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地儿”的家伙不讨厌

作者:张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21

        〖2016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传说,人的牙齿是由小牙仙守护的,每当小孩子们的乳牙脱落时,守护这颗乳牙的小牙仙也就光荣地“下岗”了。虽然很难过,但小牙仙知道:接替自己的恒牙就要长出来了!可是,如果乳牙早早的被“下岗”,恒牙却还要很久才能长出来,这个“岗位”会一直为“她”守候吗?

  一弯明月挂在窗棂上,月光透过窗帘缝隙洒在地板上,激起一片涟漪。室内,回荡着均匀的呼吸声,小葵的脸上蕴含着微笑,似乎正在做着美好的梦。忽然,一束银白色的月光照在窗前的捕梦网上,一切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我是守护乳牙的小牙仙,我叫丫丫。我和守护恒牙的小牙仙雅雅是好朋友。我一直以为,离我们分别的时间还很远,却没有想到那一天被提前了……

  “我就要走了!我的朋友。” 小牙仙丫丫低下头对着“楼下”的邻居兼好友的雅雅说。

  丫丫说着眼前渐渐模糊,她瞪大了眼睛,却再也看不清雅雅的身影。

  “你要走?” 雅雅惊讶地问,“你说过,你会好好守护乳牙的!再说,我守护的恒牙还需要5、6年才长出来呢,你怎么能走呢?”雅雅一边说,一边努力地踮起脚尖、仰起头,却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丫丫。

  “其实,我也不想走。牙医伯伯说,我病得很厉害,会‘传染’你的。明天,我要被拔掉了!”说着,泪水扑簌簌地滑过丫丫有些晦暗的脸庞。

  “唉!你这是‘被下岗’啊!”雅雅低下头,重重地叹口气说:“以前,我以为只有被磕到(外伤),才能让你守护的乳牙提前‘下岗’。”说着,雅雅皱着眉,问:“你是我的‘向导’,没有了你,我守护的恒牙还能好好地长出来吗?”

  “别担心!”小牙仙丫丫低下头,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像是对雅雅说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第二天一早,丫丫在牙医伯伯地带领下,走进了金色的阳光里……

  雅雅抬起头,凝望着头顶上方空空荡荡的地方,不禁抹起眼泪来。忽然,头顶上方飘来一阵甜美的歌声:“我不但自己聪明,还把我的聪明借给别人。”

  雅雅止住泪水,好奇地寻找声音的源头,问:“你是谁啊?”

  那个甜美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听不出来吗?我是小六——六龄齿啊!”说着,就像上满了发条似的,背诵起来:“我为什么叫六龄齿呢?那是因为,我在小朋友大约六岁的时候长出来,长在所有的乳牙后面。如果你从牙齿的正中间向左(右)数,第六颗牙齿就是!所以你也可以叫我小六。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和你一样,我也是恒牙!”

  听完小六连珠炮似的自我介绍后,雅雅终于露出了笑容。“我还以为是哪位吃瓜群众,原来是你啊!”

  小六低着头、使劲儿探着身子向下看,对着还在牙龈下面的雅雅,说:“别担心,丫丫让我转告你,她的朋友会来帮助你!”

  “那个朋友是谁?她真的可以帮助我吗?”雅雅揉着头顶,半信半疑。

  大约十天后,那个朋友出现了!可是,小六不开心了——自己被那个朋友,一个硬硬的金属环勒住,连手臂都抬不起来了!

  “你为什么黏在我身上?”小六生气地问,一边使劲儿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一片寂静仿佛回答了小六的问话。

  “你是丫丫的朋友?”小牙仙雅雅努力地仰起头,问。“你是来帮助我的吗?”透过粉色的牙龈,雅雅隐约看到自己的头顶上方,之前丫丫的位置上,有一个金属丝围成的“圈”,而且这个“圈”和小六身上的金属环是连在一起的。

  “……”又是一片寂静。

  “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小六转过头,脸颊鼓得高高的,嘟囔着。

  “我才不是没有礼貌的家伙!”那位朋友终于说话了。说着露出了害羞的神情。

  “我是小牙仙丫丫的朋友,我叫‘小希’。人们也叫我‘间隙保持器’。”

  小六睥睨着小希说:“间隙保持器,这名字真奇怪!而且你和我们长得一点也不像,怎么会是小牙仙的朋友呢?”

