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金

作者:单少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14

        〖2016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安徽宋家,寻金为业。先祖宋成,因寻金矿五座,铁矿十一,其他各矿无数,获先帝圣恩,封正八品县教谕,赐良田百亩,创我家业。凡我宋氏子孙,当以寻金为业,谨记勤学务实,不诳不贪,且,涌泉之山不可探,生良木珍兽之山不可探,居神之山不可探。

  ——宋氏家训。

  枫息山出事了,矿队的队长跌跌撞撞的闯进了我们家。“宋爷爷,求您救救我们,救救我们!”爷爷轻轻叹了口气:“安生,你们惹的是山神啊!神仙怒了,我这老头子真的帮不了你们啊!”叫安生的汉子用发抖的声音说:“宋爷爷,您可是最好的寻金师啊!咱们现在都信科学,报纸上都说了世界上根本没有神仙,求求您,求求您,您一定有办法的!”爷爷静静的看了他一会,轻轻的说:“让矿队赶紧下来吧,山神生气了。”

  爷爷是一名寻金师,我们宋家世代以寻金为生。寻金,并不单是寻找金子,而是泛指一切可以利用的矿产,按现在说法就是矿产勘探师。而我的爷爷,自幼就跟曾祖父、高祖父学习寻金,一生走访了大半个中国的矿区,哪里有矿,有什么矿,品质如何他一看便能猜个大概。

  出事的枫息山一直盛传有铜矿,我的高祖父也证实了这点,但他在山上走了一圈后满面严肃的对大家说:“这山里住着山神,不可挖!否则必遭天谴!”乡民虽然想开矿赚钱,但信服于高祖父的威望,一直都没有动手。枫息山从高祖父传到了曾祖父,终于在我爷爷这里出了事。

  组织矿队的安生叔从小就在外面闯荡,回乡后盯上了枫息山的铜矿。老人们屡次劝他山上有神不能挖,他都不听,后来安生叔烦了,就把一张大大的报纸贴在了门上,报纸上写着《信科学破迷信,世上无神只有人》。不过采矿队开山的那天,爷爷还是去了,并且送了一袋面——这是我们宋家的传统,开山之前要送给矿队一袋面以示祝福。没想到不到十天,采矿队就出事了。最先出现异常的是一个做饭的妇女,她在一个下午突然开始尖叫“山神来了”,然后一边向山里跑一边念叨着什么,等人们循声找到她时她已经神志不清的晕倒在山谷里。紧接着,矿队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直到第一个人死了,安生叔开始慌了,连夜找到爷爷求助。

  爷爷一夜未睡,第二天押着安生叔上山立坛,立誓永不再惊扰山神,陈氏中医铺的陈老药师则用山上的草药配了几副安神药给矿工喝,没想到骇人的疯癫之症居然真的就消失了。山民们都说爷爷是通了神,实在是了不起。进山的人从此也多了几分忌惮,进山之前往往要先拜祭一下。

  枫息山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原本我也以为这件事就此罢了,直到那天陈氏中医铺的老药师突然深夜来访。

  “来找你爷爷帮我寻点药材。”他这么说,我才不信。爷爷将陈药师引进客室,关上门将我挡在外面。好奇心甚重的我努力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里面的对话。爷爷说话极轻,我只能隐约听见陈药师的只言片语:“今年真的没收到”,“不行不行,药力太重,会死人的”,“总有人惦记着山里的矿,咱们这样不行,不能再死人了。”

  “为什么不行!”爷爷突然一声怒吼,猛地拉开门想跨出来。正在偷听的我瞬间失去支撑,一个趔趄摔了进去。

  爷爷和陈药师都愣住了,半晌之后,爷爷沉着脸说:“你都听到了?”

  “我……”

  “老宋,别吓着孩子。”陈药师赶紧将我拉了起来。

  死人,山,矿,我突然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爷爷……”我不敢再往下想,平日里为人正派的爷爷难道……

  爷爷没有说话。

  陈药师先开了口:“娃子,别怪你爷爷,你爷爷也是为了更多人好。你安生叔掉在钱眼里,心烂了,不用麦角,你爷爷拦不住啊!”说完,他转而面向爷爷:“老宋,娃子既然知道了,就别再瞒着他了,你们宋家寻金的事业早晚要找个人传下去。咱娃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脑子不灵光,但心不坏。”

  良久,爷爷的面色缓和下来,轻轻摸摸我的头,“娃子,你想学咱宋家传下来的寻金术么?”

