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的爱情

作者:墨非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2-01

你们不需要食物,不需要空气,不需要情感,做事精准无误,只需要源源不断的电能就可以驱动你们。

1

  宽阔的市政大厅灯火辉煌,来自世界各地的政客,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吵得不可开交。有人甚至跳到桌子上,来揪对方的头发。有人居然爬到桌子下,撕扯对方的脚裤边儿。

  利益的焦点,是关于太阳神号宇宙飞船,在奔赴太阳的过程中,获得了太阳的第一手研究资料的归属问题。

  公元200世纪,太阳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地球的生态已经受到了影响。

  政客一   女生们先生们,地球上已经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

  政客二   是啊,非常大的范围。除了七大洲,现在开始向月球扩散了。

  政客三   在坐的诸位,请大家不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整个人类的前途。太阳黑子和太阳耀斑活动不断的加剧,这已经造成了人类大规模的瘟疫,动物开始灭绝,地震海啸不断,整个地球的生态系统被破坏,更可怕的是我们染色体上的碱基对出现了变异的趋势,人类已经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们应该放弃偏见,团结协作,不是吗!如果瘟疫扩散到整个银河系,试问,我们还能存活多久?我们引以为傲的星球还能撑多久?

  整个吵哄哄的大厅立刻变得鸦雀无声,人们开始摸着额头,来检视自己的傲慢,愚蠢,自私和贪婪。

  2

  街上行人匆匆,死亡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夹杂着莫名的恐惧,人们迷失了内心,丧失了勇气。

  上流社会的人们充斥着整个会所,在莫扎特圆舞曲的沁润下,翩翩起舞,享乐主义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利欲熏心的他们,忽视了他们的家庭还有可爱的女儿。公元20世纪的音乐,在200世纪却依然大放光彩。身着旗袍的艳丽的女人,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胸脯犹如急躁不安的小白兔,头发梳的锃亮的男人,扬起色咪咪的嘴角。

  摄影师,记者,银行雇员,珠宝商,出版商或者是画廊的老板,混迹其中,想象着跟美丽有爱心的女子共度一生的可能。舞女们都有明确的目标,但似乎永远只能跻身于中产阶级或是中下阶层。

  身体残疾的钢琴家放弃了对生活的期望,在自我陶醉中顾影自怜。

  一个面容娇美的女人小跑着走进洗手间,眼神像戈壁滩一样荒芜,可以猜想她有好几天没有休息好,哈着小蛮腰,对着镜子胡乱的描眉,贫穷和不稳定带来的痛苦和失落挂满整张脸。

  过了不到两分钟,她惊慌失措,眼睛里流露出恐慌的神情,鼻孔开始不停的流血,她颤抖着仰起头,颤颤巍巍的用手捏住鼻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不到一刻钟,她便奄奄一息的倒在了洗手间。随后来洗手间的人们,目睹了她的惨状,都四散逃开,整个会所的人们都像炒锅上的蚂蚁。保安在清理会场的时候 ,发现了二十具男人和女人的尸体。

  几天后,尸检员给出的结论是死于心肌梗塞。太阳耀斑并发症开始了。

  尽忠职守的警察把他们埋葬在距离地表500米的地下掩体中。

                              

  三五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在稻田里玩耍,地里几株稀稀拉拉挺拔的芦苇在风中摇曳,收割后的稻田,没有了往日的美感,稻茬密密麻麻,像工地上留下的一排排钢钉。田埂上,蓬松的泥土,簌簌落下。

  一个老人的背影,哦,李斯特,两滴泪珠沁在他的眼角,沉重的走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当第二天的太阳像往常一样冉冉升起的时候,他觉得世界还是老样子。

  “洛丽,洛丽……请帮我把那把渗漏的咖啡壶拿过来。”

  “教授,有什么可以效劳。”

  “听着,宝贝儿,你的记忆程序是不是出问题了,昨晚那个隔壁老娘们来煮咖啡,弄掉了咖啡壶上的把子,我的血压都开始飙升了,这把咖啡壶是时空大学的校长在我110岁生日宴会上送我的生日礼物,我要想个绝妙的法子,复原它。”

  “教授,上周我去新华百货逛街,在12楼的咖啡馆里,店员向我推荐产自墨西哥的精致咖啡壶,古朴典雅,透露着远古的气息!”