  “你是个假牙吧!”小六忽然灵光一闪。

  “我才不是假牙!”小希涨红了脸,但立刻又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是间隙保持器,我和那些成年人用的假牙不一样!”

  “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小六不信,“咱们小主人的爸爸就有一颗假牙,戴上之后就行了。”小六说。

  “NO、NO、NO,以后你们会发现我和那假牙有很多不同的!”小希也开始卖起了关子。

  小六听着,又习惯性的向丫丫靠过去,猛然发现那个地方已经空了。难过的心情还来不及涌上心头,却发现:因为小希,自己不仅手臂动不了,而且已经“寸步难行”了。“我动不了了?”

  雅雅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一样,一直凝望着小希。

  小希却十分坦然地说道:“对呀,就是让你不能动啊!而且,不仅是你,上牙里的那颗乳牙(对颌牙)也不能动了,你们都要做木头人。

  听了小希的话,小六忽然变得不再气鼓鼓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不禁重新端详起面前的小希。

  “你忘记了,我叫‘间隙保持器’。”小希笑着说:“简单地说,就是来‘占地儿’的!不过,我不是给自己占地儿的,我是来帮没有乳牙当向导的恒牙,占地儿的。”说完好像绕口令一样的话,小希长长地舒了口气。

  “所以,你真的是来帮助我的!”雅雅开心地大声说着。

  “可是,你来“占地儿”,为什么让我们做木头人呢?”小六不解地问。

  “小六,你经常探着身子,透过丫丫留下的空地儿,和“楼下”的雅雅说话。你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是,时间一长,你的身体就会向这个空地儿倾斜,甚至挡住了雅雅长出来的路。”小希耐心的解释着。“那样,雅雅可能就会长在错误的地方,或者永远也长不出来了!”

  小六听着小希的话,眼前仿佛出现那个画面,不禁神色一凛。

  雅雅点点头,却又想起一个问题,问道:“那么,上牙里的那颗乳牙为什么也不能动呢?”

  “小牙仙丫丫说过,牙齿是非常聪明的。如果丫丫的岗位一直空着,和丫丫对应的那颗乳牙就会慢慢地、慢慢地长长(chang)了。那样,雅雅也不能好好地长出来了。”小希说,“所以,我来给雅雅先占上地儿,让她以后能站在正确的地方。”说着,小希得意地晃起来小脑袋。

  “可是,你紧紧地勒在我身上,刷牙也不能刷不干净了。而且你看看,别的牙齿也跟着变得不干净了。”小六忍不住“泼冷水”。

  这时,雅雅不禁帮小希说话,“可是,小六,你没有发现吗?自从小希来了,咱们的小主人不再吃糖果、巧克力和年糕了吗?”

  听雅雅这么一说,小六忽然想起,“真的耶!”

  “而且,咱们的小主人还经常去看牙医伯伯了。”雅雅补充着。

  小六扬起脸,回忆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咱们的小主人好像每隔3个月就去看看牙医伯伯。难道,这些变化都是因为她?”想到这儿,不禁再次打量起,由两个“圈”组成的怪家伙——小希。

  “我不是成年人说的假牙,因为我是给每天都在长大的小朋友们戴的。虽然我的存在,会让你不舒服,也让你不容易刷干净了,但是我知道,为了雅雅能够好好地长出来,你一定会坚持的,对吧!”小希微笑着,对小六笃定地说。

  几年后,夜。

  小希和小六忽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她们低头发现,雅雅正努力地穿透厚厚的牙龈露出瓷白色的脸庞。

  “雅雅,你终于来了!”小希和小六异口同声。

  第二天一早,小希在牙医伯伯地带领下,走进了金色的阳光里。小希回过头,看到小六和雅雅正微笑着,向自己挥着手。

  “这个‘占地儿’的家伙不讨厌,对吧?”雅雅问。

  “对呀,不讨厌!”小六和雅雅都笑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