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成长是比想象中更困难的事——《2030·终点镇》

作者:花彼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07

《2030·终点镇》融合了科幻、悬疑、恐怖等多种元素,一开篇就紧紧抓住读者的好奇神经,一步步将情节带入扑朔迷离的腹地。

[GZ2Y{0J%`J6V`$PFUB1U)T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近未来”,跳出的结果中很难找到与之对应的准确定义。“近未来”属于西方科幻的一种分类,通常被定义为“发生在现代或未来几十年内,其科学原理已为读者熟悉并且其技术已经在应用或在发展中。”这一约定俗成的模糊分类,显然不能准确道出“近未来科幻小说”的真谛。
  作家 Charles Stross 的定义有所不同,他认为:“近未来科幻并不是指发生在未来N年内的科幻小说,它指的是与读者的生活相关的科幻小说:如果我们不会因疾病和衰老而死,我们就会活到近未来科幻所描述的时代。它传递给读者的理念是--这就是你要面对的未来。”在科幻作家迟卉的新作《2030·终点镇》中,描写的正是发生在近未来世界的现实故事。
  离开故乡十五年后,三十岁的凯玲带着艾丽回到小镇,租下一栋陌生的老房子,安顿下来。时间是2030年,地点是名为“终点镇”的偏僻农村。不过,此时这里已经完全被网络覆盖,所有人都在使用同一套拟人智能,它能够进行基础对话和使用引导,帮助人们解决生活中几乎所有的问题。它就是艾丽(或者你能想到且赋予她的任何名字),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拟人化人工智能工具。
  小说的科幻基点十分明确,就是十几年后人工智能发展到极致时,现实世界将会发生何种巨变。显然,这种变化在小说中并不会表现在建筑物、居住空间、交通工具、社交方式这些科幻小说通常会热衷描述的事物上。《2030·终点镇》瞄准的是人类的深层次改变,确切地说,是人类大脑、心理,以及精神世界的变化。
  故事由终点镇发生的一桩惨案拉开序幕。十二岁的凯玲和五个初中同班同学因为好奇不知不觉被卷入谋杀案,在被凶手引诱到一间挂满女人长发和尸体的恐怖屋子后,凯玲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她作为一个“会讲故事的孩子”被凶手长期“追踪”,即使长大成人逃离了终点镇,也没能逃离内心的恐惧,她只得回到这里,揭开真相。
  《2030·终点镇》融合了科幻、悬疑、恐怖等多种元素,一开篇就紧紧抓住读者的好奇神经,一步步将情节带入扑朔迷离的腹地。凯玲为何要回到终点镇,哑巴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谋杀案十多年后再次发生又意味着什么,艾丽的故事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无数个问题盘踞在读者的脑中,吸引着你去探寻背后的秘密。
  作者的视角在过去和现在中跳跃,现实中的故事和艾丽(虚拟人物)讲述的故事交替进行。诗歌、舞台剧剧本、各类新闻、科普知识都恰到好处的被融合进故事里,在最大程度上丰富了小说的文本。加之作者文笔流畅,善于运用想象和象征手法,通常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读者带入作者营造的场景和氛围之中。富于幻想和臆想的语言,以及带有浓郁哀伤气质的成长主题,让《2030·终点镇》又增加了一重被年轻读者喜欢的理由。
  不过,和众多成长小说一样,在这本书里,每个人的回忆都是充满艰难和痛苦的。凯玲的少年时代被谋杀案改变了色彩,她恐惧到别人的家里做客,也无法成为父母期望中的孩子,直至成年后都无法摆脱“皇后”的阴影,时常游走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小熊、纸人、大小贝莎同样不易,学业的压力,技术的发展,社会动荡,都深深影响着他们的人生和成长轨迹,当大脑被植入芯片后,成为精准杀人“机器”的他们最终面对的也只能是毁灭;还有“被变成了别人”的凯文和艾瑞克,科技带来的“新生”很难定义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近未来科幻基本上都是反乌托邦的,因为乌托邦尽善尽美难以企及,而好的近未来科幻则描述现实。当人工智能程序覆盖了几十个国家、几万个不同的应用程序界面,还有几万亿资产的大大小小的公司,教育、医疗、军事、娱乐、文化等不同产业都日益被卷入其中,人们终将被连为一体,分享情感和自我认知。如此依赖,会不会带来最终的崩塌?不妨先把手机丢掉试试。
  迟卉把《2030·终点镇》的故事定义为“对话”,一场超越一切的对话。她试图用最悲观的故事与艰难的成长去诠释这种困难的程度,去想象我们即将面对的现实。诚然,成长是比想象中更困难的事。无论是人类自己,还是科技的发展,都需要不断去想象,去加深认识,去尝试超越,去努力改变。人工智能可怕吗?或许,但它依旧在以无所不在、不可避免地趋势成长,和你、和我、和我们大家,都一样。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