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穷匕见

作者:胤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26

荆轲忍住巨痛,左手摸向了胸口的翡绿吊坠,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回”。翡绿吊坠一瞬间变成了黑色。
  燕地苦寒,北风萧萧。
  
  天地苍穹,人烟稀少。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飞奔过来。
  赶车的马夫脸色已经疲惫不堪,长途的跋涉已经消磨掉人的生气,纵然像他这样的老马夫,也已精力衰竭。
  马车上,坐着两个人。
  为首的大汉斜靠着马车,闭目养神,鼻孔微微发出极细的鼾声。
  另一名少年,笔挺的坐在大汉对面,右手握住一把剑,左手平放在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大汉。
  大汉的鼾声渐渐加粗,他开始回忆起此行前来的目的……
  
  自己本是刺客出身,姓荆名轲,后被太子丹看中,收为门客。太子为人豪爽,行同车,食同桌,衣同穿,待己如友。
  然而太子丹常独自叹气,荆轲后来知晓,太子丹曾被当做质子派去秦国,在那里受尽秦王羞辱,加上燕国战败,土地被夺,太子丹有心抗秦却力不能及,因此忧虑。
  荆轲慨然许诺,既如此,我愿前往大秦之地,刺杀秦王。
  太子丹大喜过望,同荆轲商议许久,大秦宫殿防卫森严,秦王手下武艺高强人士众多,为求能接近秦王,太子丹拿出自己大燕国最肥沃的土地督亢的地图,并杀死了秦国逃亡燕地的大将樊于期,将他的人头交给荆轲,有了地图和秦国逃将的首级,接近秦王或许会简单很多。
  “我还需要一个年轻的刺客与我随行!”荆轲最后说道。
  “舞阳吧!”太子丹沉吟良久。
  
  荆轲缓缓睁开了眼,秦舞阳就是面前的这个少年,他的身体永远笔挺,表情仿佛泥塑石铸一般,不苟言笑。
  谁也想象不到,这样的一个少年,竟会是燕皇室公认的第一剑客,太子丹请出秦舞阳出手,不知费了多少力气去劝说燕王。
  若是光明正大交手,荆轲自认为在秦舞阳手下也过不了十招。
  但即使是他们两人,想刺杀戒备森严的秦王,依旧希望渺茫。荆轲依稀记得太子丹临行前和自己的诀别,更是饱含了无言的悲壮之情。
  不过,荆轲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挂着的一颗翡绿色吊坠,轻轻用手抚摸着,嘴里发出了一种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这天下,没有我杀不了的人,没有!”
  秦舞阳依旧面向荆轲,目不转睛,什么都没有听到。
  
  马车开进了咸阳,困顿的要死的马夫饭都来不及细吃,胡乱塞了一通肉饼,便开开心心找了个客栈睡觉去了,太子说过,只要安全送荆轲二人到咸阳,自己的任务便算是了结了。
  
  荆轲下车,穿过了咸阳闹市,径直走向了秦王宫。
  秦舞阳并没有问荆轲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只是一语不发的跟着荆轲。
  拐过数个小弯,迎面看到了恢弘大气的秦王宫。
  秦王还在宫殿深处,宫门口侍卫林立。
  
  荆轲一语不发,突然拔剑,刺向侍卫。
  剑出如虹,侍卫哼都未哼一声,倒地身亡。
  边上两名侍卫后发而先倒。
  一旁的秦舞阳也已经出手。他不问荆轲为什么要在这里动手,不该他问的,他不愿意多问。他只知道,既然动了手,那就要彻底。
  侍卫们大惊,一边大喊捉刺客,一边挥舞手中兵器和荆轲二人格斗起来。
  片刻,七八名侍卫横尸宫外。
  荆轲二人闯入宫门,未走几步,一个绿袍小将带领一队御林军赶来。
  绿袍小将也不多话,反手一剑直刺荆轲咽喉。
  剑未至,风已至。
  荆轲并未闪躲,这一剑虽快,但秦舞阳动作更快,剑芒直挑绿袍小将小腹,以攻代守,逼迫绿袍小将收起了剑招。
  秦舞阳表情依旧如泥塑石铸一般,嘴里却向荆轲飘来了两句话。
  “这样是不可能成功的。”
  “现在就走,我们还有希望。”
  荆轲笑了笑,没有回答。
  也不再会有机会回答了,周围御林军越来越多,绿袍小将武艺精湛,攻防兼备。秦舞阳虽然剑术高超,但短时间根本破不开绿袍小将的防守。
  远处开始有冷箭射出,御林军已将二人团团围住,后续喊声此起彼伏……
  荆轲突然用手摸了摸自己脖子处的翡绿色吊坠。轻轻吐出一个字“回!”
  翡绿吊坠颜色一瞬间黯淡了几分。
  
