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碳”直播间

作者:翟国庆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08

   〖2016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主持人:各位观众下午好,欢迎您收看CCTV十套的特别节目《缉“碳”直播间》,我是主持人燕小七。今年是2099年,全球因燃烧化石燃料每年向大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已逼近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在本世纪初所定的控制底线550×10-6。

  为了缓解全球温室效应的威胁和极端天气的发生,目前,各国共同发起和成立了“世界缉碳协会”,派出专门的缉碳人员,力争从全球的化石燃料中缉拿这些二氧化碳罪犯,将其关押在特设监狱,判处无期徒刑。

  我们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世界缉碳协会”中国分会的会长吴碳先生来到我们的直播间,为观众朋友们解读“缉碳”这项对全球人民都有着深远意义的事业。

  燕小七:吴会长,您好!欢迎您做客《缉“碳”直播间》。首先,我想大多数观众都和我一样,对“世界缉碳协会”非常好奇,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吗?

  吴碳:小七,你好!近年来,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已经逼近IPCC在2012年所设的底线了。有鉴于此,去年的第153届联合国大会,修改并表决通过了新的《国际环境法》,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将二氧化碳作为全球共同的通缉对象。随后,各国共同发起并成立了“世界缉碳协会”,在全球范围内缉拿二氧化碳。

  燕小七:嗯,看来控制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已经成为全球环境治理的第一要务,那么吴会长,“世界缉碳协会”是如何“缉碳”的呢?

  吴碳:目前,“世界缉碳协会”拥有260多个成员国,每个国家都有分会,协会下有缉碳队、押碳队和碳监狱。缉碳队潜伏于世界各国的化石燃料工厂,与工厂协力合作,以事先策划好的各种物理、化学反应作为缉拿方案来逮捕二氧化碳。

  燕小七:嗯,那听了吴会长的介绍,我们可以了解到,缉碳队是捕捉二氧化碳的先锋,他们是如何运筹帷幄地抓住二氧化碳?我们现场连线本台前方记者燕小八,让他通过现场采访为我们解答。小八,你好。

  画面切换中……

  燕小八:小七,你好!我现在是在呼和浩特的一家火力发电厂,我身边这位就是该火电厂缉碳队的步碳队长。步队长你好,你能详细给镜头前的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你们是怎么逮捕二氧化碳的吗?

  步碳:小八,你好!观众朋友们好,我们缉碳队响应“世界缉碳协会”的号召,目前采用“燃烧前逮捕二氧化碳”的缉拿方案。顾名思义,就是在化石燃料燃烧之前逮捕二氧化碳。为此,我队设有水蒸汽专员、氧气专员、催化专员、提纯专员合作来实施逮捕。

  燕小八:这些专员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呢?

  步碳:眼前就是我们“缉碳”现场——气化炉。瞧,工人们正把罪犯二氧化碳的“寄宿体”——煤,送进气化炉。这时,我们的水蒸气专员和氧气专员开始行动了,他们用各自的武器发动进攻,即将水蒸气和氧气输送到气化炉内。

  燕小八: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步碳:煤中含有碳、氢、氮等成分,充分燃烧后会直接生成二氧化碳等气体,但在高温高压的气化炉中,煤与氧气、水蒸气会分解生成一氧化碳和氢气为主的混合气。这样一来,煤中的碳元素,在氧气、水蒸气专员的联合进攻下被逼得寄存于气态化合物一氧化碳中了。

  燕小八:嗯,可是一氧化碳和氢气都不是我们要逮捕的罪犯呀?

  步碳:别急。氧气专员行动结束,催化专员准备战斗!看,我们的水蒸气专员继续用水蒸气进攻,这时,催化专员也亮出自己的武器——催化剂,在催化作用下,一氧化碳被迫与水蒸气发生反应,生成二氧化碳和氢气。这样一来,我们要逮捕的罪犯终于现身了。

  燕小八:嗯,可是现在炉内仍有无罪的氢气啊?

  步碳:放心,罪犯二氧化碳已经逃不出我们的手心了。OK!氧气专员和催化专员行动结束,提纯专员开始行动!氢气质量远低于二氧化碳,两种气体泾渭分明。提纯专员会将氢气“无罪释放”到燃气轮机里,留以备用。剩下就是大家的众矢之的——二氧化碳了。

  燕小八:好的,感谢步队长为我们带来一场惊心动魄的缉碳行动,小七,以上就是来自内蒙古的现场报道。

  画面切换至直播间……

  燕小七:好的,感谢小八的前方报道和步队长的耐心讲解。那么,吴会长,刚才在直播的过程中有观众反馈了一个问题,这些被逮捕到的二氧化碳会被送往哪里呢?

  吴碳:这就涉及到罪犯二氧化碳的关押问题,由于二氧化碳是气体,不同于一般的罪犯,所以,世界缉碳协会主要特设了两类碳监狱:地质监狱和海洋监狱,我本人就兼任中国区海洋监狱的副狱长。

  燕小七:那吴会长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海洋监狱究竟是什么样的监狱,又靠什么来关押得住罪犯二氧化碳的呢?

  吴碳:缉碳队逮捕到罪犯二氧化碳后,会转交给押碳队,押碳队的人员利用船舶或管道等押运工具,将二氧化碳送至定点海域。我们的海洋监狱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水下1000米的监狱,将罪犯注入1000米深的海水中。二氧化碳有自动溶解于水的性质,我们就是靠这个性质监禁二氧化碳。

  燕小七:嗯,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办法,可是二氧化碳与水反应会形成碳酸吧?

  吴碳:没错,这就是二氧化碳时常发生的“狱中暴动”,大量碳酸的形成会造成海洋酸化,严重威胁海洋生物。为了防止它们“暴动”,我们会对它们“用刑”,用石灰石等碱性“刑具”加以中和。而且,碳酸性质不稳定,二氧化碳很容易趁机“越狱”。

  燕小七:那另一种海洋监狱又是什么呢?

  吴碳:另一种是水下3000米的监狱,由于二氧化碳在这样的深度下,会在海底形成液态的二氧化碳“湖”,从而减缓它形成碳酸,进而“越狱”的速度。

  燕小七:听您这么说,虽然两类海洋监狱都能暂时监禁住二氧化碳,但最后还是会被它“越狱”逃到大气中,看来我们的海洋监狱还需要“修缮加固”。那地质监狱是不是能永久的监禁住这些罪犯呢?

  吴碳:我爱人恰好在地质监狱工作,据她介绍,目前地质监狱分为油田、天然气储层和不可采煤层等类型。这些地质监狱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比如地层上方的大页岩和粘质岩就是坚固的“牢门”,可以阻挡二氧化碳“越狱”;这些地层里有无数的孔隙,会产生毛管力,就像一条条“锁链”锁住二氧化碳。

  燕小七:看来地质监狱比海洋监狱靠谱啊?

  吴碳:嗯,从关押效果上来说,地质监狱要优于海洋监狱,但地质监狱也缺点,就是容量有限,没有足够的“监区”容纳二氧化碳,据统计,全球地质监狱可以关押2000Gt的二氧化碳,虽然可观,但也是有极限的。

  燕小七:嗯,听了吴碳会长以上的分析,观众朋友们也大概了解了,我们现在可以将二氧化碳缉拿归案,但为它们设置的监狱都不是完美无缺。看来,在缉碳行动之外,我们对清洁能源的大规模可行性探索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好,以上就是我们《缉“碳”直播间》的内容,感谢吴碳会长的讲解,下期节目再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