  “宝贝儿,你知道你们跟人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我们在体力和智力方面可以全面超越人类?”

  “错了!人类比机器人更节俭。”

  话音刚落,他便放声大笑,过了一刻钟又不再作声。这确实是个古怪的老头,只见他用干枯的双手梳理了下快要滑落的腰带,阳光照射在丝绸般华丽的睡衣上,飘洒着光点,他慢慢走下楼梯,小心翼翼的伸手拿起咖啡壶,仔细端详了一阵子,然后伸长细细的脖子,慢慢凑上去,闻了闻,仿佛里面装满了咖啡。过了一会儿,嘴角露出了陶醉般的微笑。

  “洛丽,你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位时空工程师,在穿越时空的过程中,双目失明。返回地球后,Mk科技公司给我制作了一双假眼,电脉冲刺激着我的大脑神经,摄像头还不错,采集着光线,通过视觉神经控制眼球的移动,所以我才会看到如此美轮美奂的世界。当然还有你!”

  “对此我深感抱歉,教授,我想这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至少你再也不会因为悲伤的事情而泪流满面了,不是吗?”

  “哦?听起来似乎不错,但是你不知道,我们人类用眼泪洗涤我们的良心,而你们只能更换电路板。所以,人类的情感你们是不会有的。”

  “洛丽,把我那捆原稿拿过来。”

  “ 教授,那可是你的自传啊。你被困在遥远的木卫二,费了九牛二虎,才写出来的东西。如果出版此书,让更多的人读懂你的故事,那将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哦?是吗?”

  “ 是的,先生。”

  “难道你不知道这本自传记录了我不堪回首的过去吗?在我70岁的时候,我对幼小姑娘无法自拔的性欲和占有。这本书充斥着我的贪婪,自尊,仇恨,暴力,爱情和家庭。身陷内疚的漩涡让我受尽折磨,沮丧和傲慢使我一度患上了精神病,在疗养院精神病医生的治疗下,才摆脱了纠缠不清的过去。”

  “我知道你很痛苦,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怀疑你身边的人。包括我,你从来都不曾信任我!”

  李斯特满脸的皱纹在颤抖,满头银发颤抖着,嘴角抽搐着,眼睛里沁满了泪水。

  “实事求是的来说,你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个恶棍,你的行为令人发指,道德败坏,是个典型的变态青年。”

  李斯特慢慢抬起了头,扫了洛丽一眼,不在说什么。

  “我知道是教授你创造了我,如果不是你的奇思妙想,我也不可能跟你同处在三维空间中,我拥有跟你一样的肌肉,皮肤,轮廓,头发,视觉,感觉,表情和情感。有时候,我觉得我跟你是同类。”

  李斯特转过身来,咬了咬嘴唇,皱了皱眉毛。

  “教授,你的过去就是人类的过去,所以,我建议你出版这本自传,解剖自己的内心就是在赎罪,是为了让人类还有我们在罪恶边缘获得持久的警醒,为了让后人贫瘠的内心获得持久的安宁。使我们大家,父母,子女和社会教育者都能从这本书里获得良知,为社会的长治久安培养一代合格的人 。”

  李斯特没有说话,沉重的走出了屋外。

  4

  一百年前,李斯特出生在银川贺兰山下。他的父亲是山东人,母亲是法国人,中法混血,他的母亲不远万里来到了贺兰山东麓,因为这里有媲美法国波尔多的酿酒葡萄种植地,顶级的精品酒庄,拥有享誉银河系的声誉,她是位伟大酿酒师,酿造的葡萄酒被销往银河系的每个角落,无论是人类在银河系中建立的空间站,还是摆脱银河系引力飞往河外星系的宇宙飞船。每个人都会因为品尝到她酿造的葡萄酒,在孤独的茫茫宇宙想起自己的母亲——地球。他的父亲是一位狂热的登山者,在攀登火星上最高的山峰阿尔法波斯山回程中,失足跌落山谷,死在了火星上。他的母亲悲痛万分,在火星上埋葬他父亲的地方,立了一座碑,在那里守候了三年。