  荆轲下车,穿过了咸阳闹市,径直走向了秦王宫。
  秦舞阳并没有问荆轲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只是一语不发的跟着荆轲。
  拐过数个小弯,迎面看到了恢弘大气的秦王宫。
  秦王还在宫殿深处,宫门口侍卫林立。
  
  荆轲突然停下了脚步。
  秦舞阳随之停下。
  秦舞阳并没有开口问荆轲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什么停下脚步,不该他问的,他不愿意多问。
  许久,荆轲叹了一口气:我们先找一家客栈。
  
  悦来客栈。
  
  秦舞阳食欲并不旺盛,吃过了几张饼,便回屋休息了。
  荆轲面前摆了三四盘菜,两壶酒,独坐自饮。
  出了燕国,方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荆轲细细回味,秦宫里人才辈出,光是那绿袍小将,武艺不在秦舞阳之下,若是打的久了或许舞阳还能稍胜一筹,但对于刺客来说,打的久便是输。
  而秦宫守卫的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都超乎自己想象,这么短的时间能调动出四五百人左右的御林军,燕国确实不如。
  荆轲正在沉吟中,对面坐下了一个老者。
  老者来的无声无息,着实让荆轲吃了一惊。
  
  老者没有理会荆轲,径自举箸夹了一大把菜,放入口中。
  荆轲哑然失笑。
  老者依旧自顾自的夹菜,仿佛面前没有荆轲的存在。
  荆轲忍不住说道:这位老先生,我好像并没有邀请你入席吃饭啊。
  老者抬起了头,细细打量了一下荆轲。
  “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什么?”荆轲警觉的摸了一下腰间的匕首。
  “我说,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老者继续举箸吃菜,嘴里含含糊糊的,“你的本事是天赐的,所以,你不能杀天定的人。”
  “天定的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荆轲握住匕首的手开始微微发抖。
  “我吃饱啦,谢谢”老者突然抬起了头,嘴角残留着菜汁,脸上充满了孩子般的笑容。
  荆轲想站起身,突然觉得两条腿失去了控制。
  “你有天相助,他也有!”老者最后的话飘了过来。“可是老天对你的帮助,每天只有3次。”
  荆轲已是一身冷汗。
  
  次日天明。
  荆轲醒来,却发现秦舞阳坐在自己床前,一语不发的盯着自己。
  “你醒了?”
  “早醒了!”
  “今天我们去进宫行刺。”荆轲打了和呵欠,似乎漫不经心的随口说道。
  “好。”语气不惊不惧。
  荆轲看了看胸口的翡绿吊坠,颜色又恢复了原先的光泽。
  “收拾一下行李,先去拜访下凌旭丰!”
  “好!”
  
  凌府。
  听完荆轲二人的来意,凌旭丰又惊又喜,惊得是叛贼樊于期已死,燕国督亢的地图又被获得,喜的是这一大功将要落入自己手里。荆轲还说他有更加机密的军情要面见秦王相说,如果军情确实重大,自己引荐这份功劳足以让他再次升官发财,当下忙不迭的给荆轲二人斟茶倒水。
  “二位壮士!且在此处稍等片刻。老夫即刻前去秦宫,将此事禀报秦王,以待秦王宣见二位。”
  “劳烦凌公了!”荆轲抱拳微微欠身。
  
