到的星空可能是这球体材料的全透视效果,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控制这个球体?这是在哪里?那些星星又是宇宙中的哪儿?
  像是为了配合他的思想,大球体的上方又无声的打开了,那浩瀚的星空又现了出来,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大球体内部陆陆续续显现出物体来。
  先飘过来的有点像飞机驾驶舱,遍布整个空间的是无数闪着不同颜色和亮光的按钮,与飞机驾驶舱不同的是这些按钮不是被固定在哪一个界面上,而是杂乱无章的“飘”浮在空中,像是有人正在用手摆积木一样的摆布着它们。
  接着,圆球体内出现了若干个单元,像什么呢?葩泊脑子里搜索着词汇,哦,对,有点像拍电影或者电视剧的录影棚,只不过,每个棚里除了布景就只有光线,看不到演员。
  这里的光线明显是区别于圆球体的,各种不同角度、不同方向、不同颜色、不同照度的光线,好像凭空钻出来一样,葩泊根本找不到这些光线的载体,比如灯泡或者灯柱或者什么玩意儿。
  也没有看到摄影设备,葩泊猜测着,难道那些牛逼的光线同时承载了录影和录音功能?
  每个单元的光线都对准了中间布景搭出的区域。咦?有些单元的布景怎么这么熟悉?Oh My God!葩泊的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倒,这哪里是布景?这分明就是他生活轨迹的每一个重要场所!
  这个单元不是他的家吗?这不是他现在学校的班级吗?这不是学校的操场吗?这不是这条他每日上下学必须经过的小巷,也就是隔壁吗?
  葩泊跌跌撞撞“飘”进这些他熟悉的单元里,使劲去踢学校里的桌椅板凳,去砸他卧室桌子上的各种小陈设,去掀他的被子。但无论他多用力,他都无法真正实际接触到这些东西,他的手能隐进这些物体中,但却又像是与它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平面里,永远无法相交。它们就像是全息影像一样,看得见却摸不着。
  葩泊的脑子里出现了“维度”这个词,难道他看到的这一切压根就和他不在同一个维度里?
  瞬间,苦恼他两年来的很多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葩泊哭了,两年来第一次绝望的哭了,他干脆伸展四肢,呈大字躺在地上,任由眼泪恣意地流淌,他突然间觉得好累好累啊!
  泪眼模糊中,他周围的一切又渐渐淡了出去,最后完全消失,而他也精疲力尽地沉沉睡去。
  