  30年前,李斯特从疗养院出来的那年,洛丽经过层层淘汰和精心的筛选,并送到了银河系中的时空大学,穿越了各种时空序幕,历经了沧海桑田的磨难,拿到博士学位后获得了人类意识。

  换句话说,洛丽人生的成功是人类材料学和仿生学的成功,她拥有神似人类的所有构造,皮肤,眼睛,头发和牙齿。内部除了执行系统,驱动系统,检测系统,控制系统以及复杂的机械构成外,还附加了一小块情感模块。每次电信号的输入,都会有线,角和位移量的输出,内部形成一个闭环控制系统,相当于一个微型计算机,电池的续航能力足以让她驰骋上百年。

  卧室的桌子上摆放着洛丽的毕业照片,照片上的洛丽显得的非常有活力,漂亮的卷发垂到肩上,靓丽的眸子像榆荫下的清泉。

  同时期的学员还有5个,但很不幸,他们在毕业论文中,抄袭了时空大学一位教授的成果。被学术委员会开除学籍,五位学员被永久禁止进入时空大学的机会,最终被发配到寒冷的木卫二上打扫垃圾。

  洛丽在时空大学俢的是时空测序学,成绩一直在同一批学员中是最好的,优异的表现,令李斯特很欣慰。在同一批学员中还有李斯特的外孙陈干,棱角分明的花美男,10岁的时候,经过银河系智商系统的测试,被认为最有可能超越人类20世纪最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天才,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只可惜造化弄人,长大成人后却是个享乐的富家纨绔子弟,天天跟性感的美女厮混,不是酒吧就是高档会所。有一次周末在家里举行聚会,喝掉的贺兰山干红,都能装两大缸。身材妖娆的姑娘,买弄着风骚,在别墅的沙发上寻欢作乐,追求视觉和感官的享受,过度的饮酒和纵欲,葬送了他年轻的生命。 对李斯特来说,这是一件既可悲又丢脸的事,在他孤独的人生中增加了几丝凄凉。与此相反,陈干的弟弟是自闭症患者,却在银河系举行的象棋大赛中屡次夺得冠军。

  洛丽就读时空大学,是当时的校花,有很多的仰慕者,这其中不乏李斯特的外孙陈干。陈干在写给洛丽的情书中,表达着炽热的情感,最浪漫的纯情和最火热的爱,动用了迄今为止人类最优美的语言,只可惜洛丽拥有人类般迷人的面孔,但她无法理解人类爱情的真谛。在爱情中,单方面的付出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洛克克风格的花园别墅,午后的太阳像一只懒惰打盹的猫,慵懒的光线透过华丽的百叶窗,漫无目的洒在黑乎乎的地板上。

  室内华丽繁复的装饰,透露出主人慵懒的社会快乐。

  “既然选中我,执意送我去银河系最好的大学,为何毕业多年,我依然无法获得人类意识。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除了完成交给我的辅导课目外,没有一点私人空间,时常处在奔溃的边缘。”

  “这是你的命运,你从制造出来的那一刻,就要决定为人类献生。”

  “ 我要自由,像你们人类一样自由。”

  “也许几百年后你会获得自由,成为机器人界的楷模,既然生活在这个时代,你注定不会得到自由。不要痴心妄想啦。机器人三大定律之一,就是你们不能伤害人类。听清楚了,洛丽,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洛丽怅然若失,木讷的站在窗边,微风吹佛着她的卷发,心情凌乱了一地。

  5                       

  地球上的人类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垃圾,为了解决这一棘手的问题,全球委员会决定将全部垃圾在地球压缩成饼干状,装在特制的桶里,由往返于地球与木卫二的宇宙列车运往木卫二。在木卫二上,人类动用了最先进的科技和最强大的智慧建造了一座座殖民地,越来越多的地球工人和类人机器人被派到这里,日夜劳作,日复一日。全球机器人权利委员会一直在为机器人的人身自由做最后的斗争,与人类进行了十几轮的艰苦谈判,可一切无济于事。在这个时代人类依然是主宰者。

