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声音?不像话!

作者:于国辉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15

       〖2016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为了适应新时代大众的娱乐需求,著名的鸟花腔相声梦工厂顺势并购了虫小闹娱乐工作室,成立鸟虫相声公社。鸟类和昆虫这对冤家竟然联了手,消息一出,轰动动物圈各地相声爱好者蜂拥而至,南极的企鹅拉着造雪机,亚马逊雨林的鹦鹉自带加湿器……

  ……

  鸟不逗看来冤家联手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来听相声的一下子就变多了。

  虫不捧赤裸裸的炒作。

 

  鸟不逗:听这叫好声,大家听相声的热情真是高涨啊!

  虫不捧:看两个冤家互掐的热情更高。

 

  鸟不逗:听众喜欢我们相互掐,我们就掐一掐呗——那个来自沙漠的响尾蛇大叔,您买的是沙滩票,往池塘里凑什么,去找掐架的吗?

  虫不捧把尾巴摇得哗啦响,能听出来是一枚爱掐架的吃货。

 

  鸟不逗:吃货还能听得出来?

  虫不捧:那当然。看它的尾巴,绝对经典!那是用经年的蛇皮一圈一圈打造而成,蕴含着岁月的淡淡腥味儿;角质外壳薄脆而不失坚韧,巧妙地支撑着内里的两个空腔,如此设计既保持了尾巴的轻盈,又能让它轻而易举地每秒摆动四五十次,以产生如流水般的哗啦声……

 

  鸟不逗:听您这意思,蛇大叔像是要去卖舌尖上的尾巴呀!

 

响尾蛇的尾巴发声器:响环

  虫不捧:您的智商真令人着急。待我吟诗一首,给您开开智慧——

 

当我们正苦哈哈地说相声时

池塘浅水区的青蛙正跃出水面

那儿

有一些沙漠里走不到的路

有一些喷着沙尘香水闻不到的湿润空气

有一些曾经错过的美食,等着蛇大叔去吃……

 

  鸟不逗:我的天哪,它要点原味儿青蛙吃吗?

  虫不捧:真幸运,您终于开了窍。

 

  鸟不逗:把相声馆当饭馆,发出这么招摇的点餐之音,太不像话了。鹰大婶,赶紧把蛇大叔挂树上去。听众进来一千个,出门时少两百的话,我们会摊上大事儿的。

  虫不捧:出门时多出两百事儿也不小,那这相声Party可就变成了闪婚Party

 

  鸟不逗:都听好了,在我们这儿听相声,得守规矩,不能相互吃。

  虫不捧另外,该鼓掌的时候就得鼓掌。

 

  鸟不逗:哎哟,蛙大哥,太感谢您了,就您“呱呱”的叫好声最热烈!跟开了挂似的,连气球都吹起来了。

  虫不捧:它吹的不是气球,是声囊。有的蛙兄能吹一个,有的能吹俩,能让它从声带发出的声音产生共鸣,使得叫好声更洪亮。

 

  鸟不逗:谢谢蛙大哥对相声艺术的支持。

  虫不捧:不想打击您,其实那是蛙兄在寻求雌蛙的支持。

 

  鸟不逗:蛙大哥来我们相声馆求偶来了?

  虫不捧:谁愿错失脱单良机呢?

 

  鸟不逗:敢情叫得这么欢,全是靡靡之音,不像话!没想到虫老弟才高八斗,什么都懂。

  虫不捧何止是懂。吃掉我祖宗十八代的家伙,化成灰儿我都懂!

青蛙的共鸣声囊:外声囊

  鸟不逗: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啊!不过既然到了这儿,就得按规矩放下仇恨,共谋欢乐。

  虫不捧:没错,要不然我们怎能同台演出呢!

 

  鸟不逗行话说得好,“社外无大小,社内立规矩”。

  虫不捧:“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鸟不逗那是人类的规矩,就是说台上我演你爸,你演我儿子,这都没问题,但下了台各归各位,长幼次序不能乱

  虫不捧:我们怎么就不一样了

 

  鸟不逗我们“社外无大小”。比如说今天我吧,为了这场相声演出,出门时连早点都没来得及没吃。

  虫不捧:这是敬业呀。

 

  鸟不逗来的路上有点儿饿嘴儿把树上那只吱哇乱叫的蝉吃了。路上是社外,这叫社外无大小

  虫不捧:天哪!无大小也不至于把它吃了吧?

 

  鸟不逗其实是觉得太清高,有点不像话。

  虫不捧:它怎么清高了?

 

  鸟不逗没听说吗?‘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就是说它呢,清高

  虫不捧:嗨!那是人的诗,跟这只清不清高没关系。

 

  鸟不逗以为喝了两口无农药化肥重金属的树汁觉得自己是纯天然无公害了。我得亲自鉴定一下

  虫不捧:那也不能说吃就吃啊!

