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时珍十年求一序——《本草纲目》

作者:毕武英来源:《中国证券报》发布时间:2015-09-15

若没有王世贞作序,《本草纲目》这本伟大巨著或许就会湮没无闻了。而李时珍锲而不舍,十年之内,两次求序的执着也让人十分敬佩。

  公元1552年,李时珍开始写《本草纲目》,这一写就写了27年。1578年,已过花甲的李时珍对完成的著作又进行3次修改,最后定稿。定稿之后,他在儿子的陪伴下,先到黄州府,后到武昌、南昌官府,均找不到肯接受刻印的商人,而当时黄州、武昌官府人员不仅不肯出资付梓,而且就《本草纲目》中反神仙道教的内容,对李时珍进行凌辱,并扬言要吊打李时珍父子。

湖北蕲州李时珍纪念馆内的李时珍塑像(网络图)

湖北蕲州李时珍纪念馆内的李时珍塑像(网络图)

 

  《本草纲目》的出版虽然遇到困难,但是却被广泛传抄,一些有识之士提醒李时珍,“即使再好的书,如果没有名家的赞许与官府的支持,书商是不敢贸然承担风险的。如果能请当时文坛巨匠王世贞作序,《本草纲目》就会引起朝野重视,顺利出版”。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王世贞,明朝文坛“后七子”之一,《明史·王世贞传》这么描述他:“才最高,地望最显,声华意气笼盖海内。一时士大夫及山人词客衲子羽流,莫不奔走门下。片言褒赏,声价骤起”。能得到他的只言片语的褒奖,就能让时人的身价倍增,若是一本书得到他的一篇序,那么出版商肯定是趋之若鹜,一时洛阳纸贵了。

  1580年9月,李时珍自南京顺江而下,来到江苏太仓的直塘,拜会王世贞,向王表示了“愿乞一言,以托不朽”的意思,但此时的王世贞正迷恋于道家养生成仙术,特别反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方士的驳斥。

王世贞画像(网络图)

王世贞画像(网络图)

 

  李时珍力劝王世贞不要迷信,以免误伤身体,王世贞不仅不听劝告,反而与李时珍发生争执。李时珍看到无法求得王世贞写序,心情沉重,感到刻书渺茫,于是在南京开始悬壶行医。由于李时珍的高超医术,很快在金陵赢得名声。

  1589年,王世贞任南京刑部尚书,上任后的王世贞,耳闻朝野内外不时议论曾求序于他的李时珍,便找到民间传抄的《本草纲目》部分卷本,细心研读,深感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所言确乃“帝王之秘录,臣民之重宝”。于是托人请李时珍给自己治病。

  1590年,李时珍再次拜会王世贞,他不仅给王世贞治好了因迷恋仙术给身体造成的疾病,而且感动了王世贞这位文坛巨匠,王世贞欣然为《本草纲目》写序,称《本草纲目》“博而不繁,详而有要,综核究竟,直窥渊海,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这时,距离李时珍第一次向王世贞求序,已整整过去10年。

  由于王世贞对《本草纲目》的推崇,金陵书商胡承龙决定出版这部书,1593年(明万历二十一年),这部历史性的医学巨著终于雕刻完成,但在印刷前夕,李时珍离世了。

《本草纲目》插图(网络图)

《本草纲目》插图(网络图)

 

  1596年,《本草纲目》在南京正式出版,世称“金陵本”。当年11月,李时珍的儿子李建元带着这部巨著和父亲生前留下的遗表觐见神宗皇帝,神宗亲批“书留览,礼部知道,钦此”的圣旨,《本草纲目》的流传再也没有任何阻碍了。

  “金陵本”是《本草纲目》成书之后的第一个刻本,多能体现李时珍的原意,图例也均为李时珍和他的儿子所作。但由于当初的刻板质量不高,字体常有歪扭,印刷后不久字迹即开始模糊。没几年就被其他版本所代替,存世稀少,现存的“金陵本”已成稀世珍宝,分别藏于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手中。

  (原题《<本草纲目>金陵本400年风雨传奇》,蝌蚪君转载时做了改编)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