第九章 Sherey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葩泊才睁开了如铅重的眼睛。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是穿着衣服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是怎么回来的?完全想不起来。
  他觉得头好痛啊!他下床去厨房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喝了起来。
  家里好像一个人也没有,连机器人阿姨也不见了踪影。葩泊点了点墙,一串时间显示了出来:23:59。
  潮水般的记忆回到了脑海里,他坚信那如幻的一切绝对不是梦境,即使有人告诉他那真的就是一场梦,他也不会相信。
  心烦意乱的,也睡不着了,他干脆打开电脑,却发现,怎么也登不上游戏《热血少年》和《大白的无聊》,难道是服务器维护?打开游戏的官网,也没看到今天有维护公告啊,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但他不敢往下想,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登上QQ,给孙老师留了个言,还给她发了一个邮件,当然,没敢说太多,只说有不懂的题想让她给讲讲,便关了电脑。
  躺在床上,葩泊尽力想理清自己的思绪。首先,英国人Tommy和美国人Sherey,应该就是孙老师说的那两个在英国、美国发现的和自己同样失踪的孩子,也就是说,他们也是被劫持到这里来的。
  回想这两个人的不同怪异之处,葩泊觉得他们三个人被“注入”的DNA物质肯定不同,劫持他们的人一定是拿他们在做不同的试验。但是拿他们做实验的目地又是什么?联想到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劫持他们的难道是外……星人?葩泊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第二天,葩泊没看到Sherey来上学,问旁边的同学,没人知道。葩泊慌忙跑去小曦的班,趴在玻璃上看到了小曦和Tommy安稳地坐在那里,他才稍稍安心些。
  回到家里,他立刻打开电脑,登上QQ,孙老师没有留言,也没回邮件。还有更糟糕的,他发现他所有好友的头像都黑了,只有小曦一个亮着。再登游戏,还是登录不上,葩泊的心都凉了。
  第三天,还是没见Sherey人,葩泊再也无法淡定,他坐不住了,悲哀地心想,他们这就要动手了?
  他跑出教室,一把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冲着那个戴着一副眼镜、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问:“你们把Sherey弄哪儿去了?”
  正在摆弄一盆妖冶玫瑰的校长扶了扶眼镜,连看都不看他,女里女气地说:“粗鲁的家伙,出去!”
  葩泊冲到他跟前,怒视他的眼睛里几乎冒出了火,低声却极其恐怖地说:“我再问一遍,你们把Sherey弄到哪里去了?”
  这个长得不男不女的校长似乎被震慑住了,他盯着葩泊看了一会儿,很不满地一扭屁股说:“Sherey?她已经办休学了啦。”
  “休学?为什么?”葩泊问。
  “你无权过问。”校长大声说。
  “草尼玛!”葩泊骂了一句冲出屋子去。
  冲出来的葩泊抓狂地想,Sherey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测,但他却无处可问,干着急帮不到她。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她,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又是这个世界里自己可怜的区区四个同类之一,他无法坐视不理。
  葩泊冲进小曦的教室,一把拉起小曦就往外走。Tommy立刻也跟了出来,一出教室,Tommy就叫:“喂!站住!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
  葩泊拉着小曦一口气跑到操场中间,站住,看着来路,根本没看到Tommy在路上跑的过程,他就已经站在他俩面前:“你们是要说Sherey的事吧?”
  “你早就知道了?她被弄哪儿去了?”葩泊盯着他问。
  “她办休学了。”Tommy蹲到了地上。
  “why?”小曦问。
  “我也不知道。”Tommy再不是之前那副凶相了。
  小曦说:“Tommy,你不是知道她家吗?我们去她家里看看,我叫车。”说着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三个人跑到校门口,上了一辆子弹型的黄色无人小出租飞车,Tommy说了镇上的一个地址,小飞车只用了一秒钟搜索就“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一到Sherey家,院门根本就没上锁,他们站在院外喊了喊,无人应,直接走进去,一敲门,虚掩着的门竟被推开了。
  三个人走进屋一看就泄了气。这里完全就是已经没人住了的情景。床和沙发蒙上了大大的罩布,柜子上没有任何小摆设,墙上只留下几个画框的痕迹,衣橱里只剩几个空衣架,冰箱里只有半瓶水和一块开了封的黄油。
  小曦在梳妆台上拿起一个红白两色的发圈,葩泊见过Sherey用它扎马尾。
  “也许她美国的家里真有什么急事?休学也很正常吧?”Tommy有点心虚地说。
  “在别处正常,在这里……”小曦摇了摇头。
  “why?”Tommy的眼睛里第一次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看着四肢发达的Tommy,葩泊不确定他到底知道多少,但看他这样子,Sherey这件事和他并非全无干系。
  
第十章 屋漏偏遇连阴雨
  
  晚上,葩泊来到小曦家,和她父母打过招呼后,两个人关上门,打开了小曦的电脑。
  毫无悬念的,小曦也上不了那两个游戏了。
  葩泊用她的电脑登上自己的QQ号,一样,所有的好友头像都是黑的,除了小曦的。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明白了,小曦是葩泊来到这里后加的好友。
  小曦给了葩泊一个号码说:“你加我以前这个好朋友,刚看他在线的。”
  用葩泊的号加了申请,再换小曦的号,问那人,人家收到了,但是他同意的讯息和留言,葩泊的号却收不到。
  小曦抄起电话问Tommy:“你的Facebook和邮箱什么的正常吗?”
  说:“正常。”
  “那就是说只对你封锁,这好办吧,你可以通过我的号联系那边啊!”小曦说。
  葩泊摇了摇头说“没用的。不相信你加孙老师的号。”
  果然,对方无应答。
  “让我朋友找她?”
  “不行。”
  “why?”
  “唉,傻丫头,这种事,多拐一个弯就没用了。况且,对我的封锁,只是对我起一个震慑作用。”
  “what?”
  “人家这是要告诉我,一切尽在人家掌握。”
  其实还有两层意思葩泊没说出来:1、怎么能证明你那边的一切没被改变?2、他心里还是想尽量保护一下这可爱的姑娘。
  “那我们怎么办啊?葩泊,我好怕。”小曦都快哭了。
  “不怕,还有我呢!”葩泊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但其实他也想哭。
  