 

  鸟不逗:我有跟它打招呼呀!跟它对着嚎了半个多小时,它愣装没听见。

  虫不捧:您跟它对嚎没用,它真听不见。它叫的时候会关闭听觉系统,以防被自己100多分贝的叫声给震聋了。

 

  鸟不逗:这先不说,主要是它吃饭也占不住嘴,不像话

  虫不捧:它那声音压根儿就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所以即使占住嘴也不耽误它叫唤。

 

  鸟不逗:我的天哪,它那声儿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

  虫不捧:多新鲜,以为都跟你们鸟儿一样啊!

 

  鸟不逗:天哪,它不会没有鸣管吧?

  虫不捧:没有啊,怎么了?

 

  鸟不逗:那它还敢叫?

  虫不捧:没有鸣管怎么就不能叫了?它有别的呀,腹部鼓室里安装的有鼓膜、鸣肌等一系列设备用来发声。虽然设备不大,但效率高呀,那鸣肌来回收缩拉动鼓膜的频率可达1万次/秒,让鼓膜振出了动物界的超强音。

雄蝉的发声器:鼓室

  鸟不逗:我的天,你们这些小昆虫为了找对象也真是拼了。

  虫不捧:它也点儿背,对象没招来,把您给招来了。不过,没有鸣管也能叫的有很多,知道蟋蟀吗?

 

  鸟不逗:蟋蟀?噢,常吃。

  虫不捧:蟋蟀就是通过摩擦翅膀发声的,那动作神似鸟儿足弹飞羽、人类手拨琵琶。

 

  鸟不逗:动作再优雅也难掩设备简陋、声音粗糙。你们这些小昆虫也太凑和了吧?用这声音还想撩妹?不像话!

  虫不捧:这个——还是来聊聊台下水里正鼓掌的那个鼓虾吧!

 

  鸟不逗:看到了,听人说麻辣味儿的最好吃。

  虫不捧:你怎么净想着吃了!

 

  鸟不逗:您教训的是,我们要多学习,得勤学好问。请问鼓虾怎么鼓掌,比较好吃些?

  虫不捧:鼓虾的大螯坚强有力,闭合时喷射出的高速水流,快到能在水中形成一个低压气泡。气泡崩裂后,产生的超级噼啪鼓掌声,足以震杀周围1米范围内的小鱼。但比起小鱼来,碳烤鼓虾大螯的香味儿真是难以抗拒——嗨,都被你带沟里了。

鼓虾的猎杀重器:大鳌

  鸟不逗:为了逮条小鱼吃竟然搞出这么大动静,不像话——不过说实话,还真有点饿了。

  虫不捧:饿了也得忍着,把社规背一背。

 

  鸟不逗:台上同伴不能吃,即使它油炸、清蒸都比较好吃;台下听众不能吃,即使它麻辣、五香都比较好吃……味儿好的不能吃,看不惯的不能吃。

  虫不捧:说实话,我早就看不惯你们鸟类了。

  鸟不逗:是吗?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吃不掉我的样子!

 

  虫不捧:不像话!我得好好控诉控诉,你们家那黄小鹂太嚣张了,说得不客气一点,简直就是恶霸。

  鸟不逗:说来听听,反正有仇也不能报。

 

  虫不捧:长期以来,黄小鹂它仗着自己是鸣噙,嗓门儿好,霸占了多少诗人你知道吗?

  鸟不逗:嗨,不就是当了几年的诗霸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虫不捧:你说它多没公德心。人家“独怜幽草涧边生”时,它“上有黄鹂深树鸣;人家“漠漠水田飞白鹭”时,它“阴阴夏木啭黄鹂”;更过分的是,人家“一行白鹭上西天”时,它还“两个黄鹂鸣翠柳”。

  鸟不逗:这个得纠正一下,一行白鹭上的是“青天”,不是“西天”。

 

  虫不捧:上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黄鹂,它太爱显摆了,没人搭理它时,还跟自己玩和声,卖花腔,丝毫不顾及大家的感受。

  鸟不逗:它的发声设备鸣管比较先进这有错吗?它鸣管中的左右鸣肌能分别控制两边的气管,来调配空气流速,同时唱出一高一低两个音儿这有错吗?这样玩玩和声招个伴儿来,比一直单着被虐好吧?谁想当单身汪啊!——台下的那位听众汪,没说你,别往心里去哈。

图片6

鸟的发声器:鸣管

  虫不捧:它这是靡靡之音,也很不像话!

  鸟不逗:它在自家林子里叫两声,求脱单,怎么了?又没有打着听相声的名义瞎勾搭谁!

 

  虫不捧: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控诉你们鸟类。

  鸟不逗:那您接着来,正好,我有点儿饿了。

 

  虫不捧:甭威胁我,台上立的有规矩,我不怕——

  鸟不逗:——嗯——味道不错。各位听众,接下来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