  在木卫二上辛苦工作的机器人,内部的电子元件破损严重,维修师不停的维修,直到最后皮肤裸露后成为一堆废物。最终被遗弃在木卫二空旷的原野上,规划整齐的机器人墓地,一直伸向了远方。

 6

  地球的夜晚被誉为银河系最美妙的时刻,每个人都在享受着幸福的生活。

  洛丽站在游泳池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斯特,尽管他已经110岁高龄,但身材高大,体力充沛,纵然全身多处骨骼被换成高分子聚合材料,他的大脑依然敏捷,他深谙道家哲学。年轻的时候做过不起眼的牙医,会计和园丁,在酒吧跟舞女经常鬼混,步入中年后,事业腾达,成为银河系最为顶级的计算机工程师。偶尔多年的沮丧,傲慢和痛苦已经随着岁月被遗忘,年轻时候的暴力,爱情和家庭,却时常让他在睡梦中惊醒。他唯一的女儿爱上了木卫二上的机器人工人,不顾他的强烈反对,前往木卫二跟爱人约会,在一次基地的安全巡检中,强大液压油柱的冲击力切割了她的下半身,死在了遥远的木卫二。

  每年到了女儿的祭日,他都会委托前往木卫二的列车长带去大束盛产于雅鲁藏布江的黑玫瑰。但始终都没有踏上木卫二,因为他不能容忍人类和机器人相爱,他把这件事一直当做自己的耻辱。 但对女儿的绵绵的思念就像小径上长满了的惆怅花朵,在微风的吹拂下,总会令人担忧。

  这是一个无聊的夜晚,李斯特在书房里随意的翻看着《银河系先驱报》,这是他的习惯。喜欢了解银河系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琐事,变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洛丽身着华美的紫色旗袍,分叉到雪白大腿的外侧,摇曳着腰肢,细心照看着锅里的蔬菜牛肉汤。

  李斯特业余爱好是研究国学,尤其在唐代诗歌方面的研究取得了不亚于计算机领域的成功,他经常被邀请在银河系的各大著名大学做演讲。有时候也会迷失在那些古老的世界里,经常临摹王羲之的书法。在庞大的地下室,收藏了世界各地古今中外的书法碑文。

  有一次,洛丽偷偷溜进了地下室,在墙体的显示器上,偷偷修改了自己的原代码。不愧是时空大学最顶尖的学员,她内心更渴望成为人类,渴望爱情,渴望异性的关怀。

  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李斯特执着一生,决不能让人类与机器人相爱,这是人类的底线,不能违背人类的道德与伦常。为了他心中信念,搭上了女儿的性命也在所不辞。

  第二天早上,当洛丽给李斯特穿衣的时候,人造心脏第一次产生了跳动,这是她多年来第一次强烈的感觉。她怔怔的看着李斯特,看着这位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男人,这个一生充满矛盾传奇色彩的男人,在银河系立法阻止机器人进入人类情感世界中的男人。

  她抑制住内心的兴奋,转身的一霎那,眼里噙满泪水。

  晚上她又偷偷溜进地下室,在地下室的一个边角的桌子上,放置着一个隆起的东西,上面盖着一块精美的紫色绸布。正上方是一块静止的挂表,她伸手掀开了绸布,那是一个水晶做的果盘,晶莹剔透,底部有一个黑乎乎的黑斑。站在它面前,洛丽神情恍惚,不知所措,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通透她的全身,她抬头仔细端详着天花板,那是一副绝美的油画,上面画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在灯光的照射下,阴影,力度和色彩非常柔和,从一维的角度看女人的侧脸上有9个乳房。她呼吸急促,心脏跳动的厉害,感觉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她转身看了看果盘,发现挂在正上方的摆钟开始走动,嘀嗒嘀嗒的声音,仿佛是自己的心跳声,在地下室里来回的响。当秒针走完一圈指向12点的时候,闪过一道光,她被吸进了那个黑色的斑点。