  过得一炷香时分,荆轲便接到了进宫的宣召。
  荆轲带着秦舞阳来到了宫门。
  侍卫拦住了二人。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燕国来的壮士,来投靠秦王,之前凌公难道没有没有跟你们通报吗?”
  “哦,你就是凌公说的那个杀了樊于期来投诚的壮士啊。”
  “不错。”
  “在这里等等,凌公马上就来。”侍卫说道。
  荆轲和秦舞阳并没有等多久,便看到了凌旭丰匆匆奔来,面带喜色。
  “快随老夫前去面见大王。”
  “等等,武器不能携带,你们把武器留下来。”侍卫拦住了兴奋不已的凌公。
  “舞阳,把你的剑留下来吧。”荆轲回头说道。
  秦舞阳面无表情,伸手交出了宝剑。
  “嗯,把手伸开!”侍卫面无表情,要准备搜身了。
  “你动作快点,平时也没见你们搜身这么仔细。大王等着见荆壮士呢!”凌公不耐烦的催促道。
  说也奇怪,平时搜验迅速的侍卫,今天却异常谨慎,连包裹都没放过。
  “那是献给秦王的燕国地图,碰坏了你能负责?”荆轲看到侍卫手伸向包裹里的地图,厉声怒喝。
  侍卫伸出的手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又伸了出去,不过没有敢打开地图,而是握住地图一角,上下轻轻抖了抖。
  噌一声,一个匕首突然露了出来。
  侍卫和凌公面色大变,侍卫一声“抓住他们”还未喊出口,秦舞阳已经夺回了刚刚交出去的宝剑,瞬间刺穿了侍卫咽喉。
  荆轲叹了口气,昨天他便已知晓,这个宫门,是绝对不可能凭借两人之力,硬闯进去的。
  荆轲手摸了摸胸口的翡绿吊坠,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回”。
  翡绿吊坠颜色一瞬间黯淡了几分。
  
  过得一炷香时分,荆轲便接到了进宫的宣召。
  荆轲打开了包裹,取出了地图,缓缓展开。
  地图尽头,赫然出现了一把匕首。
  荆轲仔细的用匕首在羊皮地图上刺破了一个口子。然后将匕首尖轻轻插入地图破口处固定。
  羊皮较厚,匕首插入中空的口子处,稳定性比较好。荆轲用力甩了甩地图,并没有太大异常。
  一旁的秦舞阳奇怪的看着荆轲,不过并没有发问。
  不该他问的,他不愿意多问。
  
  荆轲带着秦舞阳来到了宫门。
  侍卫拦住了二人。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燕国来的壮士,来投靠秦王,之前凌公难道没有没有跟你们通报吗?”
  “哦,你就是凌公说的那个杀了樊于期来投诚的壮士啊。”
  “不错。”
  “在这里等等,凌公马上就来。”侍卫说道。
  荆轲和秦舞阳并没有等多久,便看到了凌旭丰匆匆奔来,面带喜色。
  “快随老夫前去面见大王。”
  “等等,武器不能携带,你们把武器留下来。”侍卫拦住了兴奋不已的凌公。
  “舞阳,把你的剑留下来吧。”荆轲回头说道。
  秦舞阳面无表情,伸手交出了宝剑。
  “嗯,把手伸开!”侍卫面无表情。
  “你动作快点,平时也没见你们搜身这么仔细。大王等着见荆壮士呢!”凌公不耐烦的催促道。
  说也奇怪,平时搜验迅速的侍卫,今天却异常谨慎,连包裹都没放过。
  “那是献给秦王的燕国地图,碰坏了你能负责?”荆轲看到侍卫手伸向包裹里的地图,厉声怒喝。
  侍卫伸出的手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又伸了出去,不过没有敢打开地图,而是握住地图一角,上下轻轻抖了抖。
  没有异常。
  