  几天后,小曦告诉葩泊,Tommy最近的情绪很低落,经常发呆。
  “是Sherey的事刺激他了?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的处境吗?”葩泊问。
  “之前基本……不知道。”小曦慢吞吞地说。
  “现在知道了?”葩泊倒吸一口气,问“是你告诉他了?”
  “我只稍微暗示了他一下。”也许反应过来了葩泊的意思,她连忙解释:“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他知道了实情也许能帮到我们啊!”
  “唉!现在我宁愿他什么也不知道。”葩泊沮丧地说。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晚了。他咽下了后半句:你哪知道我们的对手有多强大,我们的国家甚至我们全世界也未必能对付得了他们。
  
  屋漏偏遇连阴雨。第二天一上课,校长通过视频向全校同学宣布了一个噩耗:本校初二一班学生Tommy昨晚出车祸不幸去世,请大家节哀……
  葩泊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一样,后面校长说的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已知的三个实验对象,现在只剩他自己了,难道Sherey和Tommy都对他们没用了?那么自己的末日是哪天呢?明天?后天?明年?后年?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他突然冷笑了起来。前面的同学都转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他看着这些机器人还是克隆人还是什么鬼的脸,笑得更厉害了,他就这么怪笑着背上书包,把夹克衫搭到肩上,眼神迷离地晃出了教室,晃出了学校,晃到了那条小巷。
  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就这样over吧,我也真他妈的受够了。
  他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跑了起来,跃过巷口那台有个疯狂闪烁红灯的自动贩卖机后,他奔跑的轨迹稍微发生了一点点变化,在到达巷子基本中间的那个位置时,他用尽洪荒之力,一闭眼,一头撞了上去。
  
  不知道时间停止没有,也不知道停止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眼前是一间天蓝色的房间,窗帘、床罩、墙壁都是天蓝色的,和窗外蔚蓝色的大海遥相呼应。温暖的海风从半开着的窗户上吹进来。
  一个肤白貌美的年轻女人正笑盈盈地从一个卡通图案的婴儿床里抱起一个胖胖的小男孩,金色的阳光洒在这母子身上,让人觉得好幸福好甜蜜啊!
  小男孩似乎看到了葩泊,他冲葩泊张开了两个小手,嘴里奶声奶气地叫着:“爸爸。”
  葩泊也下意识地张开了双手。
  这时,那漂亮女人笑着转过脸来,哦,是Sherey。
  