  我点点头。

  “你跟我来。”

  爷爷送走了陈药师,将我领进内室,拉开了地窖的挡板。

  这个地窖我从小探访过无数次,里面有两间小室,外间放着蔬菜粮食,里间则供奉着祖上的牌位和家谱。

  “给祖宗磕头”。爷爷道。

  磕罢,爷爷从牌位后面的暗格里拿出厚厚的一个册子,里面画满了花草的图案。

  “娃子,现在爷爷就教你咱宋家的寻金术。其实这本领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爷爷先问你,你知道为什么人家都说咱们枫息山产的生姜好吃么?”

  “因为咱这边的雨水好?”

  “西边的木樘山一样淋着雨,生姜却不如我们。”

  “那……因为咱们的山里有铜矿?”

  “对,就是因为有这个铜矿!娃子,花草树木虽然不会说话,但它们跟咱们人一样,渴了要喝水,饿了也要吃东西。”

  “它们吃啥?”

  “吃土里的东西。山里埋的金银铜铁,咱们人看不见,但植物能看得见,它们的根不停的向四周长,向深处长,土里埋了什么它们一清二楚。它们不但看得见,还会用根吃进去。就像你吃了辣椒会脸红一样,它们吸收了这些金银铜铁也会有反应,比如叶子更大了,花的颜色变了等等。而且,有的植物挑食,特别爱某种矿,没有这种矿你怎么浇水都不长,有这种矿的地方你不管它都长的郁郁葱葱。咱们宋家从祖宗宋成开始,每一代人都把自己看到的长在矿上的植物写进这本书里,后人就根据这本书里写的找矿,最终才有了今天的寻金第一家。”

  我小心地翻开这有些泛黄的纸,开始的几页字迹明显是被描了一遍又一遍,越到后面字迹越新,可见有无数的人参与过这本书的编写。

  玉在山,草木润,枝下垂——因地而异,宣德二年,宋正阳注。

  草茎赤秀,下有铅。草茎黄锈,下有铜——属实,永历七年,宋连亭注。

  山上有葱,其下有银;山上有薤、其下有金;山上有姜,下有铜锡——需辅以其他证物,顺治十年,宋有规注。

  野草花变蓝,其下或有铜;扁桃花变红,其下或有锰;紫云英变红,其下或有铀;三色堇变艳,车前草变壮,其下或有锌——属实,民国二年,宋雁注。

  茅草密,锦葵盛,土下有镍;石松盛,土下有铝;凤眼兰,铁芒萁盛,土下有金;高木变矮,土下有石膏;青蒿变弱,猪毛草变形,土下有硼——基本属实,1959年,宋远帆注。

  “用植物找矿的经验早在几千年前就被我们中国人记录下来,比欧洲人早了好几百年。古时候的寻金师家家有本这样的书,但顶属我们宋家最完整,最全面。”

  “那山神是怎么回事?”

  “哪有什么山神,是麦角的作用。”

  “麦角?”

  “恩,麦角。”爷爷从供奉牌位的桌子下拽出了一口袋面,“麦角是一种以麦子为食的菌,用的少是一味药,但用的多就是一种毒,吃了会让人发狂。以前陈家去收麦角做药的时候也会带一些染了麦角的麦子回来,我们把它磨成粉。你知道我们宋家参加开山礼必送白面的传统吧,秘密就在那袋面里。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人爱山、护山,开了矿却不破坏山,这样的人我们就送一袋普通的白面,祝他平平安安发大财。但也有人一心为了钱,用炸药炸了山,脏水全倒进河里,这样的人是山的祸害,如果凭我们宋家一家之力难以阻拦,就送他一袋掺了麦角的面,让他们以为山神显灵,知难而退。枫息山是咱们这里唯一有泉的山,还有不少野物,多少人靠它为生。你安生叔来找我说挖矿的事,跟我说他有多先进的技术,能挖出多少铜换多少钱,却只字不提保护山的事,这种人,让他进了山,就等于毁了山。爷爷掺进面粉里的麦角其实不多,只是我没想到做饭的婆娘会单独用那带面给自己开小灶,吃了太多的麦角,说到底还是贪。”

  “娃子,”爷爷看着我,目光苍老而坚定,“现在寻金的技术越来越多,咱们宋家世世代代靠植物找矿的方法早晚要被别的方法取代,但是咱们保护山的责任不能丢。山虽然不会说话,但山是养着人的。好的寻金师不仅要知道哪里有矿,更要知道怎么保护山,山里虽然没住着神,但山承载着我们的未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