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西游的另类“真经”——《大唐西域记》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2-23

玄奘取经归国之后,应唐太宗的要求,在辨机等人的帮助下,整理取经沿途的所见所闻,写成了《大唐西域记》。

  公元649年盛夏,大唐王朝都城长安骄阳似火。西市场十字路口的柳树下,围着许多市民。大伙都在看笑话,一个关于公主与和尚偷情的笑话。公主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第十七女高阳公主;和尚法名辩机(注一),平时世人只有仰望的份儿。然而此刻,大伙可以欣赏赤祼的辩机被腰斩的好戏。

  说仰望一点儿也不假。在此之前,世人眼中的辩机眉清目秀,才高识博,文采斐然,有丰富的翻译经验,几乎没有缺点,仿佛一块纯朴的玉石。作为大唐高僧玄奘的得意弟子,辩机三年前已经在师父的口述下完成了一部旷世名著——《大唐西域记》。

辨机著书示意图(网络图)

辨机著书示意图(网络图)

 

  《大唐西域记》不但是玄奘的心血结晶,也是唐太宗最关注的书籍——因为此书可以帮他了解西域各国的情况。饶是如此,此书也不能抵消“与公主有染”的罪名。

  不远处的大慈恩寺里,慈眉善目的玄奘端坐西院的蒲团。显然,他平和的脸色是装出来的,因为额头的汗珠已经说明了一切。毕竟辩机是玄奘从几百个僧人中选出的九个助手中最出色的一个。玄奘无法继续诵经,便取出《大唐西域记》,翻开卷末的《记赞》,细细品读弟子短短的人生:

  辩机15岁出家,怀着高操之志节,容貌俊秀英飒,气宇不凡,专心佛学,以渊博学识,优雅流利之文采而知名,十余年中潜心钻研佛学理论,至贞观十九年(645)玄奘法师回国在长安弘福寺首开译场之时,便以谙解大小乘经论、为时辈所推的资格,被选入玄奘译场……

  《大唐西域记》不但是对弟子最好的缅怀,也是自己西游取的另一部“真经”。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玄奘一直没想过写书,做梦也没想过。年轻的他一心想到印度去取大乘教法真经,因为他发现,自己读了多年的经书居然是“盗版”的。“盗版”佛经上怎么可能找到真理,修成正果呢?这位相貌俊朗,高大伟岸的中原僧人下定决心,要为本国找到“正版”佛经。虽然,他并不知道“正版”佛经来自西方的何处,但他知道既然佛经是从西域传来的,自己一直往西就行了;虽然,他知道漫漫长途的风尘会吹皱他俊朗的面庞,甚至夺去他的生命,但他更清楚,人生若无理想,一副好皮囊又有何用?虽然,唐太宗明文规定不让他出玉门关,但他坚信,总有一天皇上会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玄奘是一个执着的人。这种执着,在所有关于他的故事、小说、影视作品中都体现得淋漓尽致,从大名鼎鼎的《西游记》,到周星驰的《大话西游》、《西游·降魔篇》,再到2016年上演的电影《大唐玄奘》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等。

张纪中版《西游记》中的玄奘在西游路上(剧照)

张纪中版《西游记》中的玄奘在西游路上(剧照)

 

  公元627年夏天,执着的玄奘“偷渡”过玉门关,带着徒弟兼向导的胡人石磐陀(注二),艰难地穿行于八百里沙漠——流沙河之中。

  此后几年,磨难一直伴随他。

  他坦然面对,并时不时把沿途见闻记在本子里。虽然他没想过记下来有什么用,但他还是坚持记了下来。

  经历流沙河的九死一生后,他把那里的基本情况记了下来。

  路过位于新疆境内的高昌国时,他不但记下了西昌国的详细情况,还记录下其它西域各国的幅员大小、都城大小、地理形势、农业、商业及风俗等。

  翻过海拔6000米的大雪山(今兴都库什山)后,他记下了对大雪山的认识,以及他对雪崩的分析。

  来到印度中部的那烂陀寺,也就是《西游记》中的大雷音寺后,他详细记下了烂陀寺的建筑、藏书及历史发展等相关情况。

  他游历印度各国,跻身印度的十大高僧(指精通50部经典佛经的和尚)之列后,也没有忘记记下各国的风土人情、宗教等内容。但只是略记,因为他要花更多时间学婆罗门书,学习几门外语。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凡是认为重要的东西都记录下来。虽然西游路上九死一生,但玄奘这个好习惯一直保持着。没有想到的是,正是不经意间记下的这些资料,让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取经人。没有之一。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