第十一章 猫星系
  
  夜晚,繁星点点,这是远离太阳系的另一个恒星系--猫星系。
  远远看去,整个星空组成了一只猫的图案,其中,在猫耳朵位置的两个行星上,栖息着一个文明程度超前我们地球几万年的生命体。
  今晚,他们的娱乐系统里有一档收视率极高的真人秀节目正在播放收官大结局,不过这档节目的主角不是他们猫系的本类文明生命体,而是远离猫系的另一个恒星系-太阳系上文明程度比他们落后几万年的文明生命体-人类。
  成千上万的猫人此时正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吃着零食,观看他们追了很久的这档星系娱乐中心重金打造的节目。
  当最后一个镜头,那个Sherey转过脸来的时候,很多猫人都“噢!”地叫了起来。这么久以来,他们陪着这三个地球孩子哭,陪着他们笑,陪着他们经历离开地球后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从没人想到,一个比自己低那么多文明的生命体居然有如此丰富的情感,有那么多层次的情绪,三个孩子的悲欢离合也会牵动这么多猫星系人的心。
  随后播出了对节目制作团队的采访现场。出品人先谈了制作此节目的初衷:自从20年前,猫星系宇宙联盟发现了远距他们几万光年的太阳系的地球上也有文明生命体后,他们就萌生了拍这样一个低端文明真人秀节目的念头。
  在星系宇宙联盟的大力支持下,他们选在猫系和太阳系的中心地带专门搭建了一个太空站,从地球上精挑细选了三个少年,模拟他们三个以前在地球上的生活环境,建了若个仿真摄影棚,再以不使他们察觉的理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们带到了远离地球的太空站。
  为了制作的逼真,这几个少年完全不知道一夜之间,他们生活中的一切已经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包括他们最亲的父母。
  所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三个地球孩子在地球生活的真实状态,故事由此拉开帷幕。我们的计划是如果他们没有觉察,我们会一直拍摄下去。
  这时,一个观众发问:“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片子结束并不是你们的初衷?”
  制片人回答:“不是。太阳系地球人的文明比我们落后很多,我们特意选了三个智商和各项身体素质都很高但还处于成长期的少年。我们知道最终有一天,他们会发现一部分真相,这个剧最大的看点也就由此设定了,我们就是想观察,地球孩子在身临绝境下的思想情绪如何变化以及他们的应对方法。但没想到,那个黄皮肤少年会如此敏感和聪明,结果就是你们看到的--我们只能让节目提前收场了。”
  “噢!”现场观众一片惋惜感叹声。
  这时,又一个观众提问:“剧中那个孩子和他地球上老师的联系是真实的吗?”
  制片人回答:“这个是真的,为了不引起这三个少年的怀疑,我们专门请星系宇宙联盟用了一点技术手段,让他们可以登陆地球上的互联网,没想到就被那个孩子钻了空子。”
  “呵呵。”现场看过片子的观众都会心地笑了。
  “但是我们后来发现地球在火星上的卫星在追踪我们这个空间站,虽然我们知道,以地球现在的科技文明程度,就是追踪到我们的信号也没用,他们是既威胁不了空间站也到达不了我们猫星,但为了少惹事,毕竟宇宙不仅仅就我们和地球两种文明对吧,我们就掐断了那个最聪明的孩子与地球的联系。”
  
  这时猫星系宇宙联盟的主席猫尔特,也晃着一杯酒,在他的家里正在收看这个采访节目。
  这档真人秀节目播出还没过半,他就接到了两个星球上观众海量的反馈,大家纷纷对拍摄此片的空间站和太阳系的地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很多人提出申请想去旅游,甚至有些母亲申请要收养片中的那几个地球孩子作为她们孩子的宠物,他让工作人员回复公众说大家的意见正被考虑,其实,他现在想的可是另外的问题。
  早在这个星系娱乐中心提出拍摄此片的申请时,他就拟好了另一项计划-对地球人类进行生物基因改造研究计划。然后,他的计划就完美地掩盖和镶嵌在娱乐中心此片的拍摄计划中。
  突然终止此剧,也是他叫停的,因为葩泊的基因已经发生了可怕的变异。他和他的孩子、他的女人已经都变成了串种的怪物。现在猫星系民众看到的最后一幕大结局完全是假的,虚拟的。
  
  这时,在采访中心,此剧的主创人员悉数登场和观众见面,当然,不会有那三个地球孩子主角了。当唯一一个主演现身时,立刻引来了全场,相信也同时引来了全星系的尖叫声和雷鸣般的掌声:“啊!是小曦!小曦!”
  制片人站起来为大家解释:“首先大家看到了,美人儿小曦的的确确是我们猫星系人,不是地球人。”
  他轻轻掐了掐小曦的脸蛋,又拉起小曦的手给大家看。观众席中响起一阵哄笑声。
  “为了配合此剧的顺利拍摄,我们特意安排了宇宙特工局的小曦进了我们的摄制组,可以这么说,她是全星系第一个估计也是唯一一个真正近距离接触地球文明的人!大家也都看到了,她的演技、胆识、融合、模仿程度都相当惊人!可以这么说,没有她,这个片子不可能拍的如此成功,我们已经正式申报她角逐今年的全星系猫卡金像奖!”
  
  猫尔特主席嘴角边露出不易察觉的一丝冷笑,心说,你们知道个屁,地球上现在那三个孩子的化身才是今后的明星呢。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带给我们另一个版本的大片,它说的是:我们猫星人如何在落后地球的坏境里成长和他们的命运,以及如何完成猫星系赋予他们的伟大使命。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