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

作者:李若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21

      〖2016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数次与死神交锋的小男孩

  个体心理学创始人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是心理学历史中耀眼的一颗珍珠,他是与弗洛伊德同样活跃于 19 世纪的心理学家。他曾说过“一个完全被忽视、被憎恨或被排斥的儿童往往很孤单,不善与人交往。”回顾他的童年经历,往往会对他的理论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阿德勒出生于维也纳,家庭相对富裕,放在当代怎么说也是小康以上的水平。尽管没有衣食住行的烦恼,阿德勒的童年却充满了苦难和挫折。他从出生起就患有佝偻病,无法直起腰干走路,也不如其他孩子结实强壮。而他的两个哥哥却都生的聪明健康,从小就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在六个兄弟姐妹中阿德勒是最倒霉最瘦弱的那一个。童年的每一天里,他都因为自己的残疾而悲伤。看着活蹦乱跳的哥哥,他满是羡慕,看着为照顾他而劳累的父母,内心又多了愧疚。多亏了家人的细心呵护,阿德勒也慢慢长大了。

  身体不便的他在家人的帮助下出门闲逛却遭遇车祸,这对于本就残疾的阿德勒而言更是巨大的灾难。弱小的他似乎总是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在阿德勒五岁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患了肺炎。从出生开始就不断遭遇挫折,克服了残疾的障碍却又被病痛折磨。与死神纠缠多时的阿德勒最终幸运的逃脱魔爪,肺炎痊愈的他还决心学医,并且顺利拿到维也纳大学医学博士的学位。

  数次与死神交锋的阿德勒,在磨难中越发坚强。他在《自卑与超越》中写道:“人的一生很短暂,生命很脆弱,我们还需要不断地克服困难,完善自己,绝不能放弃努力寻求生命的意义。”可谓是他一生的写照,命运给了他一手烂牌,他却打出了一条龙。童年的挫折一

  方面磨砺了他的意志,另一方面也成为阿德勒心理学理论最初的灵感源泉。

  以故事理解理论,从阿德勒到个体心理学

  以《自卑与超越》为代表的个人心理学理论往往带有一种绝地逢生的精神,这是阿德勒本人的品质所赋予理论独特的魅力。

  阿德勒的人性观强调个人的主动性和理智性,人不是弗洛伊德所说完全本能、受性欲支配的动物,而是拥有改变自己命运能力的存在。过去的经历尽管会影响人未来的发展,但这一作用是有限而非绝对的,就像从残疾病痛中走出的他自己一样。“依我看来,人类全部的文明都是以自卑为基础的。自卑感本身并不是变态的,他是人类地位增进的原因”。阿德勒抛弃了弗洛伊德的性本能论,强调社会关系对人的重要性,“不培养一种深刻的与他人的伙伴关系,以及不训练成为人的本领,就不会有健全的人的成长”,与他人的关系成为他理论重要的一部分。

  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阿德勒早期的理论强调残疾对人的负面影响,认为器官自卑会促使人在生理上以其他方式进行补偿,此时自卑感主要源于人对自身缺陷的发觉。在阿德勒论述自卑与补偿的论文中,自卑不仅拥有摧毁性的力量,也会激起人奋发图强的欲望,用努力补偿自己的弱点。后来阿德勒逐渐将自卑从身体缺陷扩展到心理自卑,他认为依赖成年人才能存活的儿童往往会非常恐惧和自卑,一旦这样的自卑感发展过度就会成为神经性的倾向,也就是“自卑情结”。

  除了自卑与超越这一最出名的理论以外,阿德勒还提出了自己的人格理论。他认为出生顺序会影响人的一生。当第一个孩子出生时,他拥有父母全部的爱,这就使得长子拥有了优越的身份。但随着弟弟妹妹的出生,长子失去了父母的注意,往往会形成强烈的自卑感。习惯了照顾了保护他人的老大内心却非常不安,因为被剥夺父母关爱的创伤经历使他们畏惧。

  老二或者中间的孩子,他们从出生起就习惯了老大的存在,更加适应多兄弟姐妹的家庭环境。因为存在感不高所以他们容易嫉妒他人获得的爱和关心。最小的孩子从小就被全家宠爱,也因此容易出现适应问题或者成为问题儿童。通过阿德勒对出生次序理论的描述中,不难理解他作为老三在优秀的各个们阴影下有怎样的感受。虽然他最终成为非常有名望的心理学家,但从他的自传或者他人的描述中,他依然是那个永远试图追上哥哥脚步的小男孩。

  黑暗中的一束光

        20 世纪初,弗洛伊德理论流行的那个年代里,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可以说是给了绝望中的人类一束照亮未来的光。他将人从动物性的本能中解救出来,发掘出人潜在的能动性,给予人们继续生活的力量和意义。他的作品中充满了温暖和力量:“我们应该向神经质患者表示的是,一个人对同类应有的兴趣”“每个自杀案件都是一种谴责”“教育中最大的困难,并不是儿童本身的限制,而是他认为他具有的各种限制”,他对于儿童、神经症患者、甚至整个人类都怀有无限的接纳。尤其是对于儿童,阿德勒创立了最早的学生心理卫生中心,希望为需要的儿童提供帮助。

  阿德勒的理论为后来人本主义的产生奠定了扎实的基础,马斯洛等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的理论中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阿德勒留下的痕迹。许多人批评他的理论缺乏实证研究,无法被纳入科学的体系。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理论具有非常大的启发作用,为后来研究者的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逐步将心理学家的研究内容从异常的个体发展到普遍的、健康的大众身上,为心理学注入积极的、温暖的血液,这正是他本人和他的理论所带给这个世界的温柔。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