  “好了,进去吧!”侍卫搜查完毕,收起了兵器。
  “快走快走,哎呀,这下大王要急死咯!”凌公急不可待的催促着荆轲。
  三人加快了脚本走向正宫。
  
  “等等!”一声清脆的喊声,拦住了三人。
  在拐过了几道弯后,迎面走来了撞上了一群人。
  为首是一个绿袍小将,身后有数名御林军,朝着三人走了过来。
  “嫪厉,你又要做什么?这两位壮士是来投靠大王的,大王宣他们入宫,有要事相商的。”凌公虽然急躁,但是并不敢在这个叫嫪厉的绿袍小将面前放肆。
  此人来头不小,荆轲第一时间判断。
  秦舞阳的目光,也对上了嫪厉的目光。
  “这个人可以走,但这个人不行。”嫪厉指着秦舞阳,缓缓的说。
  荆轲面色一变。
  秦舞阳依旧一幅泥塑石铸的表情。
  凌公发急“莫要再闹了,若是再不赶快去大殿,大王怪罪下来,你我可担待不起啊!”
  “无妨,出了事情,我嫪厉担着便是,凌公勿要多言。”嫪厉看都不看凌公一眼,一双眸子死死盯着秦舞阳。
  凌公不敢再言,转头对荆轲说:既如此,壮士,我二人前去大殿拜见大王吧!
  听到凌公也不再坚持,荆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似乎再犹豫着什么,又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荆轲完全不理会凌公焦急的表情,以及嫪厉和秦舞阳对视的眼神。
  “算了!”荆轲说了一句其他人都没懂的话。他没有理会凌公惊讶的眼神,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回”。
  翡绿吊坠颜色一瞬间黯淡无光。
  
  “好了,进去吧!”侍卫搜查完毕,收起了兵器。
  “快走快走,哎呀,这下大王要急死咯!”凌公急不可待的催促着荆轲。
  三人加快了脚本走向正宫。
  
  “等等。”荆轲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凌公顿时紧张了起来。
  “凌公勿慌!”荆轲打开了包裹,“刚才走得匆忙,地图的下卷好像忘了带在身上。”
  “哎呀,快好好找找!”凌公顿时着急了起来,“若是再有一个来回,怕是大王要等的心焦了!”
  秦舞阳不知荆轲为何做出这般举动,此番前来秦国刺君,明明只有一份地图,根本没有所谓的上卷下卷,而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他并没有多问,只是漠然的注视着前方。
  “不好,估计是落在了客栈里。”荆轲找寻了许久,懊恼的一拍脑门,“凌公勿虑,地图我已烂熟于心,就算找不到下卷,我也能手绘一副,交与大王。”
  凌公顿时喜形于色,“好好好,那我们快点走吧,大王怕是要焦虑不安了。”
  
  三人加快了脚步,一路顺畅,进入了王宫大殿。
  
  秦王端坐大殿之上,群臣一片肃静,秦王虽已等候多时,却未有丝毫不豫之色。看着荆轲三人走入大殿,秦王哈哈一笑,站了起来。
  “听说荆轲壮士弃暗投明,前来我大秦献上地图,真是明智之举。哈哈”
  群臣莫不言是,纷纷恭贺秦王。
  “荆壮士快快把叛将首级和地图拿来!”
  荆轲快步走向秦王,秦舞阳紧随其后。
  “大王请看,这是乱贼首级。”荆轲走到大殿前,停下脚步,打开包裹里的箱子,露出了樊于期的头颅。
  “好,不错,正是此人,荆壮士擒贼有功,寡人必重重有赏。嗯,还有燕国地图呢?”秦王欣喜的问道。
  “地图在此。”荆轲又走近两步,来到秦王面前,双手捧起羊皮地图,一点点打开。
  
  图尽,而匕首见。
  荆轲快如闪电般抓起匕首,直刺秦王面颊。
  秦王大惊失色,疾速后退半步。
  秦王快,秦舞阳更快,飞起一脚踢向秦王膝盖,咔嚓一声,将秦王膝骨踢断。秦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同时秦舞阳迅速转身,从一名近侍身边抽出了一把剑。
  与此同时,荆轲第二刺也对准了秦王面颊。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秦王身后一名灰袍客,突然向前一探,紧紧抓住秦王一带,猛地一抽,生生把秦王抽开了数米。
  第二刺落空。
  秦舞阳挺剑再刺。
  灰袍客动作更加快速,反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剑,剑尖轻点,灵动如燕,缠住了秦舞阳的剑。
  秦舞阳如石头般漠然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表情,惊讶的表情。
  瞬间两人交换了七招,秦舞阳招招欲致秦王于死地,而灰袍客招招封住了秦舞阳的剑路,让秦舞阳剑招全部落空。
  荆轲左手撑地,奋力跃起,从左侧发起了第三刺。
  灰袍客没想到荆轲的动作也如此迅速,一时间剑招被秦舞阳所缠绕,无法抽身阻拦荆轲,此时,他足尖轻点躺在地上呻吟的秦王,将秦王提出了数十米。
  这一踢,顺势甩开秦舞阳的纠缠,反手一剑刺入荆轲右臂。
  荆轲怒吼一声,手中匕首落地。
  秦舞阳大惊,再欲追向秦王,四周武士皆以严阵以待,将两人团团围住。
  荆轲忍住巨痛,左手摸向了胸口的翡绿吊坠,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回”。
  翡绿吊坠一瞬间变成了黑色。
  
