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采利乌斯:“分析化学之父”原是苦命儿童

作者:万蔡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7-15

被科学界尊称为“分析化学之父”的法国化学家贝采利乌斯是位“苦命儿童”,他出身贫苦,自幼失去双亲,靠勤奋自立成才。
        公元1797年的冬天,北欧大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寒风肆无忌惮地吹刮着大地。零下20度的低温,冷得荒原上的狼都不敢出来觅食。湖里的水都结成了冰,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北欧的冬天一般要持续半年,冬天的夜晚也格外长,每天甚至会超过14小时。

  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当时北部欧洲最好的学校之一)附近的一间民房里,一位身材瘦弱,衣衫单薄的青年蜷缩着身子,津津有味地翻着一本昆虫类的书。他旁边,有一个煤炉,炉里尽是沙子,微弱的火苗从沙堆中冒出来。由门缝吹进来的风越叫越响,仿佛要撕碎这位可怜的人儿。青年头发上的水滴,有些也慢慢结成了冰。其实,他此刻完全可以在叔叔家厚着脸皮烤火,吃寿司,就像几天前一样。但是,强烈的自尊心迫使他继续与寒冷抗争:他实在不愿意面对那个常年醉酒、动不动赶他出门的叔叔和变着法欺负他的七个堂兄弟。

  “不,我再也不去叔叔家!”在这寒冷的冬夜,青年眼里噙满泪水,不禁再次回忆起可怜的身世。他四岁时父亲逝世,母亲带着他和两岁的妹妹改嫁给了一位牧师。虽然继父对他表面不错,但并不是真正关心他;十二岁时母亲病故,继父送他到叔叔家借读。除了狠心的叔叔,其他亲戚也不理这个可怜的少年。

1786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访问乌普萨拉大学

18世纪的乌普萨拉大学:1786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到此访问的场景。(资料图)

  他没有被厄运压倒。十五岁时,由于继父的安排,他到离家不远的林彻平中学(现瑞典龙思泰中学)念书。虽然早熟的他知道,知识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但由于基础太差,成绩一直处于中下等。加上他不合群,且只对冷门的化学感兴趣,所以常常独来独往。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喜欢上了生物学。

  某天下课后,青年到学校外面的森林里散步。正在思考问题时,他遇到一个正在采集昆虫的人。青年虚心地请教,那个人非常高兴,也自我介绍说叫哈格兰,是附近一所教堂的牧师。从此,青年就开始和哈格兰牧师学习辨识昆虫,一年多就收集了369种昆虫的标本。此外,哈格兰牧师还借给青年很多图书,其中一部分是关于初级医学的。青年每天都写心得体会,并交给牧师。一次,牧师读到青年心得体会中关于“化学不应该从属于医学的一部分”时,大为惊喜,认定自己这位学生此后定会非同凡响。自此,牧师更加支持爱徒的学习。

  青年高中毕业后,经过三次申请,终于进入乌普萨拉大学就读。大学期间,他勤工俭学,兼四份家教,终于可以在外租房,不用再看叔叔的白眼。

雕像

贝采利乌斯雕像: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贝采利乌斯公园。(维基百科)

  住进廉价房后,青年很快发觉,寒冷成为当前最大的“敌人”。为了抵御寒冷,青年终于想出一个既经济又有效的方法:当炉里的煤炭被点燃后,他再次往煤炉里加沙子,靠烘烤沙子取暖,这样,没有烧尽的煤炭可以用好几次。于是才出现文前那一幕。

  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青年自学各科知识,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一下跃居班上前几名。由于基础扎实,青年在化学方面的研究也显得游刃有余。后来,他大学毕业做了一名普通医生,行医八个月后转行当一名化验员。再后来,他当了一名光荣的教师,不但培养了莫桑德尔、维勒等一批著名的化学家,还利用业余时间编写了《化学教程》(2卷,1808~1812)和《电的化学作用和化学比例理论》(1814)等书。

  经过几十年孜孜不倦的追求,他先后发现了化学周期表里的铈、钍等元素;1814年他发表了包含41种元素的原子量表,1818年把原子量表增加到45种元素,1826年又增加到50种。原子量表实际上同现在的数值一样。更厉害的是,他还提出了新的元素符号体系。此体系受到化学界的一致好评,沿用至今。

1

贝采利乌斯是现代化学命名体系的建立者。(资料图)

  1806年,他首次提到“有机化学”的概念;同时指出,这是一门研究动物、植物内部机体的化学,与无机界的矿物化学不相同。由于他的不懈努力,分析化学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这位勤奋成才的苦命儿全名叫永斯•雅各布•贝采利乌斯,被科学界尊称为“分析化学之父”。

        讲到这里,小编忍不住吐槽,和上文这位出身贫苦,勤奋成才的“苦命儿童”贝采利乌斯截然相反的是,法国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格林尼亚则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年少轻狂。他的成才之路则源于一段未能如愿的爱情,详情请见:《格林尼亚:“骂”回头的虚浮浪子》

人物小档案:

      永 斯•雅各布•贝采利乌斯(Jöns Jakob Berzelius,1779-1848),瑞典化学家、伯爵,化学元素符号的首倡者,量子化学大师。在发展化学中作出重要贡献,接受并发展了道尔顿的原 子论;以氧作标准测定了四十多种元素的原子量;第一次采用现代元素符号并公布了当时已知元素的原子量表。他与约翰•道尔顿、安托万•拉瓦锡一起被认为是 “现代化学之父”。

名言:在我的眼中,学生比任何成就更重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