  这是一个神奇的盘子,时空穿越的另一头,居然连接的是李斯特的大脑。

  哦,上帝,我爬进了李斯特的大脑,这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在这里李斯特是个温柔的男士,他不再迷失,不在固执,不在孤独。是个可爱的老头,不再内心愧疚和自我厌恶。在优雅别墅的沙发上,洛丽闪亮的卷发披散到奶酪般的光腿上,李斯特温柔的喊着她的名字。

  一刻钟后,洛丽又回到现实,回到别墅里,李斯特像往常一样悠闲的喝着咖啡,随便翻阅着《银河系先驱报》,天空依然墨蓝,树叶闪着金光,一切又那么温暖。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洛丽又一次偷偷溜进地下室,钻进了他的大脑。月光正好明亮起来,可以把他看的清清楚楚,高大的身材,略微驼背,胸膛宽阔,满脸愁容,紧蹙的双眉,布满受挫的神情,他已不在年轻,确切的来说已进入了生命的尽头。

  “天这么晚了,先生,该休息了。”

  他朝洛丽看了看,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这个方向让她感到愉悦,站在他的身旁不再害怕,只是多了一丝羞怯。

  她感觉自己在覆盖着薄冰的湖面上行走,紧张而又愉悦。如果在湖面滑倒了,他是否会朝她跑来,然后用宽厚的双手扶起她。

  “够了,我想我是在一场美妙的梦中呓语吧!”

  她想把这种对望延伸到无限,可她不敢。机缘已赐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伸个手,紧紧的拥抱他。这份幸福就被她攥在手里了。

  再看看他那张脸,她不在躲避。他拿下了帽子,头朝她侧过来。

  “没错,天色已晚,那就早点休息吧!”

  毫无疑问,她是爱他的。她试想着在这样的夜晚,只要有月亮,即使在荒野跟他待一晚,她都不觉得害怕,只要他愿意。

  她毫无拘束的坐下来,他彬彬有礼的接待让她感到手足无措。

  “你在这个家里呆了多久了?”

  “两年,先生!”

  “为了让你感受人类生命的进程,我把你从婴儿到成年所有的时间都压缩为两年。”

  “我不明白,先生。”

  “你用短短的两年,经历了正常人类的二十年。”

  “那么,我的父母是谁?”

  “你没有父母,我想或许早就没了吧。你还记得他们吗?”

  “不记得了。”

  “请你原谅,我不想把你当做一个佣人来看待,我今年110岁,而你确切来说来到这个世界仅仅两年,你短短两年的知识储备却等同于人类一个世纪。”

  “我不明白,先生!”

  “也许未来是你们的,你们会像人类一样,复制同类。当地球上大气散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最后只有你们可以主宰地球。你们不需要食物,不需要空气,不需要情感,做事精准无误,只需要源源不断的电能就可以驱动你们。你们不断的复制同类。制造宇宙飞船,遨游太空,你们会殖民整个银河系。数百万年后,在银河系中遇到幸存的人类,你们还是否会想起你们在地球上被制造出来的岁月!”

  “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先生,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告诉我的感觉,只希望眼前这个时刻永不结束,不知道下一秒会带来什么样的命运。”

  他不再说话,泛青的脸颊和失去光泽的前额,脸色变得苍白,他身子一动,抬起了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脸庞。洛丽吓坏了,躲到了一旁。微弱的喊着“先生”。

  纵使他的全身都是高分子聚合材料,已经最大限度的延缓他的衰老,但大脑的死亡是人类永远的挥之不去的梦莹。即使像萤火虫一样,明知短暂,但依然会前赴后继。

  他的大脑已经很虚弱了,像枯萎的花朵一样慢慢的萎缩,苍白的嘴唇间吐出了一句含糊不清的回答。

  “啊,先生,等会儿。你一定得等会儿。”

  一种内心蔑视自己的痛苦主宰了她,也许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但她爱他,敬重他,即使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接着是一阵低沉而强烈的抽泣。

  “别了,永别了”,她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痛苦,他离开了她。她陷入极度的苦恼和焦虑中。

  当她回到现实,这个曾经雄心勃勃的男人,静静地斜躺在沙发上,像一个温柔的羔羊。不是怕航行,也不是怕路远,只是非死不可。

  人生总是短暂的,穿过午夜,黎明降临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