  三人加快了脚步,一路顺畅,进入了王宫大殿。
  荆轲脚步慢了下来,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对秦舞阳说“一会入宫,有一个灰袍人,你装作很紧张,有所企图的样子,让那个人想法子注意到你,从而离开秦王身边,不管怎样,等会行刺之时,你只需要对付他一个就好。”
  秦舞阳依旧笔挺的走着,似乎完全没有听到。
  秦王端坐大殿之上,群臣一片肃静,秦王虽已等候多时,却未有丝毫不豫之色。看着荆轲三人走入大殿,秦王哈哈一笑,站了起来。
  “听说荆轲壮士弃暗投明,前来我大秦献上地图,真是明智之举。哈哈”
  群臣莫不言是,纷纷恭贺秦王。
  “荆壮士快快把叛将首级和地图拿来!”
  秦舞阳四处打量了一番,突然紧张的全身发起抖来。
  秦王四周侍卫一见,吆喝了一声:“使者为何变了脸色?”
  荆轲回头一瞧,果然见秦舞阳的脸又青又白,就赔笑对秦王说:“粗野之人,未见大王威严,难免心惧,还望大王见谅。”
  秦王毕竟有些怀疑,对身边的灰袍客点了下手。
  灰袍客冷哼一声,走向了秦舞阳,从他手中接过木匣,打开一看,果然是樊于期的头颅。
  秦王大喜,对荆轲说:“地图安在?”
  荆轲快步走向前,“地图在此。”双手捧起羊皮地图,一点点打开。
  图穷,匕首见。
  
  荆轲快如闪电般抓起匕首,直刺秦王面颊。
  秦王大惊失色,疾速后退半步。
  秦舞阳一改紧张畏惧之情,猛地从周围侍卫身边抽出一把剑,直接攻向了灰袍客。
  灰袍客一时惊呆,竟不及拔剑反应,匆忙闪躲中,袖口被剑气撕裂。
  而荆轲一击不中,快速抓住秦王衣袖,奋力刺出第二击。
  此时荆轲右臂突然一阵巨痛。
  秦王使劲向后一转身,把那只袖子挣断了。他跳过旁边的屏风,刚要往外跑。荆轲拿着匕首追了上来,秦王一见逃不了,就绕着朝堂上的的大铜柱子跑,荆轲忍着右臂巨痛,紧紧相逼。
  灰袍客匆忙之下拔剑反击,和秦舞阳越战越是心惊,焦急想摆脱秦舞阳去救秦王,奈何秦舞阳一心一意,拼命缠住了他。
  再看荆轲和秦王,犹如走马灯般绕着铜柱转悠。
  官员中有个伺候秦王政的医生,急中生智,拿起手里的药袋对准荆轲扔了过去。荆轲用手一扬,那只药袋就飞到一边去了。
  
  
  就在这一眨眼的工夫,秦王政往前一步,拔出宝剑,砍向荆轲。
  荆轲正要招架,右臂突又巨痛起来,一时只觉天旋地转,只听咔嚓一声,左腿被秦王砍断。
  荆轲站立不住,倒在地上,周围侍卫纷纷围上。荆轲奋起余勇,左手投掷出匕首,秦王向右一闪,匕首从秦王耳边飞过去,打在铜柱上,火星四溅。
  秦舞阳此时方觉情况不妙,迅速回剑奔向秦王。灰袍客趁其不备,一剑刺穿了秦舞阳心脏。
  荆轲嘴角鲜血迸出,左手微微握住胸口漆黑的玉坠,嘴里再无言语。
  众卫士齐心,刺死了荆轲。
  秦王惊魂未定。
  秦宫一片混乱。
  秦宫外,一个老者对着宫门,轻轻叹了口气。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